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歌江湖·桃妖
2018-10-09 14:47:20 来源: 作者:张云逸 【 】 浏览:55次 评论:0
12.5K

    我叫秋水,是一名道士。

    山下的朱员外说自己家里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请师父降妖除魔。师父说我幼时拜师,三年学术,三年学符,三年学咒,三年学剑,教了这么年,吃了这么多白饭,也将及冠之年,是时候出师踏入江湖了。其实我严重怀疑,这老头是觉得,他终于可以多偷点懒,让我来当苦力了。然而师命难违,纵然心里不大情愿,也只好背着平时练习用的铁剑,施施然下山去了。

    杜牧有诗云: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三月的江南小镇正如这诗句,草长莺飞,粉墙黛瓦,青石楼台,小桥流水,大抵是美妙得很。只不过对于年复一年身处其中的我,自然是没有多大的触动了。

    说来也怪,也不知是这些年学道学的偏了,对天地至理的困惑盖过了人心本该怀揣的悲喜,还是因山上除了自己只有师父的日常所带来的孤寂浸透了心灵,我才堪堪迈入成年,也还未经历过所谓现实的风霜雨雪,却偏偏过早地保持了某种淡漠的情绪,以及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和生活的索然无味。

    大概镇民们这些年来也早就习惯了我每次下山都一副双眼无神脚步拖沓的样子,却是连个跟我打招呼的都没一个,我就这样懒散地走到了朱员外家门口。府里的下人开了大门,朱员外一眼便看到了一向跟在师父身边的我,虽然他脸上的热情并未退却,我也看得出来,他眼里带着几分看待“新手”的怀疑。我毕竟是第一次独自下山处理这种事儿,倒也不好说什么,只好问朱员外府上是闹了什么邪。

    “小师傅你是不知道啊,最近每天夜里,一到戊时,我这宅子里就不知道哪来的桃花瓣乱飘,尔后只要睡去,就会在噩梦中惊醒,搞得我们已经好几天没睡个囫囵觉了啊!我听了还有些诧异,桃花瓣乱飘,这算哪门子撞邪呢?不过看朱员外精神不振,神色又颇为惊慌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朱员外很殷切地给我找了个房间,让我等到晚上。

    是夜,戊时将过,星光大涨,本该昏沉的天色竟显出几分明媚,趁着院外潺潺的水流声,如果不是还有这一笔自己不情愿接的业务,这样的场景,倒是很适合喝一壶酒,再美美地睡一觉。我正倚着窗户胡乱想着,却听着这院子四周“呜咽呜咽”地风声大做,不知何处来的桃花瓣,汇聚如柱,盘旋冲进院子里,又四散开来,化作粉红色的氤氲,还有略带哀怨的歌声缭绕回荡……

    “园有桃,其实之肴。心之忧矣,我歌且谣。不我知者,谓我士也骄。

    “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本来是忧虑时事,无人解忧,以此派遣心中郁结的一首诗,此时唱出的却是满满哀怨。见到到这幅场景,我轻声念着“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拿起铁剑就冲进院子里,踏罡步斗,左手捏了个五雷诀的手诀,顿时雷光闪烁,院子里粉红色的氤氲消散一空,却听着屋檐上一声痛哼,我一眼望去,却是一个小女子坐在檐上,长发披肩,一袭粉色的衣衫,头发上束了条白色的带子,些许桃花萦绕身边,趁着月光的映照,当真是恍如下了凡尘的仙子,只是她周围飘摇不落的桃花,却已经向我昭示了她的身份,这是个妖。

    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独自面对的妖,也是我遇见的最后一个妖。

    这少女轻飘飘地从屋檐上下来,近来看去,也不过正当及笄,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娇美之中还带着几分稚嫩。又见她撇了撇头,如脆铃般的声音从舌底吐出:“你这小道士,为什么要阻拦于我?

    我一时间有些恍惚,心里不禁又默念了几句每日持诵的《清静经》,定了定神,才问道:“人妖两道,互不干涉,这是北方大天尊设下的规矩。这朱员外家因何得罪于你,你竟要破了规矩,坏人安宁?

    “这朱员外砍了镇北那片桃林,全做了辟邪的珠子、驱魔的剑,若不是我成妖早了两月,桃木身已经凝练成法宝,怕是也和这片桃林其它的桃树一起丧命于此了。”这少女又盈盈走近两步,说道:“这天下之大,桃林万千,我是管不到什么的。然而我诞生的这片桃林,用你们人类的说法,也是我的同族吧。我的族群就这么被砍伐一空,做了摆设挂件,我不过是扰他片刻安宁,算不得过分吧?

