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大漠孤烟
2020-09-29 10:53:29 来源: 作者:张蓝天 【 】 浏览:29次 评论:0
12.5K

    “春风不度关,归雁长徘徊。三月送君过阴山,九月君可安……”

    过了玉门关,便是漫漫黄沙。我已在驿道上走了三天三夜,赶着二十头母猪和二十一头公猪前往泽城,那是帝国的北方边塞,也是和胡人交战最为频仍的地方。母猪少了一头,在路上被太阳晒成了油,化了, 大概是膘太多的缘故。

    赶到泽城,已是深夜,几十头猪在那“哼哼”乱叫,而泽城城门紧闭, 城墙上只是微微泛出几个火把的光亮。

    “城下何人?”一声沙哑的吼叫撕破了半边黑幕,吓得我赶紧从一头母猪身上爬起来。

    “小的姓白,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白!和泽城的王大将军有着过命的交情!之前已经修书一封,不知王将军是否已经收到。小的领了家里四十二头上等猪赶了过来,犒劳将军和戍边的将士,无奈路上一头母猪被那毒太阳晒化了,今只有这四十一头!军爷,这已三更时辰,风又刮得紧,小的知道战事吃紧,夜里宵禁,不许出入,可小的是又苦又累, 还望军爷通融一下。”

    “我怎么知道你是那猪还是胡人?”

    “哎呦我的军爷喂,您是多长时间没看着猪跑了?猪和胡人, 这……能一样吗?”

    “哼,莫要废话。就在前天,有个家伙生得浓眉大眼,只晓得他姓黑,押着百十头猪说要犒劳我们。谁晓得那猪肚子里个个藏着一顶一的胡人!嘿,这下可好,下去吃肉的将士被他们杀了个光。王将军咽不下这口气,便遣了几十个人去藏那老虎肚里,也来个‘大变活人’,怎奈那老虎没有生吞,人倒是没了。”

    “这……倒是天下奇事啊!”

    “嘿,别提了,王大将军气得昨儿个亲自带兵追他们去了。”

    “军爷的意思是,王将军不在城里?”

    “那可不!临走前特地交代,他回来之前,皇帝来了也不让进城!”

    “可小的我……”

    “唉,别废话了,你只管等,饿了吃猪, 热了趴猪下面乘凉,将军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回来。”

    我便在那里等,等来了一个又一个日出, 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日落,几十头猪在那乱叫, 拱着地找小虫子吃。不知多少天过去了,将军还没回来,猪却已瘦了一圈。放眼望去, 除了泽城,便是漫漫黄沙,看不到一缕炊烟。

    “军爷,这王大将军怎么还不回来?” 我冲着城楼上喊,却没人搭理。

    我只能在这儿等。

    “春风不度关,归雁长徘徊。三月送君过阴山,九月君可安……”

    听着悠扬绵长的歌声,我从睡梦中醒来。我不晓得已等王将军多久,也不晓得已经睡去多长时间,只是像荆轲刺秦失败后那般堆坐在地上,环顾四周,猪安安静静地睡着, 等我再回过神来,却恍惚发现四周粉嫩一片都是猪,都是我的猪和我的猪配种,生下来的我的猪的猪!

    我只觉得无趣,又昏昏睡去,心中叨念着王将军。

    我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觉得肉少了许多, 再一摸、又摸遍了我的全身——哪是肉少了许多啊,我不知道我变成了何物,可我只想在这沙漠下沉睡,就像四周的猪那样。在中原的日子从来没这么舒坦过,自从赶这些猪, 我开始忘记自己的出身,开始忘记过去岁月的焦虑与艰苦,我只想好好睡一觉,只想永远吃饱,不会口渴,不会伤心,不会开怀大笑, 流云彩霞,温柔缱绻,在这个沙漠的世界通通不存在。只有眼前我进不去的城门和我周围的猪,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归来的将军。

    我侧卧在地,隐隐听到几声马蹄踏地的声音。

    我似乎看到了将军,但又似乎不是他。我只是觉得像。他穿着将军的盔甲,手里紧紧攥着将军的宝刀,这样的形象在我脑海中已浮现一千次、一万次,但真正走到我面前, 我心中生出一股陌生感。但他毕竟还是将军, 我只好还是叫他王将军了。

    他终于见了我。下马,冲我笑笑,盔甲包裹着他,只能看见眼窝黑洞洞的一片。我也冲他笑笑,尽管这笑声听起来有些瘆人。他挎着我的手,与我一起入城。

    城门大开,我随他进了城去。城里静悄悄, 完全看不出战火的痕迹。沿着路一直走,就是泽城的衙门了。突然,脖子隐隐有股刺痛感。

    王将军缓缓摘下头盔,原来他已把刀抵住我的脖子。他是王将军吗?他是的,当然是无可辩驳的王将军,似乎在对我若有若无地笑。

    他抵着我的头,将我逼出城门之外,却命令手下把猪赶进城里。城门“轰”的一声关上,他口中,慢慢渗出一句话:

    “你已经把猪送到了泽城,那么你的使命也已经完成。可你,却对行军没有作用。你救过我的命,但我却是不懂感恩的暴戾之徒,就让我的刀终结这里的一切等待与恩怨。”

    说罢,他臂肘运了运力,向前一推。我知道,死亡与黑暗将笼罩黑洞洞的眼窝。就在我要倒在黄沙上时,天际的边缘升起一缕炊烟,可我却无缘享受炊烟下的佳肴。远处的沙丘逼近血色的太阳,那是黑夜降临的前兆。我倒在屹立千年的泽城前,血色残阳带来最后一抹眼里的黑暗。


发表于《参花》2020年,10期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奇特的面试 下一篇声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