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机器妈妈
2018-10-25 09:25:00 来源: 作者:兰冠仪 【 】 浏览:140次 评论:0
12.5K
    我是一个没见过自己亲生父母的孩子。从有记忆起,我就一直待在孤儿院。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会被分配一个机器妈妈,负责照料我们的饮食起居,同时充当了教育家、营养师、心理学家等各种各样的角色。她们看起来栩栩如生,跟正常人并无两样,只是脑后有一个盖子,掀起来就能看见复杂的电路和芯片。
    我的机器妈妈长得很漂亮,小小年纪的我已经能感知美好的事物,所以初次见面时她温柔的声音让哭闹不止的我安静了许多。我衔着小小的手指头好奇地爬到她身上,她轻轻地摇着我,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妈妈的气息。现在想来也奇怪,机器人身上只会有保养液的味道,但那一次的梦里,全是温暖。
    每个机器妈妈的寿命都是有年限的,等到孩子满十八岁能自立以后就会被销毁。第一次听到大我几岁、同在孤儿院的哥哥说这件事时,我大哭着捶打他,拼命挂在妈妈身上不松手,那个哥哥用一种不屑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别傻了,那不是你妈妈,看清楚吧,抱着你的跟你的玩具汽车一样,是一堆零件!”我吃惊地看着妈妈,她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是一下一下地拍打着我,用我最喜欢的声音平静地说:“是的,宝贝。”
    想到她以后会被销毁,我心里总是堵堵的,就像考试考得很差或者丢了心爱的东西一样,不,比那些还要难受。放了学,别的孩子见到他们的机器妈妈都是冷冷的,我却扑到妈妈怀里把一天的趣事或者烦恼喋喋不休地讲给她,骄傲地展示着我一天的成果。尽管妈妈一直都是一个表情,但我始终相信她听懂了我的喜悦和悲伤。
    十四岁那年我正在叛逆期,总是和孤儿院里其他男孩子约架,我们的性格因为缺少真实家庭的温暖,大多孤独暴戾,机器人身上毕竟还是缺少了人性,所以我们在没人引导的情况下下手毫无分寸。那一次对方真的急了,我没有想到他会在我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挥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看见妈妈挡在我身前:她的手臂没有了,露出一大截五颜六色、闪烁着火花的电线。妈妈仿真而又柔软的皮肤也被划了一个大口子,里面流出一些透明的黏液。她的眼睛暗了下去,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天好像塌了。而那个男孩早就不见了踪影,我抱起残缺的机器妈妈飞奔回我们的房间。
    一周后,她的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她用我熟悉的声音微微笑道:“宝贝,我检测到你很疲劳,我需要帮你恢复健康。”我一个大小伙子突然泪流满面,我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紧紧抱住妈妈。她能检测到我的健康状况,那她会不会检测到我对她的爱呢?我觉得她被我抱住的身体在颤抖,我觉得她程序设定的表情背后有感动和欣慰,有笑容和泪水。
    分别的日子来得那么快,妈妈为我扣上成人礼礼服的最后一颗扣子。她说:“宝贝,再见。”我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天地间只剩下我和妈妈。
    销毁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把我的妈妈变成了出厂前的钢铁。我始终记得她最后一次的转头,甘暖依然,温润如初。一如我第一次见她那么美丽,那么温柔。然后,就再没有然后。
    我并没有撕心裂肺,因为妈妈告诉我要坚强。
    回到冷冰冰的房间,我看到床上有一张纸,上面是妈妈的字迹,她是一个机器人,但我在上面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六个字:“宝贝,我很爱你”。
    这时,我的泪终于肆无忌惮地汹涌而下……




(发表于《参花》2018年,9期上)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抑郁症·我·狗 下一篇富二代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