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散文天地:秋日遐思
2019-09-26 11:08:34 来源: 作者:冯三四 【 】 浏览:33次 评论:0
12.5K

    秋天,有时意味着割舍。

   你看那满树的青黄树叶,再怎么不舍,不久都将离开大树。秋天,落叶总是引得文人骚客感慨“树叶的离去是风的残忍还是树的无情”。我想,风从来都是没有主见的,更别谈什么残忍了。树应该也没有情感,树叶的离去乃是造化,是秋天里独有的风景罢了。

    为什么说是风景?因为我从来不认为黄叶掉落是什么令人伤感的景象。相反,我觉得这是树叶走过了春夏,来到了秋天这样的季节,终于感知到生命无常的真谛,所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选择与命运放手一搏,潇洒地离开了树的束缚,自由自在地飘洒。我曾经在秋天的傍晚路过桂北一座山村的一片小树林,那里种满银杏树。银杏并不是南方特有的树种,却在南方村落的春天里茂密生长,在夏天里骄傲绽放,到了秋天就纷纷飘下金黄的落叶,让原本四季不明的南方有了秋天的气氛和色彩。每到秋天,很多生长在南方的人都奔赴这个桂北小山村,去一睹银杏落叶如雨水飘洒的美景。

    那天,我只是碰巧路过,却正赶上银杏叶的最佳观赏期,满树的金黄,映衬在湛蓝的天空之下,地面上已经铺满厚厚的一层黄澄澄的落叶,人们在那里嬉戏打闹,欢笑追逐,摆出各种造型拍照。他们没有因为落叶而感怀,难得的秋天特色美景,让他们沉浸在欢乐之中。忽然一阵微风吹过,树上的叶子开始晃动。接着又是一阵微风吹来。秋天的风并不强劲,但足以让行将掉落的树叶站不稳脚跟,纷纷掉落的黄叶洋洋洒洒飘向地面。我看见他们张开双臂,旋转跳跃,人人脸上都灿烂如夏花。也就是在那时,我从伤春悲秋的文学情怀里跳出来,用自己所见所闻的感受去定义秋天——我所看到的秋天景象,充满了幻想,充满了欢乐。那满地的黄叶就像金黄色的地毯,仿佛沿着它走下去,就能到达无比美妙的幻境,进入奇妙的世界。那些随着飘落的黄叶舞动的人们,脸上尽是欢欣喜悦的表情,他们无所顾忌地摆动着身姿,仿佛已经忘却了自己,与这树叶一样洒脱,完全沉浸在自然的节奏和气息之中。

    有段时间,我常常沉浸在赋诗写作之中,整个人也沉浸在自我幻想或文字描述的文学情怀之中不能自拔。然而就在不经意路过那片银杏树林的那一刻,我割舍掉了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所谓文人情怀,我只遵从自己的感官和那一刻的思想波动,去看待秋天,看待落叶现象,看待诸如树叶离开大树这样注定的别离。

    人大多喜欢从众,也喜欢给自己设定某种特定身份标签和特定角色,因而丧失许多真实的感官体验和内心感受。有时候,放弃那些徒有的虚名,真实一点,自然一点,生命自然会有不同的体验。

    记得有一年秋天,也是这样的深秋时节,我来到龙胜龙脊梯田观光旅游。当时邀约我前往旅游的朋友在当地算是有些地位,他的安排相当高规格,也非常妥当。进入景区后,按要求要统一坐景区的车辆前往核心景点,自驾车辆需要停在停车场不能开上山,但因为朋友身份特殊,我们得以开着自己的车辆上山,直到核心景区。朋友事先早已打点妥当,进入哪个点参观,在哪里停留,在哪个位置观景远眺,在哪里用餐,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而且避免了干扰。仿佛所有的人都给我们让道,我们一路畅通上山,一直游玩到梯田山顶观光酒店,都没有什么波澜和曲折,甚至连一点插曲都没有。

    这样的贴心安排,朋友一定大费周章,但因为安排得太妥当,反而让我觉得这样的行程有些索然无味。采风之旅,我还是喜欢自然一点,随意一点,能有些意外那就最好不过,起些波澜,能够激发平淡无奇的思维,来点灵感。下榻观光酒店,透着酒店房间的玻璃窗,我能清楚地看见脚下的梯田是如此的壮观,三五成群的游客零星点缀在大片的梯田中,显得无比渺小。我也想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于是趁着夕阳还未落到山谷,我独自一人沿着别人踩过的道路走下山去。

