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短篇小说:留守村庄里的故事
2019-11-25 14:37:04 来源: 作者:党栋 【 】 浏览:15次 评论:0
12.5K

    赵六朝是大石头村为数不多的留守在家、较为年轻的男人,今年四十一岁。

    前些年,他也在外地打工,与老婆刁桂花生有一儿一女,儿子今年七岁,女儿五岁。后来老婆刁桂花说什么也不愿在家带孩子了,非要出去打工不可,无奈之下,赵六朝就只好从外地回来,让她出去打工了。

    赵六朝的父亲赵德贵患有风湿病,母亲身体也不好,没有能力照顾他们的一双儿女,甚至连地里的庄稼活也干不了。老婆出去打工后,赵六朝不得不在家担当起家庭的重任。

    他为了多挣些收入,回来后在自家的西厢房里开了个小卖部,卖些生活用品和食品,每月的收入基本上能顾着一家人的吃喝钱,再加上他那几亩地,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可想不到的是,老婆刁桂花出去打工只一年,没有受得住城市灯红酒绿的诱惑,一声不吭地和别人私奔了,至今没有消息。气得赵六朝害了一场病,就这样在家既当爹又当妈地生活着。

    赵六朝家门前是一片天然的小竹林,一年四季郁郁葱葱的。在这伏牛山区里,这些竹子由于土壤问题往往都长不大,只是一个劲地往高处长,却总是不见粗,顶多能做村民们搭蔬菜的架子或用作蚊帐杆。生产队时期,这里曾经是队里的一块宝地,每年生产队靠这些竹子编竹耙子卖钱,还增加了许多集体收入。

    这些年来,农村做饭用的燃料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们再也不会为没柴做饭而苦恼了,许多家庭都用上了沼气、液化气、煤球、电锅等。就连那些条件最差的农户,也根本用不上竹筢子去山上搂柴烧了,每年自家山坡上砍下的花栎树枝整年都烧不完,就连每季地里那些各种各样的秸秆再也不受人们的青睐了,很多人都把它们就地烧成了灰。因此,赵六朝家门前的这片天然小竹林平时也就没有人光顾了。

    赵六朝家的房后是一座小山丘,门前挖有一个大堰塘,里面是赵六朝喂养的鱼和鸭鹅,凭此,他每年又增加了不少收入。在大石头村里,赵六朝是一个踏实肯干而又有些经济头脑的人,由于为人实在,在这个村子里的口碑还是很不错的。只可惜他婚姻路不顺,老婆刁桂花虽然长得漂亮,却不料发生了这事。

    这天晚上七点多,天还没有完全黑,由于是夏季,山区的夜晚就显得特别的闷热,白天里被毒辣辣的太阳烤得“发烧”的大小石头都好像在拼命地往外释放着热气,树梢一动不动,连一丝风也没有。那些只有在夜间才肯出来的蝙蝠,大概也热急了吧,像贼一样地闪出来,一晃就不见了踪影。一片片被曝晒得卷了叶子的小草,可怜巴巴地在等待着风雨的到来。

    村子里有个留守妇女叫关琳琳,她的丈夫林军也外出打工了,留下她和女儿苗苗留守在这个村庄里。这天晚饭后,由于天气热,也可能是刚洗完澡的缘故,关琳琳披着一头齐肩的湿头发,穿了一条吊带裙,拉着小女儿苗苗的手向赵六朝的小卖部走来,不用说,又是女儿苗苗闹着要喝饮料了。

    赵六朝见关琳琳来买东西,又见关琳琳今天看起来如此漂亮动人,就同她开了个玩笑说:“琳琳,你今晚打扮得这么漂亮,是不是要会情人啦!”说完嘻嘻嘻地笑了起来。关琳琳也不生气,见赵六朝和自己开玩笑,就笑着应道:“六哥,今天这天气杀猪都不用燃开水烫猪毛,你看你上身都褪干净了,排骨都摆出来啦!”由于天气太热,赵六朝赤膊着上身,这下可给关琳琳找了一个打趣的由头。

