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素笔青春·小说·错位爱情
2018-10-09 14:40:55 来源: 作者:葛星星 【 】 浏览:17次 评论:0
12.5K

    班上新来的转学生李笑笑,让安雅静的心很不安,她转学的第一天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就连嘉硕哥也对她另眼相看。可真正让安雅静不安的,却是李笑笑脖子上戴的项链。那只是一条普通的素银链子,点缀着几朵梅花,并不起眼,可安雅静一眼就认出那是妈妈小时候送给自己的梅花项链。那时候,安雅静的名字叫:苏梅。

    “阿梅,你脖子上的项链好漂亮啊,我们可以换着戴吗?”

    “当然可以。”苏梅将梅花项链摘下来,戴在了安雅熙小姐的脖子上,并把小姐递过来的镶钻项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安雅静猛然惊醒,自己怎么又想到了那时候的情景?已经过去十二年了,自己在安家的地位也越来越稳定,怎么会无缘无故又想起往事?

    在大家眼里,安雅静是安氏集团的大小姐,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哥哥,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唐嘉硕。唐嘉硕是唐门科技的接班人,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在公司历练,而是在未婚妻的学校当一名老师,就等着高考后与安雅静一起出国留学了。

但,这只是外人眼里“幸福”的安雅静而已,真实的情况只有她自己知道。

    六岁以前的苏梅,只是安家女佣徐慧如的女儿,从小就明白了什么是身份悬殊、高低贵贱。现在的安雅静是自己用了十二年的努力换来的荣耀头衔而已。虽然,现在她管安叔叔和太太叫爸爸妈妈,管安雅宏叫哥哥,就连自己从小仰望的嘉硕哥也成了所谓的“未婚夫”,可那又能怎样?他们真的爱自己吗?真的把自己当成女儿、妹妹、未婚妻吗?唐嘉硕之所以会来学校当老师,是因为小时候的安雅熙说过自己的愿望是当一名老师。在唐嘉硕的心里,一直都忘不掉那个安雅熙。

    “于露,你帮我查一下那个李笑笑的来历。”安雅静看着李笑笑安静的侧颜,她脖子上的梅花项链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光,刺痛着安雅静的心。

    不到一天,于露便查清楚了李笑笑的家庭背景。

    “雅静,她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父母都是农民。学校花了高额奖学金挖她过来,就是为了提升咱们学校重点大学的升学率。也不光她一个人,每个班几乎都进了转学生……”

    “有她家的地址吗?”于露后面说了什么,安雅静也没心思听。

    “有,都在这里。”

    安雅静接过于露递过来的档案袋,仔细地阅读着,越看心里越惊恐。文件里只有李笑笑上小学以后的信息,里面还有一张一家三口的合照,上面的李笑笑十岁左右,笑得很灿烂,那笑容很是熟悉;父亲一副地道老农的打扮;母亲也是农家妇人的打扮,可左脸上有好几道可怖的疤痕,辨别不出真实长相。

    “看来,我得去一趟了。”安雅静在心里默默地下定决心。

    周末,安雅静跟家里说自己要和于露去露营,第二天才回来,便一个人踏上了去李笑笑老家的火车……

    下了车,安雅静有些头疼。这种去小地方的火车自然没有豪华舱来的舒服,颠得她差点好几次感觉要晕过去。不过眼前绿水苍山的景色倒是让她宽心不少。沿着葱郁的白桦林小路走着,大山深处的那种空旷、静谧,以及隐约听见的潺潺流水声都让她感觉很舒服。按着导航,她很快便来到了李笑笑的老家——李家村。像安雅静这种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孩,自然很引人注目。此刻正是日落西山的光景,村民们也大多都吃了饭在自己家门口纳凉。因此,安雅静就像动物园里骄傲的孔雀,接受着所有人注视的目光。其实,她非常享受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小时候,那个只能仰望着安雅熙、安雅宏、唐嘉硕的小跟班苏梅,此刻也正被人仰望着,一种自豪又满足的感觉油然而生。

    找到李笑笑家很容易,这个村子从头走到尾也不过二十分钟,随便一问就能知道李大牛家。李笑笑是李家村李大牛家里飞出的金凤凰,村里人尽皆知。

    “请问,是李笑笑家吗?”安雅静站在院子门口问道。

    不一会儿,从正屋里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是啊,你找谁?”

