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拂晓的心事
2022-07-22 14:27:00 来源: 作者:文一 【 】 浏览:91次 评论:0
12.5K

    一位身材瘦削的青年男子,怀抱着用雨衣捆绑好的包裹,冒着倾盆大雨从镇上往村里赶,他要尽快地将这些新买的课本送到学校去,学生们正盼着呢。一连串的响雷过后雨下得更加猛烈,他心急如焚地爬上一座山,似乎已经看到了那风雨肆虐中的小学校。突然闪电像一条巨龙直劈下来,他的身体摇晃一下,一个趔趄滑下山去:

    “晓晓……”

    他凄厉的喊声在疾风暴雨中的山谷回荡着。

    两天后,他被村民找到时已经停止了呼吸,身下压着包裹完好的书本。

    1972年7月7日凌晨,拂晓在爸爸去世一个月后降临了。她出生时只有三斤重,蜷缩在护士的臂弯里,闭着眼睛,就像一只小白鼠,粉嫩嫩的可爱极了。刚刚还在产床上撕心裂肺喊叫的女子,此时也安静下来,看着护士递过来的“粉团”,俊俏的脸上满是泪水:

    “晓晓……”她轻声呼唤着,“晓晓”是她和丈夫送给未出世孩子的爱称。女婴听到在母体中已经熟悉的声音,有些不安地动了动,皱紧小眉头嘤咛几声,像是在回应妈妈的呼唤。

    拂晓五个月大时被诊断为视觉障碍。妈妈生怕不小心把她摔了碰了,便用一个背篓背着她去学校讲课。她们要爬过一座山才能到山脚下四面透风的教室。妈妈常对背上的她说:

    “晓晓,现在听我给哥哥姐姐们讲故事。”

    于是拂晓就在背篓里听到了冰心奶奶的小桔灯,认识了卖火柴的小女孩,记住了神笔马良……每当有学生回答不出老师的提问时,她就很着急:“妈妈,我能回答!”但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可怜的拂晓整日生活在黑暗中,除了相依为命的妈妈,她对一切事物都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她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不敢接触外面的人和事。随着拂晓慢慢长大,再不能呆在背篓里,妈妈只好请隔壁的阿婆抽时间来家里照看一下她的晓晓。

     每天中午,阿婆过来给拂晓送一些吃的,看着仍然发不出声音的她吃过饭,扶她到炕上,然后重重地长叹一声:

    “晓晓,你先睡一会,等阿婆忙完了再来陪你。”看到她懂事地点了头,阿婆才放心地关好房门离去。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在拂晓那张清秀白皙的脸上,她知道再有几个小时妈妈就从学校回来了。她喜欢在夜晚时分依偎在妈妈怀里听她讲:从这里翻过几座大山就是平原了,那边有一座美丽的海滨小城,你的外公、外婆和小姨就住在那里。于是拂晓开始有了一丝丝牵绊,她急切地想快些长大,和妈妈一起回到那座有亲人的城市。

    若干年之后,拂晓已经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今天的她心情很不平静,坐立不安。

    “晓晓,吃饭啦!”一声亲切的召唤把她从那飞远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等急了吧晓晓?高考一结束我就回来陪你了。”拂晓听到这个声音马上开心起来,她顺从地让这个叫山娃的大男孩牵着手坐在饭桌前,一边摸索着吃着,一边竖起大拇指。山娃看到后高兴了:

    “这个野菜团子是阿婆过去教我做的,以后我会像阿婆那样好好地对待你。”

    拂晓羞涩地点点头,脸颊泛起一团红晕。山娃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越来越漂亮的盲眼姑娘,从内心深处涌起几分怜爱之情。

    院内,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地面。拂晓在山娃的牵引下来到凉棚,安逸地坐在竹椅上想心事。

    几年前,妈妈去学校途中为救一个遇险的学生,不慎从山上滚下去,再也没有醒过来。当人们将妈妈埋葬在山脚下时,她神情恍惚地跪倒在坟包前,张着嘴“啊……啊……”地却发不出声音。她痛苦地摇着头猛地向前冲去,被一旁的阿婆紧紧地拽住:

    “好孩子,给你爸妈磕几个头,然后和阿婆一起回家。”拂晓任阿婆按着她的头磕下去,她的泪止不住地流淌着,凄楚而又无助。阿婆将她拉进怀里,嘶哑的嗓音不停地安慰着:

    “晓晓,你爸妈都是为了我们山里娃献出的生命,以后我们全村人都会照顾你的。你要好好生活,不要让你爸妈放心不下……”

    凛冽的寒风吹过,扬起阵阵黄沙,她似乎听见妈妈的声音:“晓晓啊,妈妈去找爸爸了。你要记住,翻过这几座山,就是一片海,海那边的城市里有外公外婆和小姨,他们在等着我们回家……”

    不久,阿婆在她那长长地叹息声中卧床不起。山娃上完初中,还想继续求学,朴实的山民们一起凑齐学费,送他去了县城读高中。临走时山娃对拂晓说:

    “晓晓,等我以后当了医生,一定把你的眼睛治好,给咱山里人治病!”