    赵六朝摸了摸自己干瘦的肋巴,自嘲地说:“别看老赵瘦是瘦,去了骨头都是肉。”说笑间,两人都笑开了。村子里有个叫王木匠的人,是村民们公认的心术不正的家伙,因为一些邻里琐事,关琳琳一不小心得罪了他,王木匠便发誓要报复她。

    这天晚上,王木匠在村子里闲逛,忽然看见关琳琳去赵六朝的小卖部,便贼溜溜地躲到赵六朝家门前的那片竹林里,观察着关琳琳的一举一动。见关琳琳和小卖部老板赵六朝说笑,心里有些嫉妒,十分窝火,恨得咬牙切齿,心里边恨恨地骂道:哼!关琳琳你这个小妖精,平日里装得一本正经,见了老子横眉瞪眼,见了赵六朝却有说有笑。你看那个亲热劲,要是你俩没有一腿,会这么热乎?心里边骂着,便拿出了手机,准备抢抓镜头。

    关琳琳和赵六朝究竟说了些什么话,隐藏在小竹林里的王木匠是听不到的,他只能看到两个人又说又笑地在谈论着什么。这时,赵六朝从柜台里拿出一瓶饮料走出来递给了关琳琳,可女儿苗苗说什么也不肯接这瓶饮料,撅起小嘴耍起脾气来。关琳琳知道她又想喝其他新花样了,就抱起苗苗站在柜台前让她自己挑选。苗苗用小手指着那瓶贴有花花牛的饮料说:“妈妈,我想喝这个。”赵六朝便给她又换了一瓶。

    赵六朝拿出这瓶饮料后,走出来凑到关琳琳的跟前给她念着上面的说明,无非都是些如何有营养,如何健康卫生的字句。关琳琳把苗苗放在地上,接过那瓶饮料,走到门口,借着光亮自己看了起来。为了证明自己的东西好,赵六朝也跟着凑了过来,胳膊无意间碰到了关琳琳的肩膀。

    当竹林里的王木匠看到赵六朝光膀子碰到了关琳琳,好像忽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差点跳起来,急忙用手机相机从不同的角度拍了起来。

    关琳琳的丈夫林军初中毕业时,因闲着没活干曾经跟着这个王木匠学过半年木工活。林军很聪明,也很诚恳,可就是平时有点小心眼,动不动就会发些无名火。他不太爱说话,属于那种内向型性格的人,这与妻子关琳琳爱说爱笑的火辣性格截然相反。

    那年,林军和同是打工的关琳琳在福州打工时相识,认识后两人互相产生了爱慕之情,后来就回家结了婚,并生下了女儿小苗苗。为了女儿和年迈的父母,林军就一个人出门打工,留下关琳琳在村里照顾这个家。

    尽管关琳琳生性泼辣,爱说玩笑,可林军对她还是很放心的,因为他俩相识这么多年,他知道关琳琳是一个好女人,但也常会为关琳琳与别的男人开玩笑而发脾气,甚至还斗过嘴。

    林军的性格特点王木匠自然心中有数,因为他毕竟在自己身边待过半年。自从王木匠打定主意要报复关琳琳后,就一直找机会,想不到今天却得来全不费工夫。

    天黑透后,王木匠悄悄地从赵六朝家门口的竹林里潜回了家,迫不及待地翻看着那些刚刚拍到的照片,他要把这些照片给林军发过去,让这个小心眼的醋坛子发发酵,好回来大闹一场,以解他的心头之恨。为了不引起林军的猜疑,第二天,他去乡镇里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张身份证又办了一个手机卡,这样发给林军的话就不会怀疑是自己干的了。

    编排好这些照片后,他又配发一段文字,用手机彩信发到了林军的手机上。短信内容是这样写的:“林军兄弟,我是你初中时的一个好朋友,念起咱俩之间的兄弟情谊,有些事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这些年一直辛辛苦苦地在外边打工,可你的老婆关琳琳却在家耐不住寂寞,给你戴了绿帽子。这件事你们全村人都知道了,就你一个人还蒙在鼓里,我真替你抱不平。作为你的同学、好朋友,我再也不能沉默了,就把从你们大石头村一个朋友那里得到的一些你妻子与别人约会的照片,一并给你发过去,请你查看。”

