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过年,你好
2018-07-19 09:31:41 来源: 作者:邵彦山 【 】 浏览:33次 评论:0
12.5K
    已经第七天了,这是最后一天,明天便是除夕。我知道城市的烟花和乡村的犬吠都会紧紧地缠住我寻找她的脚步。
    许多事情,仿佛发生在昨天,又仿佛,远在前生。已经快忘记了和她做爱的感觉,但深刻记住了第一次接吻的激动与最后一次离别的痛楚!只要是有痛苦的离别,说明还是在相爱之中。
    看到一个新闻,说一年轻女孩被打劫,就想告诉她要多注意安全,也就想起那时她唱歌到深夜,电话打不通时我的恐慌。这种恐慌至今还像烧得通红的烙铁烙在我的心上,让我时刻想到,我跪在她住的小区门口草坪上祈求她安全的情形!就是那个雨夜我奔跑在大街上找她……“如果她平安,今年我让车撞死也愿意!”
    “我和朋友唱个歌,手机没电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她轻描淡写地讲。
    在过去的六个多月里,我一直寻找她的踪影,就如同寻找走失的孩子,脚步踏遍了大江南北。直到七天前的小年夜,我走过了一座陌生城市的十字路口,瞬间醒悟:因果自有轮回,灵魂没有情欲,不喜不悲,我只想再见到你!
    六个多月前离别的那天,我目送她走进车站,随电梯升上月台,她一直没有回头,我却看得泪流满面。我一直在想,是她不够留恋,还是不再爱了,或者是因为年轻才会做任何事都会那么决绝,以为生命漫长,任何事还来得及重复?还是如她所说:“你给不了我想要的……”
    她说:你走吧,我们不要再见面!好吧,这一走便从夏天走过了冬天,你抹去了以前的所有联系方式,就像一滴水滴在了沙漠瞬间无影无踪。明天便是除夕,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天,我挤上了一辆春运的列车。
    我随着人流来到一座城市的广场。人们各自走散,胸有成竹地寻找自己的归途。只有我,漫无目的地漂移,我只想见到她。我走进了一间房子,平静地看着她和一个男子相拥在宽大温暖的床上,在最激情时,她竟喊“老头儿,我爱你”!老头儿是她一直对我的昵称。我安静地坐在窗前看着他们完事。
    他说:你每次都这么喊?她坐起身来,目光扫向窗口与我对视,说:舒服吗就这么叫了……你送我的车还没提出来?
    那男子起身,穿衣,从我的身边越过走向窗口:“过年放假,春节后再提。这房间好闷!”说着,打开了窗帘。
    我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目光正与她对视,从窗外射进的一缕黄昏的阳光,瞬间柔和地扑在了我的身上,我还和她对视着。
    阳光像婴儿的棉被一样裹住我,我一点一滴融进了阳光里,也融进了她的目光里。我轻轻地飘浮进阳光之中,如风,吹过舟山群岛的海滩;如雾,舔过张家界的山涧;如筏,漂过武夷山的溪湾;如影,画在九寨沟的水中……
    我融入阳光飘向窗外。窗外烟花绚烂爆竹声声,除夕的黄昏,人们以各自的方式祈祷并祝福着:过年了,一切都会更好。他们说人死后在世间只能停留七天。我知道,我已经用尽了在人世间全部的时间。我终于见到了她,我轻声对她说:过年,你好……





(发表于《参花》2018年,5期上)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路口等你 下一篇婚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