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走出梦境
2021-01-20 11:58:23 来源: 作者:向立成 【 】 浏览:73次 评论:0
12.5K

    我看到扶贫对象杜平的名字,心里一怔。我脑子里立时涌现出十多年前的情景。

    那时,我在市文联的某文学杂志社当诗歌编辑。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我办公室的门被一个留着长头发的男子敲开,来者衣着不整,目光呆滞,精神恍惚。看上去三十五六岁。他背着一个破旧的黑色皮袋子,提着一个塑料编织袋,那里面装着一只活鸡。

    他从破旧的黑色皮袋子里面拿出一打诗稿递给我。他是来投稿的。

    从与他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叫杜平,是个农民,却基本上不干农活,生活境况不好。写了十多年的诗了,他的梦想是成为诗人。不成为诗人他不结婚。他说,诗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全部。

    我展开他的诗稿看了起来。看了两三首,我就看不下去了。那些一行一行排列的句子,其实不是诗。见他痴迷的神态,我想给他发热的脑子泼盆冷水。

    于是,我对他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诗人。”我劝他不要做诗人梦。

    他执着地说:“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见他根本听不进耳,我不再说话。

    临走时,他要把他提的那只活鸡送给我,我推辞不要。他急了,他说他专程从两百公里外的农村捎来,难道还得捎回去?我想也是,便只好收下了那只活鸡,但我塞给了他三百块钱。

    半个月之后,我收到他的来信。信上说请我帮助他,帮他发诗。他说稿费就不用寄了,他不要稿费。他说有机会再给我捎鸡来。我没有帮他发诗。他的诗没有达到发表水平。即使达到发表水平,我也不会发,我想要他断了这份念想。我不希望他沉迷于不现实的梦想,一事无成。

    难道这个扶贫对象杜平,就是他?

    汽车下了高速之后,又在弯曲的傍山公路上爬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我要去的潮水村。

    村支书早已在村委会等候多时了。我一下车,村支书便领着我去杜平家。一路上,村支书给我介绍,杜平本不叫杜平,他因为爱写诗,崇拜唐代诗人杜甫,便把名字改成了杜平了。

    村支书接着说,他结婚时快四十岁了。他起初不想结婚,他说他不成诗人不结婚。后来村里一个女人的丈夫从山崖上摔死了,这女人愿意跟他,他们便结了婚。村支书又说,按说杜平是不应该贫穷的,两口子都只有五十一二岁,身体又好,就一个儿子,已经上小学了。根本不需要到外面去打工,只要种好自家的地,他就不会贫穷。

    可是,他偏偏做着诗人梦。

    远远地,村支书指着对面的一座低矮的瓦房对我说:“就这里。”

    我顺着村支书的指点看过去,这座房子低矮破烂,与旁边的两层小楼大相径庭。虽然我内心已经认定这两个杜平就是同一人,但我还是想快点见着杜平加以印证。

    远远地见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站在房子的前坪,好像在专程等着我们。村支书介绍说这是杜平的妻子。见村支书领着我来了,杜平妻子连忙搬凳让座。不见杜平,村支书说:“杜平呢?”

    “他刚还在家里,这会儿去哪了?”杜平妻子回道,便朝里屋喊:“杜平,杜平。”杜平还是不在。村支书说:“我昨天特地跟他说了的,告诉他今天扶贫干部要来。他上哪里去了呢?”

    我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便说:“没事,我们先聊聊。”

    从杜平妻子口里得知,她的前夫去世之后,经人介绍嫁给了杜平。没过多久,她就怀孕了。可杜平死活不肯要小孩。他说他不成为诗人不结婚,他违背了诺言结婚了,但坚决不能要小孩。杜平妻子苦苦相求,快四十岁的人了,再不生就晚了。杜平妻子说,生孩子的事你依了我,其他的事我都依你。

    面对妻子的犟劲儿,杜平不再言语。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

    可是,杜平并不因为有了孩子有所改变,他还是天天只管写诗,只想要成为诗人。家里家外的事全都落在妻子一个人身上。

    杜平把妻子卖茶叶得来的钱,拿出去交了诗歌创作函授班的学费,而且他报了十多家函授班。

    村子里的人有的到外面打工赚钱去了,有的在家里种黄桃,都发了财,家家户户都建了小洋楼。杜平不羡慕。他要成为诗人,成为诗人比什么都好。

    我大致对杜平家里的情况有所了解了,我陷入了沉思。其实杜平家里的脱贫并不难,只要杜平从梦中醒来。可是,怎么能让他从梦中醒来呢?

    我要村支书陪我到山间田野走走。我要去看看杜平家里的地。

    村支书领着我来到一块坡地。村支书指着眼前的坡地说:“这片全是杜平家的,足足有五亩。”

    顺着村支书的指点,我放眼望去,好大一块坡地。坡地并不高,斜斜地往上伸。看样子从来没有开垦过,杂草丛生,和周围形成鲜明的对比。周围都种了黄桃树,眼下正是冬季,黄桃树都落叶了。但想得出,一到春天,这一片黄桃树,一定会是生机勃勃,春意盎然。想象中,我仿佛看到了杜平家里的坡地上,也种满了黄桃树,黄桃树上挂满了黄桃。我想,这一棵棵黄桃树,这一个个黄桃,难道不是希望之所在吗?

    我想,扶贫从这里开始。我要把杜平家里这面荒芜了的坡地,开垦过来,种上黄桃树。把这面荒芜的坡地打造成流金淌银之地。村支书听了我的想法,表示非常支持。通过周密的计划和志愿者的招募,开荒复地终于轰轰烈烈地开工了。

    志愿者做了几面红旗,插在山坡上。红旗迎风招展,歌声嘹亮。杜平妻子整天忙于送水送茶,忙得不可开交。从她舒展的额头上,感觉到她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劳动,杂草乱生的荒地,神奇地变成了一层层梯圷展现在眼前。我站在坡地高处,正想着下一步挖眼栽黄桃树的事。突然,杜平出现在我的面前,他“扑通”一下跪在我的跟前,说:“老师,您受累了!”说完就哭了起来。

    我连忙把他扶起。十多年未曾见面,感觉他苍老了许多。我不失时机地开导他:“一切都会好的。你看,眼前的一切比诗美吧?!”

    杜平揩了揩眼泪,说:“这些天,我把几十年没想通的东西想通了,我该醒了。老师您讲得对,不会过生活的人不配做诗人梦。”

    我心里一热,杜平短时间能有这样的蜕变,是我没有想到的。他突然抢过我手中的锄头,对我说:“老师,您辛苦了!大家都辛苦了!剩下的活由我来干,我要用汗水来洗刷我的灵魂,我要让这里飘满果香,绽放幸福!”看着杜平的神态,我感觉到他真的走出了梦境。

    远处,有几只喜鹊在叫,仿佛也在为杜平的梦醒而高兴。


发表于《参花》2021年1期

想看更多小小说,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折耳根 下一篇南山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