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三礁故事辑之《卧底》
2022-09-21 16:23:28 来源: 作者:王石斌 【 】 浏览:38次 评论:0
12.5K

    故乡三礁在福建闽东的东吾洋南侧。其西向海上有三块礁石,所以得名三礁。这村名起得一般般,但在地方挺有知名度,三礁的名气, 在于出过有头有脸的人物。今特辑几例,以飨读者。

卧底

    白云观小道士推开观门,顿时大吃一惊,倒不是呵气成冰的冷, 而是眼前倒着一人一马,马显然已累死过去,人尚存有一丝气息。

    面对一条人命,道长哪敢怠慢?又是端炭火盆替其暖身,又是掐按人中刺激其呼吸。一阵忙碌过后,这孩子才睁开眼睛。他似乎也明白眼前发生的事,张口说声谢谢恩人,然后又昏睡过去。

    道长盯着眼前的孩子,他脸色憔悴,头发蓬乱,人却长得端正清秀、细皮嫩肉,且着装优雅得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必是出身于非富即贵的家庭。但此时这孩子,更像是个家破人亡的官家公子哥。

    道长看人真准。孩子名叫王功名,是福宁府福安知县王伯令之子。王伯令,福宁府三礁人氏,清雍正八年(1730 年)进士。不知何故, 做事谨小慎微的王伯令,竟与福宁知府史呈彪结下梁子。那日,王伯令在信件里,把陛下字,错写成字。史呈彪如获至宝, 借助正盛行的文字狱之机,将王伯令投入牢中。史呈彪用尽酷刑,企图来个屈打成招,让案件往大不敬律靠。可怜的福安知县,为了不连累家人、朋友,含冤咬舌自尽。

    两天后,王功名出现在杭州知府陈伯墩的府上。此时的杭州城,白雪皑皑,滴水成冰。陈伯墩俯身一看,跪叩在跟前的青年,果然是把兄弟王伯令之子王功名,惊叫起来,“名儿,你,你怎么来的啊!”

    十年前,进京考试路上,俩青年人不期而遇,他们情趣相投,于是义结金兰。世间事无巧不成书,异姓兄弟同中进士。两人拜把子时,王功名才八岁。如今这孩子已长成大人,高挑匀称的身材,宽宽的肩膀,英俊的脸。陈伯墩急忙示意他坐一旁说话。

    王功名长跪不起,向陈伯墩泣诉了二十天前,家里发生的巨大变故。陈伯墩听了, 心里暗暗叫苦。这案被史呈彪办成铁案,神仙也没辙了。可怜的拜把兄弟被人陷害,自己却无力替其申冤。想到这里,他泪水就不停地流了下来。

    福杭两地相距千里,横亘着河流山川, 二十天内走完这段路程,一介武夫也难以做到,这孩子,肯定经历了非常人所受的苦。陈伯墩又潸然泪下。

    陈伯墩是实诚之人,没有因王家变故, 而怠慢轻视王功名。在杭州城的三天,王功名感受到陈家给自己的温暖,然而一心想为父报仇申冤,王功名哪能待得下。

    父亲沉冤难雪,王功名对陈伯墩表示, 担心母亲健康,想要回家。

    陈伯墩见其言之有理,也就答应了。

    那日,陈伯墩送王功名出了杭州城。分别时,陈伯墩安慰道:“贤侄啊!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你这次回家,务必苦读圣贤书, 以待日后,替父沉冤昭雪。”

    王功名泣别陈伯墩,南下回福宁府。一日,浑身血肉模糊的父亲,站在自己面前, 悲叹让狗官史呈彪害得好惨。王功名哭得死去活来,竟然把自己哭醒,原来还在返乡路上的客栈。这一惊醒,难以再眠,越想越气, 从床上一跃而起,面对窗口,指天发誓:“必报杀父之仇,否则枉为人子!”

