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2018-03-15 13:19:01 来源: 作者:沈至诚 【 】 浏览:111次 评论:0
12.5K
    今天接到一个电话,是个陌生女人打来的。她说她非常喜欢我的小说,对我很崇拜,还约我到帝国饭店见面,和我谈谈她关于我的小说的一些想法。我高兴极了,因为自从在小报上发表一些自己以为是小说的东西以来,还从未有人崇拜过我呢。不过,帝国饭店是本市最豪华的饭店,我从未进去过。在那里见面,让我有些打怵。最后,还是见见“粉丝”的欲望占了上峰。我怎么能在一个崇拜者而且还是女性面前丢了面子?我从工资卡里取出两千元钱,按时到帝国饭店赴约。
    我到了饭店门口,但她还没来。她告诉我,她戴一顶黑色礼帽,手里拿一本我的小说集。我靠在柱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等她出现。我不知道她多大年纪,相貌丑陋还是俊美,体态苗条还是丰满。一切都是未知。只有她突然从天而降时,我才能一睹她的芳容。我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她还没有出现。我想我是“傻老婆等苶汉子”,人家只不过耍我一下,我就当真了。我该有多么浅薄,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还是回去吧,老老实实做个本分人,不要尽想些不切实际的浪漫的美事。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台阶下走去,这时身后有人叫了我一声。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个头戴黑色礼帽,手里拿着一本我的小说集的女人。她四十来岁,略微有点发胖但并不臃肿,皮肤白皙,保养得很好。她说:“让您久等了。真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儿耽搁了。”我说:“没关系,您的光临就是我极大的荣幸。”其实我心里说的是“天哪,你总算来了,没让我白等。”我们并肩走进饭店,准确地说,是我在她的带领下走进了饭店。
    看来她是轻车熟路,经常光顾的。她带我进了一个单间,我们面对面落了座。我递给她菜单,说:“你喜欢什么尽管点。”她一点不客气,接过菜单,很麻利地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两瓶红葡萄酒。我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一瓶葡萄酒三百多,那些菜也就五百多,一共不过一千多元。
    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她说:“I like the strong man.”然后做了一个很性感的姿势。这让我自惭形秽,因为我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小白脸”。我举起酒杯说:“喝!”她一饮而尽。她是女中豪杰,酒量大得惊人,像喝水一样地把酒灌进肚里。两瓶酒我只喝了一杯,剩下的都被她喝光了。我只好又叫了一瓶。她谈的无非是一些女人感兴趣的话题,没有一句提到我的书。我那本小说集被她抛到一边,孤独地躺在那儿,都快从桌子上掉下去了。她告诉我她最喜欢的化妆品是海蓝之迷,香水最喜欢唐美希绯格。我有个朋友是经销化妆品的,所以我对化妆品也略知一二。她说的这两种都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价格自然也十分昂贵。她说:“我的内衣都是货真价实的CK。”她解开衣扣让我看她的内衣,那本来半露的乳沟就露得更多了。
    她说她从不去二流酒店,宁可不去酒店,也不会去那种二流酒店,太没趣味了。她说她吃得很少,但都是精品。她笑着说:“你们读书人的老祖宗孔圣人不是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吗?我最赞成孔子他老人家了。我吃东西就非常讲究,不贪多,但一定要好。”她呷了一口西湖龙井茶,对着我笑了笑,“你知道帝国饭店什么菜最有名吗?”我对吃向来都不是很讲究的,也从来没关注过。所以,虽是本市最有名的大酒店,我也不甚了解。她说:“帝国饭店最拿手的名菜就是清蒸螃蟹。一只螃蟹三斤重,三百多元一斤。如果我能吃到这个菜,也算没有白来帝国饭店一次。”她的两只小眼睛直直地望着我,仿佛在说:“大作家,你不会在女人面前掉链子吧?”我有点脸红了,应该跟酒没关系。我说:“既然来了,你喜欢就叫一份。”她立刻给我鼓掌,连声说:“好好好!”我喊服务员过来,对服务员说:“再来一份清蒸螃蟹。”她补充道:“顺便来一盘黄唇鱼,这个鱼非常有名的——这样就完美了。”我的脸现在不是红而是白了。我在想,我该去哪儿弄钱,我的区区两千元钱肯定是不够了。但是,我又不能在她面前说我没钱了,让我的读者笑话,这真比杀了我还难受。我现在真是如坐炉火之上。我拼命在大脑里搜索我到哪儿能弄到钱,连吃进嘴里的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以为她会就此打住,不会再开尊口了呢。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大作家,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浪漫一点吗?让我们也来点洋味吧,来点鱼子酱,你觉得如何?要用鲟鱼卵制作的那种,不要市面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假鱼子酱。我只要一点点,二十五克吧——用中国的土话说就是半两。我吃鱼子酱最喜欢用黄鱼肚子上的肉配着吃。”我口袋里的钱早已不够付账了,差一元跟差几万元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丢脸。反正这个脸肯定是丢定了,我也不在乎再多差多少钱了。“再来一瓶马多利,不,路易十三……”我说。我也要尝尝洋酒的味道。她惊讶地睁大眼睛看着我。
    她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只吃好的,吃得很少。她把一桌的菜吃得精光,酒也喝得一滴不剩。也许我还没有供足她酒和菜。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摇晃了一下,差点没跌倒。我说:“你没事吧?”她说:“没事儿没事儿,啥事儿也没有。再来两瓶我都能对付。”她拎起她的包包,向我摆了摆手,说:“拜拜!”手指上戴着有一颗硕大宝石的戒指。“拜拜!”我说。她摇摇摆摆地走了,我的那本小说集被丢弃在桌角。她一走,我立马放下面具,一屁股瘫坐在凳子上。
    钱……



(发表于《参花》2018年,3期上)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阅或购买单期《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现场会 下一篇童年拾趣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