    “哦,叔叔,我是李笑笑的同学,代表学校给笑笑送奖学金来了。”安雅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信封。

    “学校真是好啊,刚给了俺家不少钱,又派人来送钱。闺女,你快进屋歇一会儿,大叔给你倒碗水喝,走了不少山路吧。”一听是来送钱的,李大牛眉开眼笑地把安雅静请进屋里。

    “谢谢叔叔,阿姨在家吧?我跟阿姨打声招呼。”安雅静试探着问。

    “在啊,在啊,不过你阿姨这里有点伤,别吓着你。”李大牛用手指了指左脸。

    “没事,阿姨在哪个屋?我自己去吧,走了半天山路,我还真是渴了。”安雅静故意想支开李大牛。

    “就在那个屋里,你过去吧。”李大牛指了指西边一间屋子。

    “行!”安雅静看李大牛走远了,急忙快速走进那间屋子。刚一进屋,一股淡淡的梅花香便钻进鼻子。

    “大牛啊,进来吧,站在门口干什么?”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熟悉的声音顿时敲打着安雅静的心。她慢慢地走进里间,看见一个女人正在织毛衣,毛衣上织的,正是梅花图案。床头的桌子上有一个简陋的花瓶,插满了梅花,怪不得远远闻着就香气袭人。这场景好熟悉啊,记得小时候,妈妈也是经常在灯下给自己织毛衣,她喜欢梅花,便在女儿的物件上都秀满了梅花。

    “你是?”女人疑惑的声音打断了安雅静的回忆。

    “阿姨,您好,我是李笑笑的同学。”安雅静强压制着眼泪的冲动。

    “是笑笑的同学呀,快进来坐。”女人热情地招呼安雅静,“你叫什么名字?”

    “我……”安雅静顿了顿,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叫安雅静。”

    “安……雅静?”女人明显停下了手上的活计,“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呀?”看似有意无意地询问,更加深了安雅静的猜测。

    “您是徐慧如吗?”

    “什么?”女人惊讶地望着安雅静。还不等女人回答,她又继续说道,“我是安雅静,也是……苏梅。”

    “苏……梅,阿……梅?”听见“苏梅”这个名字后,女人的目光顿时温柔起来,眼眶里盈满泪水。

    是的,这个女人就是徐慧如,安雅静的亲生母亲,当年安家的女佣。

    那年,安雅熙和苏梅都是六岁。安家夫妇非常忙,大儿子安雅宏住在寄宿学校,一个月回来一次。照顾安雅熙小姐的责任自然落到了徐慧如身上。

    当然,带一个孩子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可两个孩子的生活却大不相同。安雅熙作为安家大小姐,一切都是最好的,就连安雅宏的同学唐嘉硕每次来家里玩也总是喜欢逗弄小雅熙。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总是跟在安雅熙身后的苏梅。

    安雅熙六岁生日那天,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一条纯金手工打造的镶钻项链。那耀眼的金色光芒和钻石点缀的奢华让小苏梅很是羡慕。徐慧如自然是瞧见了女儿眼里的渴望,但钻石项链她买不起,于是她托人打造了一条银链子,上面点缀着梅花,虽说没有雅熙小姐的那般贵重,可也足够苏梅高兴好一阵了。

    小小的人儿根本不懂得贵重的含义,也不明白什么身份高底。没想到,安雅熙不喜欢耀眼的钻石项链,倒是对苏梅的梅花项链爱不释手。两个女孩就趁着徐慧如带她们出来玩的时候,交换了项链,约好了回家前再换回来。

    可谁也没想到,发生了意外,两个女孩玩着玩着就到了一个山坡上,差点滚到山下。还好徐慧如眼疾手快拽住了两个孩子。突然,她脚下一滑,自己也失去了重心,就在即将倒下的一瞬间,爱女心切的徐慧如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苏梅扔了出去,自己抱着安雅熙滚落到了山下。

    安家人足足找了半年,也没有找到两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后来,安家收养了苏梅,改名安雅静。因为和唐家需要企业联姻,所以小小年纪就让安雅静和唐嘉硕定下了婚约。

    成为安家大小姐的安雅静拼了命讨好安家人,虽说大家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可在安雅静看来,总是缺少一种真正的关爱,尤其是哥哥安雅宏。自从安雅熙失踪,苏梅改名安雅静成为自己的妹妹之后,他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上了大学以后,更是一年才回来一次。

