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素笔青春·小说·青涩音符
2018-10-09 14:03:43 来源: 作者:赵肖涵 【 】 浏览:19次 评论:0
12.5K

    李令仪最近碰到了点烦心事。

    相信每个班级中都有这样的人:相貌平平、成绩平平、人缘平平。李令仪就是这样的人,在班里普通到几乎透明,一袭厚厚的刘海儿长年盖过眼睛,没担任过班级干部,也从不逃课打架、早退迟到。她觉得自己当“透明人”的日子简直是美哉。这样的人,按理说应该最不喜欢出头的。但李令仪要做了,做的还是在全校人面前出风头的“大事”。

    “那个二货林千倬,怕不是脑子进水了!”李令仪手里拿着下个月班级参加学校跨年联欢会人员的名单,看着上面自己的名字,恨得牙根痒痒。

    事情发生在昨天下午的班会上。班长林千倬坐在班主任的座位上,一只手拿着跨年晚会的报名表,另一只手轻轻搭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敲打着桌面。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两道英气的剑眉下竟是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温柔的眼神,让人想一头扎进他眼中的湖泊,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可偏偏是生了这样一副好样貌的人儿,性格却奇怪得很。成绩样样出色,每次考试都是榜上有名。但说他是个好学生,他却还和那些差生打得火热,每次打架闯祸几乎都有他,让老师和父母头疼不已。每当要严厉地批评他时,那一张好似抹了蜜的小嘴,一张一合,又将人哄得明明白白,再生不起他的气来。

    “现在大家来一起商量这次参加跨年联欢会的人选吧。”这磁性低沉的声音不大,但同学们却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吵闹。“每个班必须出一个节目,两个人参加。同学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或者,有谁想毛遂自荐?”林千倬微笑地看着大家。李令仪觉得接下来发生的事怎么也不能跟她扯上关系,默默地从书桌里抽出没绣完的十字绣,开始穿针引线。林千倬一下就注意到了人群中开始绣花的李令仪,一个粉笔“咻”地丢了过去,正中李令仪的头顶。“这次咱们班表演节目就定三重奏,我和秦月月演奏钢琴和小提琴,李令仪,你演奏大提琴。

    李令仪正一边弹着头顶上的粉笔灰,一边怒目注视着讲台上的罪魁祸首。听到林千倬的话,脑袋“嗡”的一声,手一下子不听使唤,将针扎在了自己的手指上。下面的同学们一时间也愣住了,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李令仪。


    “令仪,没想到你竟然会拉大提琴!平时那么低调,大家都没看出来,你竟然还会这种才艺!“是啊李令仪,你可真厉害,闷头干大事呀!班里这群叽叽喳喳的女同学一放学就围住了李令仪,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开启新一轮的八卦话题。李令仪心里堵得慌,说不出来什么,逃地似的跑出了学校。李令仪想破了头,也没想到为什么林千倬的“魔爪”会伸向自己。而且,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会拉大提琴的呢?别看李令仪平时低调,却是个实打实的才女。父母都是高知分子,常年在国外工作,李令仪也是在小学五年级才回到国内念书。人生中唯一的爱好就是大提琴了,因为性格太散漫,对学习完全提不起兴趣,从小因为不认真上课不知被父母教训了多少次。至于人际交往,更是懒得经营。在学校,每天穿着宽大的校服,厚厚的刘海儿挡住精致的眉眼。李令仪的梦想就是励志做一条咸鱼,活在自己有趣的小世界中。这次林千倬的突袭,打得李令仪措手不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千倬什么时候跟那个李令仪这么熟了?”秦月月将手里的钢笔狠狠摔在了地上,“平时在班里闷葫芦一个,没想到哇。”作为班里的文艺委员,秦月月是个闪闪发亮的女孩。长相和气质都是同龄女孩中出类拔萃的,也是老师的宠儿。而她喜欢林千倬也是全校同学都知道的事。郎才女貌的故事,大家都喜闻乐见。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林千倬对女同学从来都没表现出青春期的悸动,情书收了一沓沓,礼物堆了一书桌,他从来都没打开看过。只是一古脑的堆在储物柜里,一封封写满爱意的信,堆在角落,积满灰尘。

    秦月月借着处理班级事务的由头,与林千倬走得很近,似乎大家都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是迟早的事。可是只有秦月月自己知道,林千倬根本对自己没意思。但林千倬似乎对所有女生都保持一样态度,只对自己能够多说几句话,所以,自己对于他来说,是不是个特别的人呢?她就这样抱着一丝希望,等着林千倬。可是,今天这件事,完全打碎了秦月月的幻想。她对于这个突然被林千倬点名的女生产生了一万分的敌意。毕竟,谁又会喜欢自己的暗恋对象关注他在意的女生呢?让秦月月很疑惑的是,林千倬到底为什么关注这个李令仪。