    拿定主意,待天一亮,王功名到了打铁店,要一块上等好铁,量身定制了一把匕首, 他要手刃仇敌,替天行道。

    这一趟回来,耗时两个月。那日,返回福宁府时,已是晌午。王功名径直往府治走。半路上,意外得知,昨日上午,史呈彪已搭水路赴任福州府了。

    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策马前往福州府。无奈这史呈彪出行,总是有衙役前拥后簇, 哪能让陌生人近身?王功名掏空脑子,也找不出一个好计,灭了这个狗官。在偌大的福州城里,王功名晃荡了两个多月。

    老天给了王功名机会。这天,史府贴出一张招贤令,说是给少爷物色先生。白纸上写黑字,讲英雄不问出处,只要有真才实学, 不拘一格使用,尽显主人爱才惜才的胸怀。

    应试的那天,福州城下着毛毛细雨。有三十多号人来初试,终面时,三人被管家引到书房。管家说:“主人将以对对子的方式, 从你们中挑选先生。”

    史呈彪果然在书房。面对仇人,王功名差点失控。他努力地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样一想,王功名再看史呈彪,心里宛如一望无垠的森林,燃起冲天山火,但刹那间灰飞烟灭,一切回归平静。

    史呈彪放下手中的盆景,在书房中踱着官步,随口吟道:“读书写字种花草。”此刻, 窗外春雨绵绵,室内“观音”飘香。王功名即景生情,对出下联:“听雨观云品酒茶。” 史呈彪大吃一惊,暗想这青年人有两下子, 待我再出一联考考他,便走到唐寅的《雨后西湖图》前,望着画中景,侃侃念出:“野烟千叠石在水。”王功名顺着画境,慢条斯理地对道:“渔唱一声人过桥。”

    “呵!”史呈彪不禁叫好,这句不仅对仗工整贴切,还点出画中意境。他对王功名产生了兴趣。王功名告诉他,自己是泉州府人氏,姓林,叫兴宝,原家境殷实,后因父亲生意亏本,便随父来福州投靠亲友。不料, 父亲暴病身亡,自己找遍了福州城,也不见对方踪影。

    王功名成了少爷的先生。几天后的一个黑夜,王功名一身轻装向书房摸去。史呈彪喜欢在这里品茶饮酒、吟诗作画。此时,从书房中传出史呈彪的声音,痛快!痛快! 一醉方休! 

    王功名凑到窗户边,往里窥视。这一看, 吓得他把眼睛瞪得像铜铃。客人竟然是卢定奎,此人系江洋大盗。在福宁府地界,欠下几十条人命。那一年,他被父亲派人抓获, 气焰嚣张,目空一切,王功名对其印象极深。但卢定奎越狱后,就不再混迹于福宁,转行专营海上抢劫。狗官竟与江洋大盗勾结,让王功名有了新打算。

    少爷读书的天资不错,只是平日里贪玩, 根本不去思考,很多问题一问三不知,史呈彪连换了三名先生。王功名因材施教,辅以琴棋书画,多种教育融为一体。对症下药后, 少爷像换了个人似的,学习兴趣愈来愈浓, 史呈彪很是满意。

    这日下午,一同僚拜访史呈彪。谈笑间, 来了雅兴。客人口占一联:白水泉口口口品。语音一落,窗外传来山石岩石石石磊 的童声。主客均大吃一惊,不禁叫好。原来是少爷路过书房,随口对出下联。

    今天,少爷的表现可圈可点,其在书房停留片刻,便向客人告辞,说上课时间到了。客人连夸史呈彪教子有方。史呈彪露出一丝笑容,心里念道,有方!有方! 