    金黄的稻谷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田埂上的青草经人反复踩踏,不时有青草的味道扑鼻而来,不明身份的野花,竟然在秋天也能开出如此艳丽的姿态。我在一处田埂上蹲下来,看到已经干涸的稻田里,还长出许多形状各异的野草,它们有的低矮地匍匐在泥土上,有的缠绕着稻谷的植株,有的四下散开像一把雨伞,各种生命在小小的方寸田地里有着不同的姿态和特色。我正欣赏着,一位农夫走过来与我打招呼,他笑呵呵地对我说:“这稻田有啥好看呢?”我笑着说:“这里面有好多花草植物,丰富得很。”农夫说:“我们只看到稻谷,别的看不到。你看这稻穗都弯腰了,黄澄澄的,就快可以收割了。”我应和着:“是呀,稻穗都弯腰了。”我用余光瞥见有些稻穗依然直挺挺地冲向天空,就顺口说:“那些直挺挺的稻穗真有意思,很是与众不同。”农夫说:“那些都没用的了,腰都弯不下来,里面肯定没有东西。”我半信半疑。农夫顺手掐下几根直挺挺的稻穗对我说:“我们农民比你们有经验,你看,里面空的吧。”说完他哈哈大笑。

    听完农夫的话,我也接连掐了几根稻穗作对比,果然如农夫所言,越是饱满的稻穗越低头,越是中空的越是直挺挺地向天冲。看着农夫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感觉他刚才说的话另有深意。也许真的是老农从劳作的日常里参透了人生的道理,但没有对我讲透;也许是我自己在那一刻想明白了很多道理,才觉得老农的话里有话。总之,老农那句“越饱满的稻穗腰弯得越低,那些腰都弯不下来的都是空空的没用的东西”让我想到许多,甚至想到了自己刚才一路上山的经历。

    内心饱满的人,大多都表现得比较谦卑,他们处处礼貌谦让,自己拥有的从不过分声张,更不会自我标榜。而内心空洞的人,反而喜欢给自己贴上各种标签,生怕别人不知道,时时在人前显得与众不同,以显示自己异于常人或高人一等。内心饱满的人,往往能真实地从内心出发,去感受、去体会真实的感情和风景,而内心空洞的人,在自我掩饰和矫揉造作的过程中,早已失去了最宝贵的真实情感和体验。前者看似没有得到特殊的待遇,享受不到特殊的资源,但其实获得了最真的感悟和体验,后者好像好处占尽,享受着不一般的感觉,但其实失去了许多真实的风景。

    我站在满山都是金黄的龙脊梯田,站在低垂着头的稻穗之间,静静地冥想。也许朋友刻意的安排,会让我们上山的观景之路顺畅通达,但可能也因此让我们错过了比遇见农夫更精彩的风景。这到处洋溢着丰收的梯田,一定有着许多我想要了解却未曾到达的美景,有着许多给我更多感悟的奇遇,或许还有许多让我大开眼界的意外惊喜。下山时,我提议我们像所有的游客那样,想走哪条田埂就走哪条田埂,想在哪一处停留就在哪里停留,随心所欲地亲近自然,自由自在地在田间行走,让本就普通的自己回归普通,无须刻意地走完未知的旅程。

    果然,在下山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在自家院子里做竹筒饭的老农,他给我们每人赠送了一份竹筒饭,这竹筒饭的味道,纯净天然,带有山泉特有的甜,浓浓的米饭,浓浓的乡情,这是路上暖暖的收获;在半途中,我们还看到了农村妇女手做的布鞋、头巾,还有老人手绣腰带等民间手工传承技艺,还欣赏了一户农家里陈列的、有年代感的老土布衣服,还遇到了几位从外地来广西游玩的游客,他们同样喜欢游历山水,喜欢民族文化,喜欢写作交友,我们交谈甚欢,互留电话号码,相邀有缘再聚龙脊梯田。

    因为这一路自然行走的收获,我在心里很感谢那位在田间偶遇的农夫。也感激秋天里这样奇妙的旅程,在满眼丰收景象的稻田里,我割舍掉了那些碍手碍脚的、莫须有的虚名,也懂得了委婉地拒绝那些“特殊对待”。从此让内心真实自然,让灵魂自由自在。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说过“幸福就是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无困扰。”割舍那些莫须有的,放弃那些不必要的,人生就会出现不一样的风景。

    每每想到秋天里的这些经历,我都无尽感慨,不禁感叹:人生道路上,有时点醒我们的,不一定是高人或大师,而是普普通通的劳动人民。



(发表于《参花》2019年,9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诗词园地:暗影(组诗) 下一篇微小说:竞选村长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