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石磨
2022-09-14 14:19:45 来源: 作者:段佩明 【 】 浏览:34次 评论:0
12.5K

    石磨坦然地躺在老屋一隅,已经习惯了人们对它的冷落,独自沉潜于深邃的岁月里。落在上面厚厚发黑的尘埃,掩饰了石磨曾经灼灼的光芒。

    儿时,在那生活如石磨般沉重的日子里,勤劳的母亲,善于精打细算,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家里多种有五谷杂粮,逢年过节,母亲能让石磨唱起了欢快的歌,跳起翩然旋转的舞。石磨把母亲隔天淘洗好的粮食,泡得圆润饱满的豆子,于吞吐之间,变成了一张张香喷喷、油滋滋的煎饼,变成了一块块白如凝脂的豆腐,送给我们韵味悠长的美食。

    故乡几乎家家都有石磨,我家的石磨是母亲托人从县东乡程家岭买来的,费了不少周折,那里的磨料是上等花岗岩。石磨的直径不到五十厘米,固定在一个粗大结实的磨凳上面,磨凳四条腿,四平八稳地支撑于地面。

    石磨分上下两扇,两扇磨有公母之别,下扇中心有铁制的凸轴, 曰公,上扇对应的位置有凹孔,称为母。两扇磨之间,凿有一道道齿槽, 上下吻合,粮食靠它来研磨。上磨靠近中心位置还有一个圆柱形的穿孔, 直抵下磨齿面,叫磨眼,用于喂料。另外,石磨配置了一副专用的推架。

    有些时候,我总是想,两扇石磨合在一起颇像琴瑟和鸣的夫妻, 不离不弃,能够将囫囵无味的日子,研磨成细碎甜蜜的时光;像血脉相连的兄弟姊妹,唇齿相依,齐心协力而其利断金;像一个团队,围绕一个中心,同心同德,源源不断地输出成果。除非人为把它们强行分开。

    磨粉通常俩人协作,一人推,一人站在磨旁边喂料,当然,多一个人推磨更轻松,是最好不过的事情。石磨转了三四圈之后,将粮食一勺一勺地喂进磨眼,面粉从石磨缝隙里喷薄而出,像乳白色的瀑布,一帘帘洒落在接粉盆里,盆里堆积得如同连绵的小山丘。

    父亲是吃公家饭的,在离家一百多里的地方工作,家里推磨多是母亲单薄柔弱的身影,她躬着腰,双手推磨时划出的美丽弧线,像一道彩虹,架起生活的甜酸苦辣。她不仅推磨,而且还要停下来去喂料,如此周而复始,个中辛劳不言而喻。

    稍长大的我,也帮着家里磨面。一推一拉, 机械地做前倾后仰的动作,脚原地踏步,枯燥无味地丈量着难挨的时光。在一推一拉中, 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作如石磨般沉重的生活, 还有其中的艰辛与无奈。石磨在嘎吱—— 嘎吱——”声中不断旋转,汗水在静静地流淌, 倘若人不使劲推磨,它就会纹丝不动,你若用力,它也会襟飘带舞。在推磨中,一番人生哲理,让我学会坚韧,在石磨的陪伴中使我变得成熟。

    不是逢年过节的时候,石磨还是比较空闲,默默地待在堂屋的墙边,但是并不孤单, 与之相伴的还有家里的猫和狗,猫躺磨上酣睡,狗则睡在磨架下伸展腿脚,它们和谐相处, 其乐融融,共同守护着美好的家园。

    流年似水,眨眼间几十年的时间过去了, 石磨随着社会的发展,早已失去了它的功能价值,被人们遗弃了,跌落进历史某个角落, 蒙上厚厚的尘埃。

    悠扬的磨粉声已然消逝,而对岁月的怀念开始了。


(发表于《参花》2022年9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三礁故事辑之《卧底》 下一篇门前杏旺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