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陌生人
2022-08-17 11:04:30 来源: 作者:吕志军 【 】 浏览:67次 评论:0
12.5K

    小鸟啁啾,花儿飘香,初春的深圳早已是姹紫嫣红。路上的行人不管疾行还是徐步,眉眼都是弯的。闻一闻空气,有醉的味道。刘奕翌打开车窗,嘴里禁不住飘荡出歌声。

    是啊,刚买的车,才挂的牌,乌黑的轮胎,锃亮的外壳,紧巴的方向盘,一切都是崭新的,心情好得不用说。刘奕翌想从横坪公路绕上惠盐路,再兜回沙荷路旁的家。五年来,他还没有仔细看过深圳宝安这块儿经济高度发达的地区。也许娶妻成家,再过些年也能买一套房,搬出出租屋,把长安的父母接过来,像今天这样的周末,满满一车,刚好。长安与宝安虽有一字之差,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

    刘奕翌哼唱的是《常回家看看》。这首歌已经过时,但打工后, 他对这首歌欲罢不能。四年没有回家,这首歌在很多时候让他感伤,但哼唱它的时候,他心底又生出些许喜悦。

    刘奕翌不紧不慢地开着,摩托车一辆赛一辆的快,有的汽车嫌他慢, 直接超过去了。刘奕翌不急,今天留够了时间溜达。

    刘奕翌要向右转,有几辆摩托从右边挤上来,他等了一下,然后转动方向盘,可是又有一辆飞驰而来。刘奕翌急忙向左打方向盘避让, 可是,却和左边也在拐弯的轿车撞在了一起。

    刘奕翌懊恼地停车,打开双闪。

    那边的司机已经拿出三角架摆在车后,掏出手机在拍照了。

    “新车啊?你的车灯要换了,可惜!那司机三十几岁的样子, 一头板寸,浓眉方脸,不过从其从容不迫的拍照架势看,是老司机。

    刘奕翌摸摸凹进去的左车灯,手发抖,心也发抖。

    “你转向该看看我这边的情况啊!刘奕翌心疼里带着恼火。

    “拍完照咱们把车挪到路边,免得堵路。哦,你应该是全保险吧? 估计会判你主责。板寸前后左右地拍,也不看刘奕翌。

    刘奕翌更生气了,交警来了才知道谁是主责,你说了不算。 

    “你拍照吗?不拍也没有关系,我拍得很全,车上有记录仪,也能取证。咱们把车挪了聊吧。板寸发动了车。引擎一抖,车灯碎渣掉了下来,刘奕翌的心头又是一阵跳。

    刘奕翌把车挪到路边,板寸已经收拾起三角架,站在路边等他了。“现在交警和保险公司是一体化办公,责任认定很快的。听你口音不是南方人?”

    “不是。”刘奕翌不想说话。刚挂牌的新车,哈口气都怕伤了,“嚓”一声,车灯没了, 放谁都不想说话。

    “我呀,也不是南方人,我原先在南山区, 去年到了宝安区,在一家电子厂。你呢?”

    “服装厂。”刘奕翌勉强应答,脚尖把只蚂蚁狠狠地踩进地缝。

    “我本来不想来南方的,不喜欢这里的湿热,可是这边挣钱多啊。北方发展还是慢, 工资低多了。”

    “我就喜欢北方,山高土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刘奕翌和板寸赌气。

    “可是你不是也来了吗?我是陕西的。哎,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哪儿的。”

    刘奕翌一听陕西两个字,稍稍来了精神, 到底是老乡见老乡,“长安区。”

    “哈,我妈嫁到了户县,舅家就在长安, 一大家子人呢,可惜走动得越来越少了。生活好了,都忙着挣钱去了,亲戚都生疏了。”

    “谁说不是呢?我都几年没回去了,见父母只能通过视频电话见。唉!”说到父母, 刘奕翌忽然又伤感起来。

    “我听说,有几个亲戚也来广东打工了。你家具体在长安哪里?”

    “子午。长安区的子午镇,现在已经撤镇建街道了。”

    “不会这么巧吧?我舅家就在子午街道!”

    “真的?我家在百塔寺村。晋代的百塔寺,有棵一千七百多年的银杏树,和张村、子午村挨着。”说到老家,刘奕翌如数家珍。

    “我小时候被母亲带着去百塔寺进过香, 那棵银杏树真粗、真高大啊,半截山似的! 村里有个叫刘姚旭的认识吗?”板寸也兴奋起来。

    “那是我堂爸。我爷爷那一辈有姊妹五个,刘姚旭是我三爷的儿子。”

    “哎哟,哎哟,我们是表兄弟啊,在古代, 可是像《红楼梦》中贾史王薛四家一样的血亲呐!”板寸张开臂膀扑过来,一把把刘奕翌拥进怀里。

    他乡遇故知,不,这是他乡遇亲人。刘奕翌在板寸老表的怀里,感觉那些远去的亲戚仿佛一下子都回来了,他的身体竟然又抖动起来,一种莫名的喜悦从心底泛起,并完全笼罩住他,让他又闻到了空气中醉人的味道。

    “我三十七,你?三十二!我是你哥, 想不到我们这样见面了。走表弟,到哥家去, 吃饭!”板寸扯住刘奕翌的衣袖,不由分说地把刘奕翌往车上推。

    “不等交警了?”

    “哈哈哈,走亲戚要紧!”

    小鸟啁啾,花儿飘香。刘奕翌开着车, 禁不住又哼唱出歌声。


(发表于《参花》2022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风车忆 下一篇炒出来的麦香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