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谁会找你假币
2018-04-13 10:33:00 来源: 作者:王建江 【 】 浏览:105次 评论:0
12.5K
    韩五从床上酒醒过后,抓过裤子。皮夹掉出来,纸币探了出来。合上皮夹时,韩五像意识到了什么,拈出那枚耷拉着的二十元纸币,捏了捏,薄薄的,软软的;甩甩,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韩五呸了声,去小餐馆前皮夹里都是一百元的,这二十元,不是那老板娘找的还是谁?韩五的眼前一浮现出那女人石灰一般白的大脸盘上的诡秘,便忿忿起来。妈的,二十元的套儿你个臭婆娘也给老子下?!韩五打算去餐馆把钱换回来。走到小区门口,冷风一吹,韩五犹豫起来。餐馆隔着好多条街,就为二十元?韩五想算了,可摸了摸皮夹,滥竽充数的假币似乎讥笑着,把他的斗志给激起来了。不扔出去,怎么对得起这新买的皮夹呢?韩五打定主意,瞄到小区对面刚开没几天的大超市,奔了过去。
    超市正在搞促销。角落的收银台处,一群老太太拎了鸡蛋排队,韩五拿个牙刷牙膏,算算近二十块钱,就挤了过去。收钱的是个胖女人,手一摸到韩五的纸币,就像收到什么信号似的,一直低着的头抬起来了,还朝韩五不住地瞅。韩五被盯得浑身发毛,倒是身后的老太婆不满了,催促着,快点儿快点儿,这鸡蛋提的,手酸死了!胖女人没理会,还是摩挲着纸币,脸上是诡异的冷笑。韩五忍不住了,也跟着催促,快点儿快点儿,这牙膏买的,慢死了!
    胖女人像是从韩五的语气里辨出了端倪,嘲弄地说,这是什么?假钱!
    韩五一愣怔,脸上却是迷茫的表情,说,什么,什么假钱?韩五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夸张,顺势拿过钱又扔还给她。身后的老太太顿时来了劲。她凑上去,把鸡蛋摆上柜台,拿指头抖了抖纸币,神采飞扬起来:哟,真的是假币!造得还真差,这糙的!
    胖女人笑了。韩五火了,立时拿出早已想好的措辞:假的?假的你们还找给我!这钱是我昨天在你们这商场买东西时,你们找的!
    胖女人对韩五的激愤不为所动,说,你找我没用,我们不会找你假币!这么差的假币,找谁谁肯收?韩五变了脸色,胖女人愈发得意了,说,这是常识,谁会这么笨?就是猪头三也不会收!
    韩五指着胖女人,你骂谁猪头三?胖女人说,猪头三不会收这么糙的假币!你收了没?
    韩五忿忿得脸都红了,说,你这是骂我猪头三不如了?
    胖女人冷哼一声,可是你自己说的哈。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摆了摆手,大声说,好了好了,都别闹了,不就是二十块假币嘛。这一闹,很多人朝这边张望过来。韩五正气凛然地冲老太太说,这怎么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呢?这么大的超市都能找给顾客假币?!胖女人的声音也大起来,谁找的你找谁去!韩五说,谁记得清你们这么多收钱的人!胖女人也不示弱:那你找老板!韩五的声音顿时盖过了胖女人:冲你这态度,老子投诉你!
    谁知,胖女人不是个善茬,工作牌一摔,你去投诉啊,我等着!
    这一来可好,身后的一溜队伍都抱怨起来,说啥的都有。韩五没退路了,大声嚷嚷,负责人呢?你们怎么管理的?
    一个矮胖男快步过来了。矮胖男说,多少假币,二十?他的胖手拾起柜台上的假币,像跟假币有仇似的吹了吹,打着哈哈:这可能是我们的疏忽!
    赶紧地,矮胖男朝身后的一大溜队伍抱歉地笑笑,对胖女人说,快给这位师傅收钱。韩五一挥手,承认是你们找的假币,你们再收我钱。
    矮胖男这才半认真半官腔地说,是我们的不是,可以了吧?又添了句:谁会为了二十块假币诬陷他人?
    矮胖男的眼角似乎飘过狡猾的微笑。韩五觉得无名火窜来窜去,眼前又浮现出餐馆女人石灰样的大脸盘,真想立马踩扁了。
    韩五正想说点义正辞严的话,可话还没出来,就愣住了。他眼前十来步远的地方闪过一个人影。韩五揉揉眼,这回他看清了。韩五的脑袋里嗡地一声,他捕捉到对视时女人的慌乱。那是大脸盘女人,脸像粉了固化剂的墙壁,惨白,什么表情都挂不住。
    大脸盘犹犹豫豫,想走。韩五喊住了她。你看看,你看看,韩五指着假币,我记得很清楚,是商店找的,哪会错!话一出口,韩五感觉自己很可耻。大脸盘不自然地瞟了瞟纸币,嗯嗯了几声。
    韩五说谁会为了这点钱赖人呢,我记得好像这里找出的假币。
    大脸盘扭过头,嗯嗯,是呢是呢,是假币!又声援似的说:是这个理!真是不像话!大脸盘这一说,胖女人愣了愣,看着不是善茬的泼妇般的大脸盘女人,张了张嘴,还想说啥,矮胖男赶忙挥挥手,呵斥道,快点儿,还愣着干什么?
    胖女人嗫嚅着,在人群的注视下,红了红眼圈,忙乎了起来。
    韩五在一阵渐渐低落的议论中,扔下纸币,拿起牙膏,大步走了。
    过了多时,韩五快忘了这事儿,一个朋友打电话给他,说要聚聚,在什么大厦附近。韩五应允了。赶过去时,韩五愣住了,朋友就在那个餐馆的门口招呼他呢。韩五装作随意地进去。招呼的正是大脸盘女人。韩五不自在地笑笑。
    大脸盘也不自在地笑笑,说楼上包厢呢。韩五愣了半天,该说点什么,出口的却是:上次那个事情,谢谢你!
    大脸盘愣了愣,低声说,哈,没什么没什么,应该的哈!
    说着,大脸盘红了脸,麻利地倒好水后,轻手轻脚退了出去。韩五顿觉一阵陌生,空气混沌起来。




(发表于《参花》2018年,3期上)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伤害 下一篇朋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