    “阿梅,我的女儿。”徐慧如将安雅静抱在怀里,整整十二年,她每天都在思念着女儿。虽说长在身边的安雅熙也很孝顺,可毕竟血肉至亲才是刻进骨子里的啊。那天,自己抱着雅熙小姐跌落山下,凭着本能,她把小姐紧紧抱在怀里,自己却被这一路的树枝、石头毁了容。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李家村了。是李大牛刚好路过,救了他们。李大牛也没什么钱,没有能力送他们去大医院,于是就把他们带回了李家村,小雅熙在撞击中头部受伤失忆了。徐慧如害怕安家人责怪,就将错就错,带着雅熙一起投奔了李大牛,也给雅熙小姐改了名字,叫李笑笑。

    安雅静看着痛哭流涕的徐慧如,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厌恶的情绪,虽说母女重逢是值得高兴的,可如果让安家人知道安雅熙还活着,那自己如今所拥有的一切不就都没了吗?不!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当年,带上安雅熙的钻石项链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也好像成为了万众瞩目,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千金小姐,可这一切都是暂时的,等一会回到安家,这条项链就不属于自己了。不知道为什么,一股邪恶的念头冒了出来:如果没有了安雅熙,这条项链就是自己的了。看着认真采花玩耍的安雅熙,好像被一股力量驱使着,她伸出了小手,推了一把。可就在那一刹那,雅熙小姐对自己的好都涌入脑海,她从未将自己当成女佣的女儿,甚至说服家人让自己和她一起上课,并学习礼仪、舞蹈、乐器,那些昂贵的学费自然都是安家出的。如果不与安雅熙比,那么普通人家的女儿当然也是与自己有天差地别的。想到这,她下意识地去拉安雅熙,可巨大的惯性让两人都失去了平衡……看着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的雅熙小姐和妈妈,她呆若木鸡,这个结果是当年幼小的她没有预料到的。

    这个城市昼夜温差大,寒夜的风肆意捶打着小女孩颤抖的身躯。等到安家人找到苏梅的时候,她已经被冻得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看着所有人都用急切的、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她撒谎了。她说是安雅熙小姐自己非要到危险的地方去玩,才不小心滚落山下的,妈妈为了救她,也掉了下去。没有人觉得六岁的小女孩会撒谎,太太还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着。

    半年后,安家人放弃了寻找,苏梅也正式成为安家的女儿,改名安雅静。

    安雅静半真实半谎言地告诉了徐慧如自己如今的生活,边说边看着母亲的脸色,徐慧如很是欣慰,女儿生活的好,自己也就没有遗憾了。可这个女人并不知道安雅静的心思。现在,自己安家大小姐的生活是否能继续,关键就在徐慧如身上,如果她非要母女相认,那自己就会又变成身份低贱的佣人的女儿。即便是她愿意帮着自己,可保不齐安家人得到消息像自己一样找上门。到时候,还是会真相大白。安雅静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股邪恶的念头又一次萌发出来。

    “妈,这里景色这么好?我们出去走走吧”安雅静亲热地拉着徐慧如的手。

    “好啊,别看这个村子小,但是景色很美的。”徐慧如自然不会错过与女儿亲近的机会。

    在走到一处山坡的时候,安雅静鬼使神差地将徐慧如引诱到了边缘地带,“妈,你看,这像不像当年的山坡啊,就是你和安雅熙掉落的那个?” 还没等徐慧如回答,她一伸手,用力推了一把。看着这个女人一声不吭地滚到了山坡下,她脑中闪过一丝犹疑,与母亲那些美好的回忆也一一闪过。正当安雅静想要下去查看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异响,立刻打消了她查看的念头,只得有些狼狈地逃跑了……

    坐上返程的火车后,安雅静的心很沉重。虽说刚刚去了李大牛家告辞,看样子,李大牛并没有发现徐慧如不在家。但只要又想起自己刚对母亲做的一切,安雅静还是惴惴不安。而且,她并有发现,火车上有一双凌厉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她。

    回到学校的第二天,安雅静突然收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上只有一句话:我知道你的秘密。顿时,安雅静方寸大乱,这究竟是谁给自己的?此后,连续一个月都有同样的信,不管安雅静怎么防、怎么暗中观察,都找不到蛛丝马迹。

    周末,安家人难得齐全,安叔叔请了唐家人来做客,唐嘉硕自然也来了。可他今天对安雅静的态度很奇怪,不是冷言冷语就是冷嘲热讽,平时即便是不与安雅静太过亲近,可也不至于这般。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唐叔叔也不止一次道歉,大家都帮着安雅静教训唐嘉硕,只有安雅宏没有吱一声。

    饭后,唐嘉硕约安雅静到花园里散步,她以为他是来向自己道歉的,可没想到刚一碰面,唐嘉硕毫不掩饰地说道:“这一个月,你不会做噩梦吗?”

