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景区奇事
2021-09-09 14:35:54 来源: 作者:王其康 【 】 浏览:88次 评论:0
12.5K

    大暑天的中午,在公厕管理室内,王阿妹懒得动,睡在躺椅上,吹着电风扇,眯眼打着盹,小黄狗伏在身旁,伸长了舌头,呼哧呼哧喘着气。这座公共厕所,位于江海市风景区,四周郁郁葱葱,平时人少安静,这大热天的,更不见人影。

    “快点,买一包纸巾。”随着一阵噔噔噔的高跟鞋声,一位女客急匆匆走进来。王阿妹睁开眼,见她三十多岁,较时尚,撑着精致的太阳伞,显得很着急。女客买了纸巾,一溜小跑进了女厕所。

    王阿妹看钟表已是十一点,快下班了。小黄狗摇着尾巴,舔舔她的脚背。“小东西,怎么又要喝水了。”王阿妹嘟囔着起身,拿着盆子,出门去洗手处盛水,正转身时,隐约听到了“救救我”的声音,小黄狗汪汪汪地叫着,干扰她不能确定声音来自何方。

    王阿妹原来是乡村卫生室医生,一条腿残疾的儿子,刚考进江海大学医学院,她来陪读,就近找到公厕管理这么一份工作。

    “救救我。”这次王阿妹听清了,声音来自女厕所,凭着医生的职业敏感,她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您在哪儿?”王阿妹问。

    “在这儿。”厕所门关着,人在里面。

    “打开门,我来帮您。”王阿妹口气坚定。门打开,王阿妹着实吓了一跳。女客大汗淋漓,倒在地上,汗水将妆容变成了花脸。

    “哪儿不舒服?”王阿妹边问,边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全是汗。

    搭了搭她的脉搏,是正常跳动。“问题不太大”,这是王阿妹的第一反应。

    “哪儿不舒服?”王阿妹再问一遍。

    “我想大便,又没有。蹲久了,站起来头晕,就摔倒了。”

    “噢,像是体位性眩晕。”王阿妹脑中闪过又一个念头。于是,帮她整理好衣裤,扶她走出来。“我要吐。”客人吐了王阿妹一身。

    “没事啊,吐出来眩晕就会好些的。”王阿妹安慰客人,始终在注意观察。客人面色难看,汗流不止,脉搏变得细而快;外面温度三十几度,又在室外活动过。她将这些原因联系在一起,“像中暑”,她产生了第三个想法。王阿妹扶客人走进管理室,让她躺在睡椅上,喝了一大杯自备的防暑藿香茶,前额抹了清凉油,又将电风扇开成大档对着她吹,还用干净毛巾浸了冷水,帮客人擦拭。

    “感觉好些了吗?”王阿妹问。

    “好些了。”客人的头无力地靠在躺椅上。

    儿子打来电话:“姆妈,中饭烧好了,回来吃吧。”儿子放暑假,帮姆妈干了许多家务。王阿妹回道:“现在不行,有客人中暑了。”说完挂了电话。

    接电话仅几分钟,王阿妹看客人身体有些颤抖,问道:“现在是哪儿不舒服?”

    “冷。”客人直打哆嗦。王阿妹发现客人面色更加苍白,变得更加虚弱,是中暑了吗?她迅速反问自己。再次搭了客人的脉搏,细数是每分钟一百四十五次,这是循环系统衰弱的表现。王阿妹有些紧张了。“不像中暑”,她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王阿妹再问客人:“上厕所大便了吗?”

    “肚子疼,但没有大便。”客人回道。

    “肚子哪儿疼?”王阿妹追问。

    “这儿。”客人指指小腹部。

    王阿妹脑子飞快地转着:“小腹”这有肠道、膀胱,客人无这方面症状。那只剩下一种可能,是妇科病。

    王阿妹急问:“月经正常吗?”

    客人闭眼摇摇头。

    王阿妹不解,又急问:“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大姨妈没来。”

    王阿妹意识到出大事了,赶紧追问:“过了多少天没来?”客人用手指比画,是十五天。

    “宫外孕”,王阿妹脑中迅速蹦出这三个字,不觉浑身一抖。“想大便,小腹痛,流虚汗,脉搏快,停经史,这些症状全对上了。”

    她这次肯定了诊断。明确了诊断后,王阿妹内心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像置身于“乡村卫生室”一样,此刻她就是医生,必须尽力救人。

    于是立刻呼叫了120,提示病人疑是“宫外孕大出血”,已经是休克状态,让救护车加速开来。随后,她麻利地采取了几条专业措施:先让病人的头和脚抬高呈“V”字形,促进回心血量;让电风扇转向,不再直接吹向客人;又从柜子里找来了几包喜糖,溶于温水中让客人喝下,补充糖分。

    客人面如土色,昏昏欲睡,王阿妹不停地与她说话:“不要睡,醒醒。”人的精神作用,也是创造奇迹的一个重要因素。此时睡去,也许再也不会醒来。

    客人半睁开眼,抓着王阿妺,恐惧地问:“我会死吗?”

    “不会!你不要睡,就没事,相信我。”王阿妹用力握住客人的手。

    客人眼角有泪流下,又要睡了。

    “不要睡,你老公在等你。”

    听说老公,客人睁开了眼,有气无力地问:“他在哪里?”

    王阿妹趁机与她聊天:“你老公马上就到,他让你加油,挺住,他说很爱你。”客人吃力地点点头,睁开了眼,眼中泛了光,有对王阿妹的信任,也有对活下去的渴望。她握着王阿妹的手,吃力地点了点头。

    这暑天说变就变,刚才是烈日当头,此时却是乌云密布,雷雨交加。120 救护车在滂沱大雨中呼啸而至。两位救护员检查后,确诊病人是宫外孕,而且出血量估计不小,血压只有73/40 毫米汞柱,立即做了抗休克处理。

    大雨中,王阿妹撑着那把精致的伞,为病人挡雨,将她送上了车。望着远去的救护车,王阿妹长吁一口气。缓过神后,又拿起了拖把,冲洗厕所。

    若干天后的一个中午,天仍旧那么热,景区仍旧那么安静。一部林肯轿车停在了路边,下来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士,径直走到公厕管理室,客气地对王阿妹说:“您是我夫人的救命恩人,邀请您到我的公司上班。”

    王阿妹憨笑地回答道:“这儿离我家近,谢谢您的好意。”小黄狗摇摇尾巴,舔了舔王阿妹的脚背。


发表于《参花》2021年,9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拍蝇记 下一篇弟弟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