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没有发出的短信
2019-09-11 15:38:09 来源: 作者:刘晓峰 【 】 浏览:73次 评论:0
12.5K

    “文德呀,你爸爸患脑出血快不行了,你回来看他一眼吧!我接到继母近似于哀求的电话,领着妻子、孩子踏上了返乡的动车。

    五年前结婚后,来南方打工,我再也没有回去过。

    我跟父亲的隔膜由来已久,父亲就像一块冰冷的石头,脾气很大。

    记得小时候我打碎一个饭碗,父亲二话没说,抡起笤帚,对着我就是一顿好打。要是逃学让他知道了,更是拳脚相加,连打带骂。我心中只有怨恨。母亲在一旁不敢吱声,我扑在她怀里泣不成声,而父亲坐在一边,嘴里吐出缕缕烟圈。

    父亲是个泥瓦匠,靠出卖体力为生。小时候,一个工友急匆匆地背着父亲回家,我看到他的腿打着石膏,脸上是灰蒙蒙的泥土。父亲施工的时候从跳板上摔下来,大腿粉碎性骨折。那时的我还小,看着父亲痛苦地抽搐,竟一丝不为所动。

    后来那些年,父亲的伤痛像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地袭来:他被切割机切断过手指,他的腰椎骨受过损伤,他的眼睛时常钻进水泥……面对伤痛,他永远不会吭一声,一直扮演着他的黑面神

    时光悄悄流逝,父亲的坏脾气并没有收敛的趋势。我高考落榜的时候,他坐在床边,闷声不响地抽着烟,嘴里不时吐出的缕缕烟气竟比头上的花发还要密。你呀,真是不争气呀……父亲咬牙切齿地说。母亲眨巴着她那满是血丝的眼睛,老泪,悄悄地流淌。

    转年夏天,母亲患了肝癌,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秋后,爸爸娶了继母。从那时起,我对爸爸更无法理解,有时真的恨他……

    坐了两天两夜的动车,我们一家三口人终于回到了家。一进院子, 爸爸的灵柩摆在院子中央。我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还埋怨叔叔们为什么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你爸爸得的是急性脑出血,哪来得及呀。亲友们解释着。

    按照老屯办理丧事的规矩,我任凭代理人摆布,戴孝、叩头、烧纸、祭祀、开光…… 直至把爸爸送到土里。

    办理完爸爸的丧事,继母伸出颤抖的双手递给我一张银行卡,低声说,文德呀, 这卡里有十几万元钱,是你爸爸这几年包小工程赚的,临终前他告诉我把这张卡给你, 让你把房贷还上。持卡人是你的名字,密码是你的生日。当时他要给你发个短信,可他手指已经不好使了…… 

    我的泪水顿时像决堤的洪水。我冲出老屋,倚在门前爸爸栽下的那棵老柳树下,在没有月亮和繁星的夜晚,静静地聆听着爸爸的骂声。


(发表于《参花》2019年,6期下)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无语 下一篇追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