    林千倬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今天李令仪看着自己那惊讶的眼神。隔着她额头上厚厚的刘海儿,林千倬也能看到她那双小鹿般灵动的双眼,一眨一眨地荡漾着水波。今天的事可不是突发奇想,早在五年前,林千倬就已经认识李令仪了。

    五年前,刚刚回国的李令仪就住在林千倬家对面的那条街。林千倬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午后,他在窗前,看到楼下的那个小女孩,穿着一身纯白色的小洋装,脚下是一双白色的松糕皮鞋,头上戴着一顶蕾丝洋帽,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明净清澈,灿若繁星。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面庞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可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从画里走出来的小美人。

    他看呆了。就这样,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还是孩子的李令仪悄悄地藏在了林千倬的梦从那天开始,林千倬就经常对着窗子外面发呆,总想着能再见这个女孩一面。直到一天傍晚,他躺在床上看书,忽然,一阵悠扬的琴声夹杂着徐徐清风轻轻送入了他的耳朵。那美妙的琴声似乎很远,遥不可及,又似乎很亲近,缭绕耳际。他闭上眼,感受着一串串灵动跳跃的音符轻轻滑过心田,快乐地舞动着。像着了魔一样,他跑到窗前,看到了对面花园里,那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少女。少女坐在一把很高的椅子上,怀中抱着一把大提琴,称着她的身材更加娇小。手中拿着弓,正缓缓拉动。悠扬的琴声随着她手指的动作柔泻而出,如缓缓萦回的溪流。又如梦境中朦胧的轻纱。“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的侧脸,但她的光却照进了我的心里。”林千倬这样想。从此,他就经常趴在窗口等到傍晚,等那个女孩的琴声响起。就这样,三个月过去了。突然有一天,琴声不再响起。少女搬走了。

    林千倬总是能在午后想起那悠扬的琴声,那娇小美丽的少女。她的身影似乎一直在他的心里。即使五年过去了,高一开学的那一天,虽然她的刘海儿遮住了大半张脸,校服掩盖了姣好的身材,可林千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个在傍晚花园里拉着大提琴的少女。“李令仪……”林千倬默默地在心里念着名单上的名字,记在了心里。


    学校的琴房里,秦月月一脸敌意,看着李令仪那眼神,似乎想把她生吞活剥了吃到肚子里,李令仪则是很无奈。“你跟千倬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很熟吗?”秦月月瞪着李令仪问道。“我跟他开学这么久都没说上过一句话,谁跟他很熟啊?”李令仪不耐烦地回答,谁都知道秦月月心里那点破事,对于这种给自己胡乱树立假想敌的傻子,她是很瞧不起的。“你撒谎!他……”秦月月的话还没说完,林千倬就推门进来了。“你们聊什么呢?看起来挺热闹啊。”林千倬笑呵呵地看着李令仪。李令仪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秦月月,没说话。秦月月看到林千倬进来,立即拿起了小提琴,做出一副认真练习的样子。林千倬说:“那咱们就快开始排练吧。

    三人拿起了手中的乐器开始排练。虽然气氛很微妙,但是三人都是经过专业的音乐指导和学习的,很快便进入了排练状态。秦月月暗暗吃惊,没想到李令仪的大提琴拉得如此好,这谱子仅仅试着拉了两遍,第三遍便已经有些行云流水的意味了。她咬咬牙,也加快了拉琴的速度,不想落后于李令仪分毫。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人的合奏已经十分流畅。林千倬看了看表,对她俩说:“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已经很晚了。”扭过头又告诉秦月月:“你先回家吧,我跟李令仪还有点事要商量。”“什么事不能让我听?我也是班级的干部,我也有权……”“是私事。”林千倬冷漠地看了一眼秦月月,只说了三个字。秦月月咬着嘴唇,看了一眼林千倬,眼神充满了伤心和埋怨,拎起书包走出了琴房。

    秦月月一出门,林千倬就飞快地转过身将靠在墙边发呆的李令仪圈在了臂弯下,吓得李令仪不小心将后脑勺磕到了身后的墙上,疼得直呲牙。林千倬迅速用手护住了李令仪的后脑勺,关切地问她:“头怎么样?用不用去医务室?”李令仪回过神来,用力地推开了林千倬:

   “你干嘛呀!你有病吧!”脸却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林千倬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一道好看的月牙。李令仪揉了揉后脑勺,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林千倬,“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拉大提琴的?又为什么把我拉出来参加晚会?是想搞什么奇怪的恶作剧吧?林千倬认真地看着李令仪。看着这个拉琴的女孩与自己对视,看着那双藏在刘海儿下明亮的眼睛,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拨开了李令仪的刘海儿。