    少爷确实惹人喜爱,王功名对他极用心。俩人互敬互爱,师徒情深。少爷有个姐姐, 大他五岁,年方十七。*漂亮、懂事,看弟弟学业大有长进,做人做事都变好了,对王功名是满满地感激。

    有日,王功名在书房里备课,中途竟然睡了过去。*恰好路过,见他趴在书桌上睡了,桌面上还摊着弟弟的文稿,文稿上有打圆圈,有批注,密密麻麻地写着字。她满怀敬意地解下披风,为王功名披上。

    王功名这一惊醒,无意中抓住了小 姐的手。小 姐什么也没说,却满面娇羞,胸部一起一伏。王功名见是小 姐,一时蒙住。待到小 姐缓缓地抽回玉手,这才醒悟,自己反而不好意思。从此,原本就相互欣赏的少男少女, 彼此看对方,眼神里呢,就有了别的内容。

    王功名与小 姐的情感纠结,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大概率是不会破了底线。可是,一件事情的发生,改变了这一切。那天是七夕, 史府女属游园,小 姐不慎跌落水池。大家不识水性,只好在池边哭天喊地。王功名闻讯赶来,救出*时,她与死人没什么两样。三礁是海边村,沿海人对溺水抢救术多少懂些。此时,救人要紧,哪顾得上男女授受不亲 的戒律?经王功名一阵推揉提捏,*吐出几口水后,又活了过来。

    数月后,史府彩灯高悬,鞭炮齐鸣。王功名成了史呈彪的上门女婿。婚后不久,小 姐肚子里就有了,史府上下真正地接纳了姑爷。好消息还有,陈伯墩在杭州府政绩显著, 雍正委以重任,调往福建任巡抚一职。

    这天,王功名瞅个机会进入密室,果然找到史卢两人交往的物件。其中一封信中, 卢定奎还提到王伯令,讲当日上堂时,王伯令竟追问他,是否与官府有勾结,凭此怀疑王伯令寻得了一些秘密。王功名的一声, 泪如雨下。

    把物证交给陈伯墩后,王功名一切释怀了。他用心地陪着妻子,也平静地面对史呈彪,俩人品茶饮酒、吟诗作画……

    随着临产期的逼近,小 姐的情绪波动很大,有时会彻夜难眠。王功名亲自熬药汤, 一口一口地喂小 姐服下。只要小 姐没睡去, 他就陪着她看书、说话。史呈彪半夜醒来时, 常在女儿的门窗上,看到王功名的投影。每当这时,史呈彪的眼里就闪过一丝亮光,抛去一个舒心的微笑。这个上门女婿不仅有才华,还有人品,史呈彪心里偷偷乐着。

    那日午后,史府突然人声鼎沸,一群捕快冲进府来。史府上下哭声一片,王功名微笑着闭上眼睛。捕快搜遍各个角落,不见小 姐踪影,个个不安,唯恐受责。临近傍晚时, 在后院的水井中,找到小 姐……

    据《福州府志》记载,清雍正年间,福州知府史呈彪因勾结江洋大盗,圣上龙颜大怒,下令处死史呈彪,并对其满门抄斩。福建巡抚与案中人有纠葛,故在办案时,请求回避。

    乌云密布,风雨欲袭。西北岗刑场寒风习习,但人声鼎沸。随着午时三刻的逼近, 偌大的空地上生出一种肃穆的气场,让围观者毛骨悚然。

    史呈彪挪挪已麻木的双腿,望着跪在一旁的王功名,泪水婆娑,他说:宝儿,史家拖累了你,来世再叙岳婿缘吧! 

    “我不是你的宝儿,我不叫林兴宝,我是王伯令之子,我叫王功名。 王功名一声苦笑,淡淡地告诉他。

    “的一声,史呈彪的脸色立马转为酱红色。他瞅着王功名,瞬间所有的事情, 都变得异常清晰,便狠狠地闭上眼睛。

    刽子手一刀下去,史呈彪的人头便落地, 在地上滚了好几步远,最后,挨着王功名的头颅停住。在围观者的惊讶声中,它竟然瞪起大眼,盯着对方,脸上还写着不甘。


(发表于《参花》2022年9期下)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三礁故事辑之《珍爱》 下一篇石磨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