    “你……说什么?”安雅静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原来是你!

    原来,李笑笑脖子上的梅花项链除了让安雅静内心不安外,还引起了唐嘉硕的注意。其实,当年的意外,第一个找到苏梅的是唐嘉硕,他一眼就看见了苏梅脖子上的钻石项链,心中已然有了疑惑。见到李笑笑的第一眼,他就看见了本来应该属于苏梅的项链,这条梅花项链是当年雅宏托自己找人做的,后来他知道是安家的徐阿姨给女儿苏梅的。随着与李笑笑的接触,唐嘉硕越来越肯定她很可能就是当年失踪的安雅熙。正当他搜集资料准备去李笑笑老家查询真相的时候,意外发现,安雅静也去了李笑笑的老家。本来他没多想,可就在他跟踪这对母女的时候,居然目睹了安雅静推倒徐慧如的一幕,顿时感觉心寒。还好,徐阿姨只是晕了过去,他及时拨打了120将徐阿姨送到了医院。足足一个月,徐阿姨才清醒过来。

    “你做这些,不就是害怕失去这荣华富贵的生活吗?可你知道吗,徐阿姨根本就没有打算与你母女相认,她甚至想自私地让雅熙再一次离开我们。你这样做,考虑过安叔叔他们的感受吗?考虑过雅宏的感受吗?”唐嘉硕压抑着声音质问道。

    “跟哥哥有什么关系?”安雅静有些疑惑。

    “哥哥?”唐嘉硕冷哼一声,“他是你哪门子哥哥?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肯回家吗?那是因为她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他才不想当你的哥哥呢!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根本配不上他!”

    “嘉硕,够了!”安雅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你走吧,我单独和雅静谈谈。”

坐在安家花园的秋千上,两人都沉默无语。

    “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人又搭了一座秋千吗?”安雅宏自顾自地说道,“每次,我看见你推着雅熙荡秋千,眼里都有羡慕和失落。所以,第二个秋千,是我专门给你搭的。”

    “哥哥……”安雅静有些哽咽。

    “雅静,你当了我十二年的妹妹,可是我没有一天是不痛苦的,看着自己从小就喜欢的女孩子突然成了自己的妹妹,你了解那种苦吗?你总觉得家里人不喜欢你,没有人关注你,只要是雅熙喜欢的你都喜欢,包括……嘉硕。可是,你知道你的背后还有一个默默关注你的我吗?我从不愿叫你的名字,也不与你亲近,因为在我心里,苏梅才是你。”

    “哥哥,对不起。”安雅静再也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你真的喜欢嘉硕吗?你问问你的心?”安雅宏正视着眼前这女孩的脸,一字一顿地问道。

    安雅静的心很乱,她内心知道,其实,自己对唐嘉硕的感情只是得不到的那种控制欲,反而是对不怎么回家的安雅宏很是牵挂。上了初中以后,她最开心、最期待的不正是看见每年才回家一次的哥哥吗?

    “你想不想跟徐阿姨母女相认?并且换一个身份?”安雅宏看着沉默不语的安雅静问道。

    “换一个身份?佣人的女儿吗?”安雅静哑然失笑,到头来,什么都是一场空。

    “不,是安家的儿媳妇。”

    安雅静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猛地抬起头,刚好撞上了安雅宏深情的目光……

    后来,在安雅宏和徐慧如的请求下,唐嘉硕没有告发安雅静。安雅静与徐慧如母女相认,改回了苏梅的名字。安雅宏怕苏梅心有芥蒂,不敢回学校,就立刻办理了出国的一切手续,带着苏梅离开了这里。

飞机上,看着安雅宏睡着后,苏梅打开了手里的信。

    阿梅,我祝福你和哥哥。其实,我十岁那年就恢复了记忆,但看着徐姨为我受伤的脸,我很过意不去,真的想用一生去孝顺她。我偷偷回去看望过你,看着你很幸福、很满足,我也放心了。转学到你们学校,事先我和徐姨都并不知情。如今,你是我未来的嫂子,是我真正的家人了,大学毕业一定要回来,可不要在国外呆着,爸爸妈妈、我都等着你们回来。还有,梅花项链还给你,那是当年哥哥特意为你设计的,物归原主。

 

雅熙

 

    一条梅花项链从信封里掉落出来,苏梅将项链仅仅抓在手里。幸好,没有错过。

 





发表或购买/订阅《参花·青春文学》可咨询QQ2201137863或致电0431-81686158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歌江湖·桃妖 下一篇素笔青春·小说·青涩音符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