    “啪”的一声,李令仪飞快打落了他的手,拎起书包,向大门外跑去。林千倬看着她害羞逃走的样子,在琴房里笑得合不拢嘴。秦月月站在琴房的窗户面前,一动不动,谁也没注意到她。


    之后的排练,秦月月出奇地安静,看着林千倬每次捉弄李令仪也没什么反应。倒是林千倬,越来越粘着李令仪了。不是对她问东问西,就是开她的玩笑戏弄她,这让李令仪非常头疼,她气着气着,却有些习惯了。偶尔还能对林千倬的恶作剧进行反击。两个人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打闹中变得渐渐熟悉。

    排练结束,林千倬总是要粘着李令仪一起回家,明明两个人的家南辕北辙。李令仪开始还很警惕,生怕这位大哥脑袋进水,对自己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后来发现,他只是将自己送到街角的路口,看着她走进楼里,才转身离去。李令仪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对自己有意思?想到这儿,她的脸又有些发烫,脑海里浮现出了林千倬那张帅气的脸。不不不,她甩了甩头,将脑海中浮现的那些画面甩出去,觉得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还有,他究竟是怎么知道自己会拉大提琴的呢?  

    跨年晚会的前一天,老师让所有同学认真地打扫一遍教室,以迎接第二天的新年。李令仪被分配去擦拭教室里最高的两扇玻璃。本来恐高的她想找卫生委员调换个别的活,可卫生委员和秦月月的关系好得很,根本没理她。李令仪只能自己搬张桌子,再摞个凳子,默默地站在了上面,开始擦玻璃。

    透过玻璃窗,能清晰地看到教学楼外面的场景。李令仪深深吸了口气,打开窗户,准备擦拭另一面的玻璃。“你到底和千倬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喜欢他?”冷不丁地从耳边响起这样一句阴森森的话,吓得李令仪差点从凳子上滑下去,她急忙把住窗户,瞪着下面那个吓她一跳的人。没错,跟她说话的人正是秦月月。秦月月的眉眼有些狰狞,说话的音调也高了起来。“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喜欢千倬,你是不是想要抢走他!”李令仪呵呵一笑,对她说:“只有你才会把他当宝,我根本对他没兴趣,你不要再发疯了好吗?我什么都不知道,要问你就去问林千倬好了。说完,就转过身子继续擦窗户。不过李令仪马上觉得有点不对劲,想回头看看秦月月还在不在,没想到回头的一瞬间,两只手突然出现,拽偏了李令仪脚下的凳子!李令仪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后仰去,她看到的最后的场景,是秦月月那双修长柔美的手,死死地把着凳子的两条腿……

    “你凭什么跟我抢?”


    李令仪再清醒的时候,眼睛里映入的就是一片纯白,还有鼻腔里涌入的消毒水的味道。她浑身酸痛,左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紧接着,看到的就是身边林千倬和老师关切的目光。林千倬焦急地看着李令仪:“不要乱动,你的腿骨折了,医生刚为你打完石膏。

    现在感觉怎么样?”李令仪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突然从楼上掉下去了?幸好是二楼,不然老师要怎么和你的父母交代。”班主任对李令仪说,语气中充满了关心和急切。李令仪心头一暖,正想开口说话,门“砰”地一下被撞开了,紧接着秦月月飞快地跑进来,爬到李令仪的床边,抓着李令仪的手,着急地问李令仪:“令仪你怎么样?还痛不痛了?都是我不好,没能马上就拉住你,害得你骨折,我……”说着说着,秦月月开始啜泣。老师拍了拍秦月月的后背,跟李令仪说:“是秦月月第一时间发现你掉下楼的,并叫了人来把你送到医院。你真应该好好谢谢月月。

    李令仪心头浮现出了三个大大的问号,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明明是她拽了凳子害我站不稳掉下二楼,现在摇身一变又变成我的救命恩人,而且我还要好好“谢谢她”?“对不起李令仪,你要怪就怪我好了,我知道你受伤了很难过,不过你放心,你受伤的这几天我会每天来医院为你补课,让你不落下学习!”秦月月认真地说道。李令仪知道,现在自己只要稍微表现出对林月月的一点不满,都会引起老师和林千倬的反感。李令仪深深地吸了口气,微笑着对林月月一字一句地说:“我这个人一向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的。”秦月月脸上的微笑有些发僵。老师 “好了,我们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再来看你,你好好养着,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的。

