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玉锁子
2017-05-23 09:17:25 来源: 作者:温智慧 【 】 浏览:288次 评论:0
12.5K
    玉锁子是小名,他是有官名的。但是,总不被人喊起。玉锁子称呼惯了顺口,大人孩子都这么喊着,他本人应和得也很自然顺畅。反倒有人叫他官名时,竟连自己也发愣,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在喊谁。
    玉锁子是养子,他的养父养母一直没有孩子,大概在知道通过自身的努力如何也造不出一个人来的时候,便四处托人打听,欲抱养一个孩子,最好是个男孩,大有延续香火的愿望。那时,抱养个孩子应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过不长时间,经友人牵线,就把刚生下来两个月的“玉锁子”抱回家。至于他的生父生母是何许人也,玉锁子的养父养母是绝对不谈的,不知通过什么样的约定俗成,牵线人再也没和村人交往过,这就是一个无法破译的谜。民间的潜规则,往往是信用。刚抱回来的时候,玉锁子整天哭,养母没有奶水,东家的妈妈借一顿,西家的妈妈借一顿。那个时候人们的计较也少,对待一个生命的问题,都是一样的热心。放在现今,恐怕“借奶育儿”的事情是行不通的,因为自家的娃蛋子都需借用羊妈妈、牛妈妈的乳汁来哺育。
    借奶育儿毕竟是暂时的,其实玉锁子能长成人还是靠养母用米糊硬喂的。有几次,玉锁子闹毛病很是严重,眼瞅着不行了,又活了过来。养父养母悲悲戚戚,以为自己的命太苦。最后,在一个神汉的破解下给取了“玉锁子”这个名字。真邪乎,从那以后,玉锁子很少闹毛病,养父养母每逢年节,都把玉锁子带上,去神汉家至尊至敬地感谢一番。不知哪年,村子的孩子都在莫名其妙地发烧,玉锁子自然没有逃脱,有几个孩子还因此夭折。村子里那段日子,缥缈着悲悲切切的哭喊声。
    玉锁子大难不死,发烧退了,皮肤不知就里渐渐地起了毳皮,发痒,全身用手指抠挠得稀烂,后来结痂成为鱼鳞状样。这就是所谓的“鱼鳞病”,那时,村人们称之为“蛇皮病”。养父养母多方求医,也没能根治,如今可能有了特效疗法,时不时地广告就有宣传。如果是现在,养父养母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砸锅卖铁,倾家荡产……可那时有的只是束手无策。养父养母深深地自我责备,骂自己:前辈子,造了什么孽?“玉锁子”反倒安慰他们,养父养母从中或多或少得到些许宽慰。
    从那时起,背地里孩子们称呼“玉锁子”为“小蛇皮”,“玉锁子”渐渐地开始疏远人们,目光开始呆滞。想一想,人们能毫无声息地承受来自自然的、病痛的苦难,可是来自健康的、同类的鄙夷所造成巨大的乃至无形的伤害是怎么个说法?
    玉锁子与孩子们不合群了,躲避着。他越发勤快了,不管什么活计抓起来就干,还不时去村里的几户孤寡家里帮忙。玉锁子很爱烧灶,就是蹲坐在灶膛前,把秸秆不间断地填在灶膛里,他总盯着舔着锅底的火苗发呆。渐渐地,村子里谁家有什么事情,玉锁子就去帮忙烧灶,把个烧灶的活计做得一丝不苟。到后来,玉锁子是村人家办事情的主角,只要主人通个气,玉锁子会放下手中更重要的活计不干,也来烧灶。或者玉锁子耳闻谁家有事情,不用说自然去帮忙烧灶。
    玉锁子后来成了村子的牛倌儿,因为除了烧灶,别的活计任凭他如何努力做,也不是很好,自然就当了牛倌儿,可谓人尽其能、物尽其用。玉锁子同牛的关系很好,称默契并不为过。他对牛好,牛对他也尊重,他从不打牛,牛也“畏”他。人们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把牛群调理得那样乖巧,那样听话。人们从没有看见过他对牛发脾气。春天来了,他用铁梳子把每头牛身上的老毛都梳掉,梳理得溜光。牛用尾巴赶走身上的蝇子,轻轻地抽打在玉锁子的身上,互相交流着人与牛之间默契的情感……



(发表于《参花》2017年,4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风铃之恋 下一篇大柳树下的笑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