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大柳树下的笑
2017-05-19 12:13:17 来源: 作者:温智慧 【 】 浏览:285次 评论:0
12.5K
    小的时候,隔墙的东面,住着族人二爷二奶。常听自己的奶奶带着一些羡慕和眼红的絮叨,人家东屋的老两口多享福,多自在。我们也都记得,二爷二奶生了五六个叔叔,个个如狼似虎、膀大腰圆,往一起一站,那一长排在村子里就是势力,有时说有点霸道和蛮横也不过分。有这群叔叔在村里下田,二爷二奶自然就有了资本。老两口一人一支长杆烟袋往嘴里一叼,格外地神气。烟袋很精致,长脖黄铜烟锅,还有一个可以转动的铜套,上面雕着精美的花纹。烟嘴也很长,一个是浅绿色,一个是奶黄色。奶黄色的那个隐隐地含蕴着淡红色的纹理,说是什么玛瑙、翠玉的材质,大概很值钱。老两口烟袋一叼,神色里还带着一些傲慢,似乎什么也不屑一顾了,说起烟袋的时候,老两口比谈起几个儿子的骄傲都多出几成。
    村子的男人们有抽烟的,都比不上二爷和二奶讲究。烟锅烟嘴都很平常,有的甚至撕下一条报纸把旱烟一卷,这种烟点燃后飘出很浓的报纸烧烬和旱烟混合的呛人味道。可是,大人们抽得慌慌忙忙还煞有介事的,有时大人吸一口烟,往小孩的脸上一喷,来逗笑,小孩子都害怕。
    可是,小孩子都很喜欢看二爷二奶俩人抽烟,似乎也很羡叹和渴望,把那种神气和做派偷偷地模仿得惟妙惟肖。小孩子看二爷和二奶坐在大柳树下抽烟,这时二爷和二奶就把眼神抛向老远,老远,不知在看什么,想什么。后来孩子们大都懂了一些什么,就很少欣赏他们抽烟的神态了,从他们嘴里飞出的辛辣味也很少闻到了。
    二爷二奶抽烟常带出串串咳嗽,有时禁不住的口水顺烟杆流到烟脖的拐弯处跌落下来,黏黏地拉出好长的丝。这时他们的眼神才平和了许多,不再或少些对我们小孩子的不屑。其实他们的咳嗽声让他们顾不得眼神再高出眼角眉梢了,我们看着他们的狼狈偷偷地笑,还带着幸灾乐祸的含义。老两口的其中一个会狠狠地憋住咳嗽,把小孩子痛骂一番,小孩子们哄笑着逃跑,生怕挨上一顿打。
   在夏天时,老两口就转而在村中的大柳树下相距不远的两块石板上抽烟,其他季节在家里的土炕上抽烟。老两口的石板,别人很少来坐。偶尔,一群孩子们按顺序,一男一女,把长短不一的柴棍放在嘴上,模仿着二爷二奶抽烟时的神态动作,干干地憋出几声咳嗽,把吐沫往“烟杆”上吐一些,也流不出像二爷二奶那样多、那么黏,能拉成线的口水。如二爷二奶一样年纪的人都在田里干活,自然没有时间到这里来坐,可能是也不齿与他们为伍。即使空闲了,也多是刮风下雨或躲在家里猫冬的日子。
    二爷二奶在石板上烟抽足了,咳嗽平缓一些,大概也是坐累了,就一个左手,一个右手,把长杆烟袋与烟荷包一拿,往身后一背。另外的一左一右两只手非常默契地一拉手,牵着往回走。这时二奶还故意把头歪向二爷的肩头或怀里,孩子们也在背后偷偷地学习。村东头的六奶奶寡居多年,最见不得二爷二奶经常上演的这一幕,经常在人后笑骂,一对老没脸的、老不正经,把年轻人都带坏了。但这些话只能传播在一定范围内,绝不得让二爷二奶的儿子们听见。若是风把这些消息吹到二爷二奶的耳朵里,他们肯做休才怪。若不,村子里一定为这一两句话热闹几天,惊慌几天。有一次,谁家孩子在家模仿二爷二奶的行为,大人骂:“不学好。”不知这话怎么就跑到二爷二奶的耳朵里,几个叔叔们在二爷二奶的教唆下,抡着锹棒站在那家门口示威了一整天,那家人自知惹不起,就在家里悄悄地窝了一天,才算躲过一场风波。
    那年代,科技跟不上,还没推行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田地被村民给糊弄得也不好好长粮食。二爷二奶家的孩子多,粮食不够吃,再加上二爷二奶抽的烟都要用粮食来换。邻家把自家种的烟叶送来一些,二爷二奶似乎还不大稀罕,总当着人的面把换来的烟叶装进烟锅里,边抽边咳嗽,好像还很骄傲似的。其实,二爷二奶的两个烟荷包一个盛着用粮食换来的烟,另一个则装着邻家送来的烟。有个孩子看见二爷二奶家的叔叔们把村子里种烟人家的烟秸抱回去碾碎,装进那个烟荷包,没人的时候老两口就抽。虽然,二爷二奶走在村子里尽可能地把腰板挺直一些,显出与众不同,可是,往往伸一伸腰板就把二人的咳嗽带出一串,不得已身板又复位了。
    到了后来,二爷二奶干脆就坐在家里不去外面了。就因这,奶奶总在妈妈面前讲:二爷二奶活得自在滋润,有福气。妈妈多是听。可是有一次,妈妈对奶奶说:娘,你的岁数也大了,该享享清福了。谁知奶奶竟为这话生气了,真的歇了几天。大概也像二爷二奶一样在石板上坐累了,又开始忙碌了。不过,自那以后,奶奶再没有主张过以前的观点,依旧忙活在自己的岗位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二爷二奶除了抽烟,就是爱吃止疼片(阿司匹林)。那时一分钱两片,用塑料袋包装的,每次都要买三四元钱的,就是那么大的几张,还买那种装在长圆瓶子的,一买就是一两瓶甚至三四瓶。一片、两片、三片、四片……十片,从每日的两次、三次、四次直至每间隔一小时就要吃一次,最厉害的时候半小时一次。三叔叔把二爷二奶吃止疼片的塑料缝制在一起做炕布用,大概有几十张吧,还有排在窗口那几排红药瓶子,似乎在见证着什么。二爷二奶一边咳嗽一边说吃止疼片的事,一天几次、一次几片,好像也是一种自豪与美好,在他们嘴里张扬着。的确,有一次二爷讲起……



(发表于《参花》2017年,4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玉锁子 下一篇八宝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