    病房里只剩下了李令仪和林千倬两个人。李令仪认真地看着林千倬说:“如果我说是秦月月推我我才掉下去的,你信吗?林千倬愣了一下,皱着眉头回答道:“可能是你看错了,秦月月确实是在你掉下楼的现场,没错,可是她当时确实很着急地叫人来着,而且她也不是那样的人哪。”“她着急是因为怕我摔死了她成为杀人犯!她之所以这么做是把我当成了假想情敌!林千倬你怎么像脑子进水了一样!”李令仪在心里大声地喊着。她多想跟林千倬诉苦,述说秦月月的狠毒,说说她倒打一耙的虚伪,也说说自己的疼痛和委屈。千言万语在嘴边,却只化成了一句:“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林千倬愣愣地站在那,细长的桃花眼紧紧盯着李令仪,“令仪,我……”“我有点累,想休息一会。”李令仪打断了他的话,转过身子背对着他,眼睛盯着床头上放着的百合花。林千倬默默地在床边站了一会,转身走出了病房。

    李令仪觉得,自己现在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她身心俱疲。她真的还想做回那个安静、悠闲的自己。她拿出手机,打给了远在大洋彼岸的妈妈。转眼十多天过去了,到了跨年晚会的那一天。秦月月一脸得意地在后台指挥同学们布置现场。看着穿着礼服,默默坐在一旁的林千倬。今天的他格外迷人。乌黑柔顺的短发,两道斜飞的英挺剑眉,那一双细长的桃花眼似乎会说话,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着淡淡粉红色的薄唇;一身纯黑色的西式西服,袖口别上银色的袖扣,与白色衬衣领相呼应,深蓝色的领带画龙点睛,点亮了整身搭配,优雅的绅士气质显露无遗。秦月月心中充满了期待,“这是一场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演出!

    当舞台的灯光层层点亮,秦月月挽着林千倬的胳膊,一步步地走向舞台,激动的面色潮红,她对林千倬说:“千倬,只有我才配站在你的身边,你知道吗?”林千倬一惊,微微皱眉,来不及想到什么,两人已走到了舞台中央。当秦月月看清那个已经坐在舞台上的女子时,心都凉透了。礼堂也突然安静下来,隐隐约约有屏息继而抽气的声音,人群一阵小的骚动,台下的同学开始窃窃私语。抬眼望去,舞台中央坐着一位穿着白色礼服的妙龄少女,怀中抱着大提琴,挽着高髻,神情端庄;精致的五官如粉雕玉琢,如洋娃娃般的长睫毛微微翘起,小巧秀气的俏鼻,两片薄薄的唇,白皙而娇嫩的肌肤配上瓜子般的脸颊,恰好地衬着这精致完美的五官;剪裁得体的白色长裙勾勒出她完美身材的曲线,胸前别出心裁地做成蝴蝶结形状,和脖子上的蝴蝶型项链相映成趣;裙摆上镶满水钻,映着灯光,使得她整个人如同女神一样高贵典雅、神圣而不可侵犯。

    “天呐,她还是我们班那个李令仪吗?”坐在台上的女生正是李令仪。礼服下的小腿上还绑着简易的石膏。她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舞台上,半低着头,轻轻抚摸着手里的大提琴。林千倬痴痴地看着舞台上的少女,惊艳的目光无处隐藏,被秦月月看得一清二楚。秦月月大脑一片空白,被林千倬机械地拉到了舞台上,颤抖的手慢慢拿起了琴。林千倬坐在钢琴边,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旁边的李令仪,李令仪没有看他们,只是缓缓地拉

起了手中的大提琴。琴弦在舒缓低沉的倾诉着,酣畅的质感犹如那千帆过尽的江岸。那声音充满了色彩,低沉而绵长。

    林千倬即刻跟上节奏,手指在琴键上轻快地舞蹈,从低音滑到高音,绽开一路玫瑰色的风景;又从高音徐徐降落,像散落了一地珍珠,细碎却泛着光泽。两人的合奏配合得十分默契,似乎他们早就一起弹奏过千百遍。只有秦月月的小提琴频频出错,似乎心不在焉。一曲完毕,三人起身谢幕,李令仪也在林千倬的搀扶下起身鞠躬。台下,李令仪的母亲正在等着她。

    下台之后,李令仪回过头,对林千倬说:“我要走了。”

    林千倬心里一惊,“你要去哪儿?”

    “去美国,转学手续已经办完了。”林千倬傻了,他不顾身边人惊讶的眼神,拉住李令仪的手,嗓子发紧,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李令仪的母亲将拐杖递给她,李令仪将手从林千倬的手中抽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似乎有说不尽的情绪,有解脱、有忧伤、还有一丝眷恋。林千倬就这样看着她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在花园里拉大提琴的少女。



发表或购买/订阅《参花·青春文学》可咨询QQ2201137863或致电0431-81686158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素笔青春·小说·错位爱情 下一篇素笔青春·小说·橘子汽水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