    我听了这番话,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儿想笑。这朱员外砍了桃木本来是为了卖给别“辟邪”,结果却为此招来了“邪”,这行为简直不能再荒唐了。有些时候,人类为了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真的会宁愿丧失本来重要却从不经意的事物吧。只是,固然这少女做得并非毫无道理,然而这天底下凡是有灵智的生物,从来就不是纯粹地按着“正确”来行事的。若是今日纵容于她,迟早要为这朱员外和她自己惹来更大的祸事。我边想着边和她说道:“姑娘,你这话是没错的,然而在这人间行事,没办法仅靠是非的。《道德经》里讲‘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尔不恃,功成而弗居’,‘天’生你养你,不会管你,但人会。你这一味想报复这朱员外,迟早要给自己惹来祸端的。

    “小道士,想阻止我?那就和我斗过一场吧!”这少女说着一挥手,大片大片的桃花向我袭来,隐隐带着破空的“咻咻”声,仿佛有金铁之势。

    我左手捏了指诀,嘴里念着金光咒:“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任由桃花叮叮当当地砸在我身上。右手直挺挺地把铁剑撇了出去,一道寒光飞掷,正停在这少女的额头。这少女息了桃花,闭目而立,竟然微微一笑问我:“小道士,你要降妖除魔,杀了我吗?

    我右手一招,铁剑飞回到手里,见她这副模样,不禁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个道士,不负责杀人,也不负责杀妖。你既然输了,就从此间离开吧。少女听到这话,笑靥生春,粉色的身影随着桃花一起消散。蓦然间,我感受到,面颊掠过一瓣桃花。

    我叫秋水,是一名道士。还有数月就将戴冠成年,跟随师父活了十九年的我,心里突然闯进一个女孩子。她是个妖。这是我第一次独自面对的妖,也是我遇见的最后一个妖。

    此间事了,朱员外着实热情地感谢了我一番,财物也是给了不少。看着他因过于殷切的想再挽留我几天,以防妖物重临,以至于五官简直要掬在一起的样子,我不禁哑然失笑,实在推脱了一番才好离开。如果朱员外晓得,这次经历的起因,只是因为他砍了一片桃林赚外快,他会不会有些懊恼后悔呢?这种事情,我还是无法理解的。神思流转之间,又想到了那个少女。不禁念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恍惚之间,眼前好像落英缤纷。

    许久之后,我曾经想过和她的第一次相遇,她念着:“心之忧矣,我歌且谣。不我知者,谓我士也骄。”这样的女孩子,纵然我走进了她的内心,也做不到让她“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吧。如果她是人,也许没有这样的绰约风姿,在我心里留下一瓣桃花;然而也正因她是妖,我亦无法留她像人一样,一成不变地过着某种日常。

    自从上次下山后,过了数月,又回到了每天诵经念咒的修行日子。这中间偶尔几次“出师”的名义,被镇民请下山去,不过都是给孩子起名、给别人家做法事这些琐碎的事情,偶尔还有自称“撞邪”的,却也不是因什么妖邪,不过是因为自己内心的恐慌罢了。

    直到我戴冠的那天,我又见到了她。我正扫着观里鲜有人问津的台阶,几片桃花拂过,她俏生生地出现在我面前。

    “小道士,我要走啦。”听到这句话,我心里莫名地有些发慌,扫把也停了下来。

    “人间权柄越来越重,能容纳妖生存的地方也越来越少,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妖,只能去山海界了。”她说着,面颊贴我越来越近,“小道士,你,以后会记得我吗?”感受到她吐气如兰,发丝轻轻扬过,我却仿佛被什么梗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能说什么呢?我一个出家道士,能和一个仅见过一面,即将离开的妖,说什么呢?她似乎料到了我的沉默,长袖满满地举起,落英漫天飞舞,并且越来越浓烈。她也伴随着这落英舞动起来,飘散的落英不住地随着她盘旋,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看着,直到这花瓣落尽。她,走了。面颊又掠过一片桃花,现在想来,那是她的吻吧。

    没有什么缠绵悱恻,没有什么辗转流离,还没真的发生什么,这段经历就这样结束了。岁月流转,神话封存,遥远的故事渐渐化作不可能的历史,从人间淡去,妖也已经渐渐地沦为人们口中不可信的谈资。但她,还在我的心中,如此深刻,虽然这并没什么意义。

    师父老去后,我接了道观,彻底地陷入了一个人的生活。后来我也收养了一个小孩子,教他学术学符、学咒学剑,重复着过去的一成不变。尽管这些玩意儿在人间,大概是越来越没用了。和过去唯一的不同是,我养了一棵桃树,每迎春来,趁着桃花盛开,我都要在戊时,破戒喝一壶酒……




发表或购买/订阅《参花·青春文学》可咨询QQ2201137863或致电0431-81686158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素笔青春·小说·六杯酒 下一篇素笔青春·小说·错位爱情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