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落水
2020-05-06 12:58:33 来源: 作者:韩乐 【 】 浏览:15次 评论:0
12.5K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夏日午后,天空刚下过一场雨,被热气笼罩着的大地又湿又黏,天地之间像是一个蒸笼。这种天气实在不适合外出,村民们都躲在屋里吹电扇。村口池塘里混着泥土的脏水涨得满满的,在太阳下泛着斑斑点点刺眼的白光,水里漂满了废旧的饮料瓶子、肥料袋子、杂草和一些无法识别的废弃物。

    一个不怕热的瘦老头坐在池塘不远处的大树底下,背靠着树干,悠闲自得地抽着劣质烟。他大概五六十岁,光着膀子,脖子上挂着一条发黄的白毛巾,屁股下垫着一只破旧的拖鞋,另一只穿在他的左脚上。

   他是一个老鳏夫,右手边五十米处两间乱糟糟的土坯房是他的家。

    老头低头弹烟灰时,一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青蛙,慢悠悠地爬了过来。他悄悄地捏着点燃的烟头,提臀、弯腰、单膝跪在地上,慢慢地靠近青蛙,对准蛙臀猛戳一下。

    可怜的青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战栗了几下,逃命似的爬走了,屁股上还冒着烟。可能是因为痛,青蛙的样子有些古怪。老头像是欣赏一件令人满意的大作,高兴得哈哈大笑。

    大路上,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孩正在走来。这个孩子穿着一件大红短袖,手里捧着一个什么东西,走得格外小心翼翼。老头视力不好,只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红色影子。他眯着眼睛仔细看,可能是想辨别出是哪家的孩子,也可能只是无聊。

    小孩走到池塘边的时候,因为太过关注手里的东西,不想脚底下不注意打了滑,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掉进了池塘里。

    老头睁着两只浑浊的老眼,吐着烟圈儿,有滋有味地看着小孩在池塘里手忙脚乱地瞎扑腾。小孩可能是太害怕了,也可能是个哑巴,一点声音都没能发出来。渐渐地,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眼看就要不行了。

    “大爷,纳凉呐?”一个声音冷不丁地从身后传来,老头被吓了一大跳。他回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人是同村的青年大磊。这个年轻人生得又黑又壮、平头、单眼皮小眼睛,面目敦实,手里提着一个篮子。

    “噢哟,大磊啊,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哦,我刚从丈母娘家回来。您老刚在看啥呢?”

    大磊说着,伸长脖子向池塘看去。小孩已经差不多沉下去了,只露出一个小小的黑色头顶随着黄褐色的污水起起伏伏。

    “咦,那不会是个小孩的头吧?”

    老头俩眼一翻,梗着皱皱巴巴的细长脖子,眼眶里只剩下白眼珠子,“你看花眼了吧,你大爷我打吃了早饭就一直在这儿,就没看到有小孩经过。青天白日的,别说小孩了,连个鬼影儿都没有。”

    大磊揉揉眼,再看时,水面上除了垃圾和野草,什么都没有了。

他憨厚的脸露出疑惑的神色,看了看老人,又看了看池塘,感觉还是不放心,就向池塘边走去。

    老头站起身,把烟头一扔,一把拉住了他,“天热,你就别去了。那可能是半个西瓜皮,太阳有点儿晃眼,你一定是看错了。”

    “西瓜皮不会沉下去吧?”大磊问。

    “这天儿,哪家孩子会一个人出来?”

    老头斜了大磊一眼,带着鄙夷的表情说道。大磊一想,觉得也对。他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头。

    老头说完,从裤袋里摸出一个残缺不全的烟盒,抽出两根皱巴巴的香烟,迅速选了一根皱得厉害些的递给大磊。

    大磊慌忙推开,“戒了。”

   “嗯嗯,戒了好,戒了好。”

    老头说着,赶紧把烟收回去,重新装在烟盒里。拍拍屁股,又坐了下来,无比滋润地抽着烟,和大磊聊天。

    “大热天的,你大老远的去丈母娘家干啥?有喜事儿啦?”

    听到这话,大磊的黑脸泛红了。

    老头一看,明白了几分,“媳妇儿有喜了?”

    “嗯,这东西就是老丈人让给媳妇儿带的。”大磊说着,给老头看了看手中的篮子。俩人东一搭西一搭地聊了几分钟,大磊提着篮子就走了。

    老头对着大磊远去的背影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扔下手里的烟头。扶着大树站起身,拍拍屁股,捏了捏坐瘪了的拖鞋,套在脚上,然后用力踩了几下地上还在冒着烟的烟头,扯起毛巾擦了擦汗,准备回去。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从村里走了过来,那是老头的儿媳。

    “爹,你在这儿干啥,娃儿呢?咋还不让他回去呢?”

    老头一愣,脸色马上变得严肃起来,“怎么,娃儿过来了?”

    “是啊,我今天煮了韭菜饺子,打发他端一碗给你吃。”

    老头一听,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从头顶到脚底板,每个毛孔都凉透、凝固了,他瞬间就站不稳了。

    女人赶紧上前,一把扶住了他,“爹,你这是咋啦,哪儿不舒服吗?”

    老头的嘴唇在蠕动,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脸色铁青,身体不住地哆嗦,用尽全力才把一只手颤颤抖抖地举了起来,指了指池塘。紧接着,就一头栽在地上,昏倒了。

    老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池塘边稀稀拉拉的待着几个人,老头丢了魂儿似的连滚带爬地冲到了池塘边。

    儿媳妇正抱着死去的孩子哭天号地,旁边几个人在安慰。孩子被水泡透了的衣服已经干了,在傍晚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红艳。

    老头一下子扑倒在孩子身上,抱着尸体号啕大哭。

    “我的命根子啊,你咋穿个红衣服啊,我还当是谁家的女娃……”


发表于《参花》2020年,4期中)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其实何必当真 下一篇包子红娘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