    山娃从来不像其他顽皮的孩子一样喊她“瞎女子”,而是称她为“晓晓”,她喜欢听他这样称呼她。

    三年中,山娃在县城一边读书一边干零活挣学费。期间,他只回来过两次。第一次是探望久病卧床的阿婆,顺便给拂晓带来了一个小收音机。第二次回来,是在阿婆寿终正寝时,那也是一个盛夏。送走阿婆后,看着孤零零的拂晓,忍不住说:

    “晓晓,你和我一起下山吧。”

    拂晓涨红着脸连连摇头,山娃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等我以后有本事了一定带你出去。”她这才甜甜地笑了。

    山娃回学校之前特意在院子里搭了这个凉棚,亲手做了一把竹椅。拂晓经常坐在这里听新闻,从此知道了山外发生的所有大事小情。这个凉棚成了她心灵的港湾,不论什么天气,只要走进来,那缕缕的幸福感就会在她身边弥漫开来……

    “晓晓,如果我被大学录取了,你和我一起去城里吧,我可以一边上学一边打工挣钱,还可以照顾你,还……还能每天看见你。”山娃的声音从高到低越来越小。

    拂晓的思绪一下子从过去回到了现实。她没有回应山娃的话,静静地坐了一会,然后慢慢起身,摸索到一旁的盲杖,一步步踱回屋里不肯再出来。那盲杖敲击地面发出的沉重的声音深深地刺痛着山娃的心……

    山娃接到S市录取通知书时已经快到开学的日子了。那一天,拂晓半躺在竹椅上假寐,耳朵却一直听着隔壁热闹的祝贺声:

    “娃子,进了大学好好学!”

    “你到了大城市可不能忘了我们啊!”

    “是呀,是呀,回来后娶咱们拂晓当媳妇,哈哈哈……”

    拂晓听着大家兴奋地说笑,忍不住流下眼泪。她在心里默念着:“山娃,我相信你一定是最好的医生,将来……你还会找到一个漂亮的大眼睛姑娘当媳妇,再生一对可爱的小宝宝,我会永远祝福你的。”想到这里,拂晓的心抽搐一下,但恬静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微笑……

    山娃临走的时候来看过拂晓。他看到她半躺在竹椅上睡得正香,那个小小的收音机被她紧紧地抱在胸前,纯净的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他慢慢走过去,出神地看着她的脸,终于他鼓起勇气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拂晓在梦中动了动,他慌忙站起来,转身跑出了院子。

    拂晓慢慢睁开了眼睛。她刚才并没有睡着,山娃轻吻她的时候,她按捺不住地想伸出手臂紧紧抱住他。“ 山娃,我会等你回来!”但是,她没有。山娃那压抑不住的哽咽和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让她心痛欲碎。

    山娃似乎听到了拂晓心底的呐喊。他含着泪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这个贫瘠、闭塞又让他无比牵挂的小山村。他走得很坚定,越走越快,越走越急。他要去学习更多的文化知识,练就高超的医术。

    “晓晓,等着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眼睛!”

    山娃走了。拂晓又将自己封闭起来,那凉棚和随手不离的收音机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时间又过去了若干年。如今的拂晓已经是县城小有名气的按摩师了。

    当年,山娃去S市上大学不久,山里来了一位知性优雅韵不凡的女士,像极了拂晓早年过世的妈妈。她就是拂晓的小姨年,刚刚高中毕业的拂晓妈妈为了爱情和理想,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跟随着拂晓的父亲来到大山里支教并因此和父母断了联系。小姨则留在家里边照顾父母边看书学习,经历了常人想象不到的风风雨雨终于打拼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正如拂晓妈妈从来没有忘记父母,没有忘记那个带给她浓浓乡愁的海滨城市一样,她的亲人也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她。当最初的怨恨和决绝终于烟消云散,当小姨终于打探到同胞姐姐的下落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

    小姨带拂晓离开山区之前,为了感谢乡亲们对外甥女的尽心照料,也是为了纪念长眠于此的姐姐和姐夫,出资重建了学校。就这样,拂晓带着小收音机,在山民们的祝福下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妈妈的故乡,从此,拂晓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勤奋聪颖的她很快在盲校学会了点穴位插银针,几年下来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善、家人的关爱,她渐渐开朗起来,竟然能开口与大家正常的交流了。小姨欣慰之余,为她投资开了一家盲人按摩理疗院。拂晓的按摩手法独特,拥有了很多回头客,室内挂满了“妙手回春”的锦旗,电视台也来采访她不平凡的经历和身残志坚的优秀品质……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使她满足,在心里,始终有一个无法言说的心事,让她郁郁寡欢。终于有一天,她对像妈妈一样爱她的小姨说:

    “……我想回到山里去,我忘不了那里的一切,我一定要为他们做点什么。”

    “孩子,你想好了?”

    “嗯!”

    “不后悔?”小姨追问。

    拂晓没有回答,只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小姨帮你完成这个心愿。”小姨慈爱地抚摸着这张酷似姐姐的脸,眼里涌出欣慰的泪水。

    于是,拂晓又回到了这个已经不再闭塞的山村。她在县城开了一间规模不是很大的“拂晓按摩室”。每月,小姨都会安排人开车送她到山里,义务为那些老弱病残者做按摩插银针调理身体……

    拂晓深爱这块逐渐发展起来、让她梦绕魂牵的土地。这里不但有爸爸和妈妈的足迹,还曾经有一个喊她“晓晓”的腼腆少年。她喜欢在闲暇时光,半躺在那把年代已久的竹椅上,捧着早已经被时代淘汰的收音机,听着音乐假寐。

    “晓晓,吃饭啦!”

    “晓晓,我回来给你治眼睛啦!”

    拂晓的耳畔仿佛响起了那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她美丽的脸庞立刻飞起一抹红霞……


(发表于《参花》2022年8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盐背佬儿写对联 下一篇磨坊,灰袄,父亲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