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六叔
2017-09-28 09:35:45 来源: 作者:卢文芳 【 】 浏览:162次 评论:0
12.5K
    我小时候很少见到六叔。听父亲说,六叔从小天资聪慧,英俊潇洒,为人豪爽大气,多才多艺。
    六叔最早在全南一个煤矿上班。因为他是资本家的儿子,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工作待见他。一开始他在井下工作,每天三班倒,工作辛苦危险,每隔几天井下就会死人。后来通过自己的努力,六叔调到了井上工作,做了一名厨师。他的厨艺特别好,以至于周边很多人家的红白喜事都请他掌厨。为了贴补家用,工作之余六叔还会开摩的赚钱,因为曾经偷学了很多舞蹈,所以空闲时他还会参加煤矿的文艺宣传队的演出。虽然日子艰辛清苦,但是他却快乐充实。由于六叔为人灵活豪气,因此结交了很多的朋友,闲暇时他就会和那些朋友们畅快地谈天喝酒。尽兴时,经常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千金散尽还复来”。喝酒过量的次数多了,慢慢地胃就出了大问题。一开始他还认为无所谓,也不及时就医治疗,觉得一点胃疼是小问题,一个大男人还怕这点小病。慢慢发展,病情加重了一点,那时他要么自己随便买点药吃,要么随便去看一下医生,又任性不听医嘱,开的药不是没有按时吃就是忘记吃,时间久了,胃就落下了大疾。后来由于身体不好,提前退休。于是,在六叔五十多岁时就举家搬迁到了赣州居住。
    六叔到赣州生活之后,我见六叔自然就方便多了。
    记忆深刻的是第一次在赣州见六叔,是他检查出胃癌那天。有一次,父亲对极少回赣州的我说,六叔生病了,问我愿不愿意一起回赣州看望他,我立刻答应了。去的路上,我一路忐忑,不断地想象生病的六叔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一到赣州看到六叔,让我的心倍感安慰。因为六叔虽然得了重病,人是有点消瘦,脸色也不太好,但是精神状态还是很好的,见到我们他仍然谈笑风生。从他的眉宇间,我真正地感受到了六叔的英俊与潇洒和他乐观的情怀!他坐在我身边,轻声细语地告诉我他的日常生活。虽患病,但他有一群始终追随他的男女舞友,六叔每天担任舞蹈教练,教舞友们跳各种舞蹈,参加各种活动和比赛。我听着,为他的乐观与快乐高兴,同时也从心里祝福六叔,希望他能战胜病魔,好好生活。之后,我和父亲没有多少担心地回遂了,因为我们相信,乐观的六叔一定会越来越好。可是,没过几个月,父亲又突然对我说,六叔已经病入膏肓,时日不多了,回赣州看看他吧!我二话不说,立马和父亲启程前往赣州。
    记得那天,天灰蒙蒙的,雾霭重重的天压着我的心,令我有点窒息。当我和父亲来到赣州六叔的家时,我惊呆了!当初那个乐观开朗的六叔已经瘦得不成样子,苍白的脸上写满了疲倦与憔悴,他静静地坐在藤椅上,有气无力地跟我们打了一声招呼。眉宇间的精气神儿近乎全无,眼睛很吃力地睁着。我居然没有半点害怕,一种心痛油然而生。六叔用手示意我坐在他身边,他用瘦得干瘪且青筋凸起的手轻轻握了一下我的手,他的手干且凉,我的心一颤,难以想象坐在我面前的是我的六叔。六叔望着我,轻轻地问我怕不怕他现在的样子,我连忙摇头说不怕。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时日不多,那天的话格外多。我也感觉得到,如今的他是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在跟我说话。他说他从小是胆子最大、最不怕死的人,而今面临死亡,他还是感到惧怕和不舍。我听着,禁不住潸然泪下。这也许就是最后的见面了吧!可以想象阴阳相隔是怎样的悲伤和痛苦!
    和六叔匆匆会面之后,我和父亲就回遂了。一路上,我和父亲没怎么说话,心中都被阴霾深深地笼罩着。
    又过了不到一个月,赣州就传来了六叔去世的噩耗。我主动提出请假去赣州送六叔最后一程。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雨天,赣州的亲戚们驱车前往殡仪馆。雨点滴答滴答地滴落,滴滴都像是敲打在我们的心上,簌簌的秋风似乎在呼唤逝去的亡灵。看着高大的六叔瞬间化成了灰烬,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这就是六叔:一个一生乐观向上的六叔,一个吃苦耐劳的六叔,一个多才多艺的六叔,一个不甘心五十八岁就离开的六叔。
    六叔就这样永远地走了,他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遗憾和无尽的哀思!愿亡者安息!愿活着的人们珍爱自己,珍惜生命,让每一个明天都没有遗憾!


(发表于《参花》2017年,9期上)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那年的事情 下一篇味道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