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拉京胡的二哥
2021-04-01 15:23:09 来源: 作者:燕岭 【 】 浏览:43次 评论:0
12.5K

    妈妈是梅兰芳的铁粉,当时由于家庭经济原因,她无法实现登台演出的梦想,便把希望寄托在长得像《桃花扇》里侯公子的二哥身上。调到市里以后,妈妈每天都逼着二哥学琴练琴,还专门为二哥找了指导老师。二哥稍有懈怠,轻则被罚戒尺打手掌三十下,重则被绳子打屁股,更有甚者,被扒光衣服赶出家门。就这样,二哥每天都骑在墙头拉京胡。

    而关于为何骑在墙头拉京胡,还有一段故事……

    周末,妈妈和我一起逛街,在商业街的中心地带看到一个衣裳破旧的老人坐在街边,手拿京胡演奏着乐曲,面前放着一只碎了一边的四边形脏瓷碗,里面有十几枚硬币和一张一元的纸币。老人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眼睛紧闭着,似乎是失明了。京胡的声音咿咿呀呀,看着老人可怜的样子,妈妈上前问:

    “先生,您拉的是京剧《玉堂春》吗?”

    老人点点头。

    妈妈又说:“您拉段《苏三起解》吧。”

    老人似乎感觉遇到了知音,清了清嗓子,自拉自唱起了《苏三起解》:

苏三离了洪洞县,

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我心内惨,

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

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把命断,

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

    老人把苏三面临生离死别时凄婉悲凉却坚强地与命运抗争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站在一旁的我,看见妈妈眼角流下了泪水,双手握着老人冰冷的双手问:“先生贵姓?”

    “免贵姓杨!”

    “先生家里还有何人?”

    “一个在家靠糊纸盒挣点零钱的妻子;一个抱养的儿子,如今已经参军,快要退伍了。”

    “先生可愿上我家,教我儿子京胡?我付您学费。”

    姓杨的老人千恩万谢地同意了,从此二哥多了一位老师——杨先生。

    在杨先生的指导和监督下,二哥的琴艺一天天有了长进,但心里的不满也一天天增加。一天晚上,电视里播放乒乓球比赛,二哥忍不住上前看了起来。妈妈总是很晚才下班回来,她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进客厅,看到二哥在看电视,阴沉着脸问他:“今天练琴了吗?”二哥忙回答:“练了。”嘴上说练了,但还是心虚地关上了电视。妈妈仰脸靠到沙发上,说:“把琴拿来我看看。”二哥知道妈妈这是要检查琴了,因为早有准备,所以毫不胆怯地把京胡递到妈妈手上。

    妈妈看了看琴筒,琴筒的松香上有道磨损的沟痕。二哥瞥了妈妈一眼,妈妈满意地点点头,说:“好,拉一遍我听听。”二哥愣住了,他只想到了妈妈检查琴筒,没想到妈妈要检查成果,二哥一时没了主意,站在那里,迟疑地看着妈妈。妈妈瞪大眼睛,问:“怎么,没听见?拉给我听。”无奈,二哥只好接过琴,拉了起来,刚拉了几句,妈妈便吼道:“别拉了!你老实说,今天到底练了没有?”二哥知道瞒不过妈妈,只得低下头承认没有。妈妈不解地问:“没练过?那松香的沟痕是怎么来的?”二哥的头更低了,嗫嚅地说道:“是……我……我用……

    小锯刀刮的。”妈妈愤怒地站起身,指着二哥的鼻子骂道:“让你学琴拉琴,是为了你好!没想到小小年纪,这么没有出息!”妈妈的话让二哥长期练琴积压的不满爆发出来,口不择言地顶撞妈妈:“拉琴拉琴,拉琴有什么用?你为啥不拉琴?”妈妈被二哥呛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久才缓和语气说道:“你还小,跟你说不清楚……”

    从此,二哥整天骑在平房的院墙上拉京胡,为的就是可以远远地瞅见妈妈下班的影子,让妈妈听见自己在练琴。

    一天,街坊马婶对妈妈说:“你前脚上班走,你儿子就骑在墙头上拉胡琴,发现你走远了,立即跳下墙头,和几个院子里的孩子去打乒乓球了。”妈妈听了只是沉默,并没有找二哥对峙。一次去菜店买菜,一打开钱包,妈妈发现钱没有了,尴尬地说:“这菜太贵了,我不买了。”回到家问二哥:“你是不是拿我钱包里的钱了?”二哥矢口否认。

    妈妈当时没说话,但还是在二哥的床底下发现了崭新的红双喜牌乒乓球拍。愤怒的妈妈用绳子抽打着二哥的屁股问:“这拍子是哪来的?”

    二哥说:“是借同学的!”

    妈妈气愤地说:“我最讨厌撒谎。”

    二哥说:“我最讨厌拉京胡。”

    那次,看着二哥倔强的脸,妈妈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再追究二哥偷钱买球拍的事。又过了一段时间,妈妈为了二哥能提高技艺,又请了著名京剧演员尚长荣的琴师来教二哥拉京胡。

    大年三十的晚上,家里摆好了一桌子菜,就剩下二哥没回家,妈妈让我去京剧团叫他。我发现二哥和琴师的弟子一块儿坐在楼下花坛,边抽烟边聊天,费了许多口舌,才把他叫回家。

    后来,二哥还跟妈妈玩“躲猫猫”,妈妈在就假装练一会,妈妈一走,就去市体校练乒乓球,并且拜了国家队退役队员王教练为师,

    一天,妈妈要骑自行车去西客站接舅舅,去车棚骑车,发现家里新买的自行车没了,问一直骑车上学的二哥,他眼皮都不眨一下地说,丢了!这次妈妈真急了,把二哥赶出了家门。我去体校找二哥,发现王教练骑的自行车和家里的那辆一模一样,顿时明白了一切。

    初中毕业的二哥在妈妈的紧逼下去考中国戏校,在考场上,监考老师让二哥拉一曲《玉堂春》选段,发现二哥基本功不行,于是二哥落榜。后来,二哥在一次市乒乓球比赛上,依靠接发球、来球旋转反向送、上旋推挡下旋搓、长抽短吊争抢攻、斜线扣杀等技术获得冠军,在王教练的引荐下,去市体校当了乒乓球教练,并且是年纪最小的教练。

    最终,妈妈的期望也没有在二哥身上实现,而那个曾经骑在墙头拉京胡的身影,也不复存在了。


发表于《参花》2021年,2期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卖水 下一篇市民都自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