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雪儿
2018-01-24 10:37:48 来源: 作者:李永海 【 】 浏览:82次 评论:0
12.5K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来又悄悄去,很有些像流水。一叶落而知秋。告别了秋高气爽的秋季,进入了冬季。冬季,是寒冷的季节,是万花凋谢的季节。
    地处大别山之南的豫南冬天寒冷而潮湿。这天,李诗文从乡下扶贫回到家,赶紧找出插座给手机充电,还未充一半,就收到驻村工作队员王民从医院发来的微信,贫困户老杨正值青春的女儿花花可以重见光明了,远在广州的一位姑娘为她捐献了眼角膜。
    这个消息真是太好了。李诗文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他立即用微信回复:好!你在那里候着,我马上过去。
    放下碗筷匆忙出门时,母亲告诉李诗文,有个叫阿昌的人早些时候打电话找你,联系不上只好打家里的座机。
    唉,乡下电网整修,停电已有两天了。李诗文手机的电也耗尽啦。难怪阿昌打不通呢。
    忙碌的生活带走的只是时间,李诗文对战友阿昌和他妹妹雪儿的牵挂却常留心间。虽然他们相聚不多,但能相识就是缘分,能相知就是福气。他们懂得真情无须多言,朋友心与心之间没有距离。
    一年前的夏天,李诗文来到繁华大都市广州参加一个文学创作笔会。刚到的时候,家在广州的战友阿昌不知从哪儿得知李诗文的消息,邀请李诗文去他那里。阿昌开着私家车,拉上李诗文和几位文友,来到一家高档酒店。宴请罢后,当地的几位文友散去。时间还早,阿昌带着李诗文在市区转悠了一圈,然后才来到他在新区的家。
    阿昌在楼下停好车,与李诗文一起乘电梯上楼,在九层停下。阿昌引领着李诗文来到一个门前。开门的女子是那么阳光那么明媚,她一袭裙装,乌发如云,体态婀娜,让人怦然心动。
    阿昌站在门口笑着向李诗文介绍说:“这是我妹妹,名叫雪儿,大学毕业,在税务局工作。”
    “原来你妹妹和我还是同行呢。”李诗文顿觉亲切。
    雪儿亭亭玉立,肌肤胜雪,笑靥如花。她甜甜地向李诗文问声好,转身请他进屋。待李诗文坐定后,她端出两杯清香的热茶,整个房间弥漫着芬芳无比的茶香。她递给李诗文和他哥哥各一杯。
    看着她笑意盈盈的目光,李诗文接过茶水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一饮而尽,味醇如甘露。
    雪儿灿然一笑,妩媚极了,虽然她的脸色有些苍白。
    不知不觉,天已黄昏。雪儿眨着一对儿好看的大眼睛对李诗文说:“晚饭在家里吃行吗?”
    李诗文推辞说:“不用太客气了,主办方有安排晚宴。”
    阿昌哈哈地笑了两声说:“老战友,这你就见外了,雪儿是我的妹妹,也是你的妹妹,你用不着客气,顺便也可以看看妹妹的厨艺如何。”
    “大哥哥,恭敬不如从命啊。”雪儿调皮地说。
    望着雪儿热情而又真诚的目光,李诗文实在难以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了。
    雪儿扬了一下飘逸的长发,高兴地说:“爽快,这才像远方来的大哥哥。”于是,她就开始忙碌了,洗菜切菜,动作十分娴熟,不一会儿就做好了满满一大桌各式各样的菜,色香味俱佳。就餐时,雪儿不停地往李诗文碗里夹菜。李诗文也不客气,笑着夸奖她:“雪儿妹妹,你这么善解人意,将来谁要娶了你,准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雪儿听后似乎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笑,说:“小妹没有你夸得那么好。”
    坐在一边的阿昌放下筷子,接过话:“老战友,你看我妹妹是不是心灵手巧的。”
    “可不是呢!”李诗文向雪儿投去赞许的目光。话虽这么说,可李诗文看到阿昌的神情显得很黯淡,似乎有什么心事。
    席间,雪儿得知李诗文这次来,是为了参加文学笔会,显得更加高兴,她说她也喜欢文学。接着,她饶有兴趣地和李诗文谈起文学。
    喜欢文学,一起向有情怀的生活迈进。现今社会,大多数时尚女孩已不轻易涉猎文学,但李诗文发现,雪儿对文学怀有崇敬之情。李诗文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拿出一些文学杂志和故事刊物递给她,对她说,你如果喜欢就拿几本看吧。她也丝毫不客气,像老朋友一样,从李诗文那花花绿绿的杂志堆里,找出一本文学杂志和一本故事刊物,这两本上面刊登有李诗文的作品,然后对他轻声说了声“谢”,便起身离开了。
    美丽女子永远是一处亮丽的风景。更为确切地说,雪儿就像童话里纯真无邪的公主,楚楚动人的笑容让人第一次见了她就会眼前一亮,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
    认识雪儿,李诗文为战友阿昌能有这么一位善解人意的妹妹而高兴。
    五天的笔会很快就结束。分别时,雪儿没有出现。李诗文有些怅然若失。路上,阿昌慢慢告诉了李诗文事情的真相。
    雪儿是阿昌唯一的妹妹,今年二十三岁。在李诗文去阿昌家的第二天,她的身体又突然出血了,现在还躺在医院病房里。半年前,雪儿得知自己患上罕见的白血病,并且已到晚期,虽然经过治疗有些好转,医生却遗憾地说不会发生奇迹。与雪儿相恋多年在部队已是中尉的男友小波知道雪儿得了不治之症,特意请十天假来找她,他发誓要和雪儿相亲相爱,不离不弃。雪儿为了不连累小波,就慌称自己已有了心上人,然后就躲在哥哥阿昌家不与小波见面,以免大家到时都很伤心。后来,多日寻不到雪儿,小波只好绝望地离去……
    听阿昌说完,李诗文愣住了,一时无语。车站到了。阿昌伸出手说:“欢迎下次再来。”
    李诗文握紧阿昌的手说:“一定。”看见阿昌的神情隐着淡淡忧伤,李诗文也是心生悲伤,隔着车窗强装笑脸跟阿昌挥手告别,直到看不见阿昌的身影时,李诗文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冬日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并非每天都是阳光灿烂,惠风和畅。李诗文在去医院的路上,正准备给战友阿昌打电话,突然接到他从广州打来的电话,他哽咽着说:“雪儿妹妹走了,走时好像睡熟了一样,她还带着甜甜的笑容……”
    李诗文愣怔了好一会儿,于是在电话里颤声问:“雪儿走时有没有什么心愿?”阿昌说:“按照雪儿的遗愿,昨天已把她的眼角膜捐献了出去,是给大别山老区的一位贫困户的女儿。”
    最后,阿昌还告诉李诗文:“雪儿在临走之前,说她远方有你这位会写文章当税官的哥哥,盼望你常有新作发表……”
    挂了电话,李诗文的心陷入空旷的渺茫边际。
    午后,天空开始纷纷飘扬着一片片洁白的雪花。
    王民用微信发来视频,花花的手术很成功。
    李诗文走到僻静处,忍不住伸出双手接住了一片小雪花。眨眼的工夫,小雪花在他的手掌里融化为一滴水,像一滴泪融入他的心里。
    望着原野,白茫茫的一片,李诗文渐渐融入雪的静谧之中。




(发表于《参花》2018年,1期上)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阅或购买单期《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还有啥说的 下一篇春秋之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