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迷途
2019-08-28 11:18:18 来源: 作者:杜星仪 【 】 浏览:16次 评论:0
12.5K

    黑暗的牢狱里,他蹲在墙角,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想着五岁的女儿,无助的妻子……悔恨充斥着他的全身,终于凝聚成一颗饱满的泪珠,划颊而过,滴落在地,溅起鲜红的血。

    小时候,从他家通向学校的是一条朴素而美丽的小路,路两旁的树投下斑驳的影子,路边有许多娇小明媚却不知名的小花,麦田在路边漂泊成了绿色的海洋。路旁还有一家生意兴隆的小卖部,每次他放学回家,小卖部的王大伯都热情地招呼他:嘿!亮,放学啦?来吃块糖再回家吧。阿亮也总是会待在小卖部和王大伯聊天,聊到天边的夕阳呈现出火烧般的壮丽红色,所有的村舍在这样的红色中只剩下剪影,连成一条黑色的天际线,明月高空悬挂时才迟迟动身回家。他不想回家,因为在他家里等他的,永远是那个醉醺醺、不省人事的父亲。母亲因病早逝,而父亲走不出这道坎,整天靠着酒精麻痹自己。整整七年了,乡亲邻里对他们家充满了鄙夷:一个酒鬼,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他识趣地小心翼翼地活着,胆小卑微,看人眼色,终于因成绩太差,加上隔三岔五地旷课,待在了家里,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只有王大伯保护了他残存的童年。

    几年后,小路已变成了高楼林立的街区,钢筋水泥构成了繁华的世界,路旁的小花、麦田也不见了,道路两旁的树也总是一副邋邋遢遢的落叶模样,只有王老伯的小卖部还保持着曾经的模样。而街上则多了些流氓混混,他们一身匪气,举止粗鲁,四处打架斗殴,挨家挨户收保护费。大家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没有人敢反抗,更没人敢吱声,甚至有的不想被欺负的人就选择加入了他们,阿亮便是其中一个。从此以后, 阿亮的生活就大变样了,人们再见到他,一个个都满脸堆笑,点头哈腰,亮哥亮哥地叫, 时不时还往他兜里塞几张票子。阿亮身材高大,参加斗殴事件,总是冲在前头,不怕流血, 不怕牺牲,老大甚是喜欢。于是他在组织 中的地位噌噌往上涨。不久后,阿亮便遇见了自己心仪的另一半,如愿结了婚,顺利生下一个女儿。家里的妻子总是劝他:收手吧, 这条路走不长的,我们过踏踏实实地生活不好吗?”“不干这行,那怎么活?我混了这么久,全丢了?! 

    其实阿亮也想收手,谁不渴望安稳,谁不渴望幸福,可每当这时,他的脑海总会浮现出小时候邻里嫌弃鄙夷的指指点点,同学课间嘲笑的闲言碎语,那个叫作仇恨的东西早就在他的心底滋生,他以失望、怨恨、愤怒喂养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它越来越强壮,直至将他拽入无比黑暗的深渊。

    或许,那种平淡却不失温馨的日子,从他母亲去世之后,便已彻底失去了。

    或许,他不配拥有吧。他的脸上写满了历经的世事沧桑,嘴角微微勾起。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他觉得自己被撕成了两半。

    一天晚上,下着雨,阿亮接了一通电话就急急忙忙赶到了银行。在银行旁的小胡同里,老大招呼了三个兄弟准备去抢银行,老大递给阿亮一副面具和一支枪,怎么,小子, 跟了我这么久,有没有胆!阿亮心想这是个表现自己的好机会,就没有推辞,戴上面具随大哥冲进了银行。银行里的事情干得很快,只是一行四人拎着鼓鼓的包跑出银行时, 一个老头拦住了他们,一把抓住他们的包, 嘴里大声叫着:警察啊!来人啊!抢银行啦!警察!老大见他纠缠不清,再拖下去怕是要被警察发现, 啪啪两枪,老人应声倒地。老大跳上了车,跟在他后面的阿亮瞥了一眼老头,他惊住了,他的脸色变得苍白, 满脸的错愕和震惊。那倒在地上挣扎的人, 竟是王大伯!豆大的雨点打在王大伯的脸上, 而王大伯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嘴里还吃力地吐着:别走……来人…… 

    “阿亮,你在干什么,再不走就别走了! 阿亮抹了抹脸上的水,他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随即跳上车。老大油门一踩,扬长而去。而那躺在血泊中的王大伯,终于,脑袋一沉,双眼闭去……

    车上,阿亮望向窗外,窗外模糊的灯一盏接一盏地往回退,他的手脚冰凉,全身就像打了麻药似的反应迟钝,肌体麻木,两只眼睛像两口深不见底的井,好像将任何东西扔进去都不会有回音。

    啪!他听见他的心里有一种东西彻底碎掉了——就像一件保存了很多年的瓷器,从高处跌落在水泥地上,稀里哗啦,一地粉碎。

    随着清脆的碎裂声响起,他感觉自己从长久以来的桎梏中解脱了。

    他把面具摘下,放在膝盖上。看着面前的这一个小丑,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小时候往自己嘴里塞大白兔的王大伯的笑脸,看到了自己一次一次当着邻居的面踢翻邻居家的门, 看到了刚才中枪躺在那的王大伯无助抽搐的脸,看到了醉得稀巴烂的痛不欲生的父亲, 看到了小时候嘲笑他的同学,看到了十几年没有见的妈妈纯净的微笑……他摇下车窗, 把面具丢了出去。

    三天过去了,阿亮一直在家里陪着女儿看动画片,门铃响了—— 

    “你好!我是公安局的,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

    对他来说,曾经的仇恨迷茫,在一朝一夕的更迭中逐渐消失。那条迷途的尽头,泛起了一点鱼肚白…… 



(发表于《参花》2019年,5期下)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追悔 下一篇最后的守候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