    那天晚上,在福州的林军正和同事们在电视机前看足球赛,忽然间接到了陌生人发来的一条彩信。一开始他并不太留意,以为又是垃圾短信,随意翻看一下就要把它删掉。可不想手指头一停却发现是他妻子穿着暴露衣服和一个光膀子男人在一起的照片。他的脑袋立刻轰了一下,心跳也急促起来,不停地喘着气。等他定眼细看时,却看见那个光膀子男人竟是同村开小卖部的赵六朝,尽管他这些年不常回家,可赵六朝老婆跟人跑了的事他还是听说了。看到他和妻子关琳琳这样的打扮紧凑在一起,莫非他们两个……

    林军不敢再往下想,翻过几张照片后,又看到了下面的那些文字,一下子血就涌上头来,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接下来便是满腔怒火了,人也坐不住了。旁边的几个同事被他的一系列动作弄得很惊讶,都以为他得了什么急病,慌忙围了过来。林军害怕同事看到他手机里的内容,急忙把手机往兜里一塞,站起来气恼恼地走开了,大家都不明白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军的肺都气炸了,回到自己的住处后便急忙给关琳琳打电话。谁知她却关了机,气得他把手机一下子摔出去老远。这一夜,林军一夜没合眼,天不亮就到火车站坐快班车回老家了。

    由于昨天晚上林军狠命地拨打关琳琳的电话,发现她关了机,小心眼的毛病就犯了。他脑子里联想了许多,会不会她正和赵六朝睡在一起?越这样想,他就越暴躁,后来便决定悄悄地回家去,说不定还能逮个正着。到时候,老子非杀了你们这一对狗男女不可!

    林军回到大石头村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八点多。他一头闯到院子里时,把关琳琳吓了一跳。当时关琳琳正在院子里逗着那只大花猫玩,林军的突然出现她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先是一惊,接下来却笑嘻嘻地叫道:“你这死货,回来也不给我打个招呼!”林军的突然出现着实让关琳琳吃了一惊,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她心想可能是林军想她了吧,耐不住了就偷偷地回来了。肯定是故意不给自己打招呼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她们夫妻俩已经好几个月没在一起了,她心里还真的很想他呢!

    由于关琳琳心里想的尽是好事,就没有注意到林军脸上的表情变化。当时天已经黑了,院子里的灯光又不太亮,所以关琳琳一点感觉也没有。她还同林军开玩笑道:“想我了吧?我知道你要回来了,这两天我做梦老梦见你,真是梦想成真了。”说完幸福得眼睛一闭就把脸蛋凑到林军的眼前让他亲。谁知林军却大吼一声,一把推开关琳琳,骂道:“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老子不在家,你竟敢去找野男人,老子今天要杀了你!”口里还没骂完,没一点提防的关琳琳脸上就啪啪地挨了他两个耳光。

    响亮的声音在院子里传开,就像突然间放了两个鞭炮,吓得卧在一旁的那只大花猫嗖的一声蹿到了旁边的大枣树上,坐在一旁凳子上喝饮料的女儿苗苗还没来得及叫声爸爸便被吓哭了。

    正在上房屋里看电视的林军父亲林天一也从屋内跑了出来,儿子回到院中时他并没察觉,可这两记响亮的耳光声却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就连林军有些智障的母亲也哇哇啦啦地叫喊着从屋里边跑了出来。

    关琳琳被突然而来的两记耳光打懵了,嘴角往外流着血,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不知道为什么林军会突然从天而降,事前也并没有给自己打个电话。更不知为什么会如此狠毒地打自己。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火气立马也蹿了出来,怒不可遏地冲着林军大喊道:“林军,今晚你给老娘说清楚你为什么打我,谁偷男人了你也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老娘就跟你拼命!”

    话音刚落,关琳琳冲到厨房里就掂了一把菜刀出来,都顾不得去擦嘴巴里流出来的血。这是她和林军结婚六年来第一次生这么大的气。尽管她平时泼辣,可和林军生气时也只是吵吵嘴,两人还从来没有动过手。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气,凭关琳琳平时的性格,她哪里咽得下去。

    林天一尽管不知道儿子为什么突然回到了家,更不清楚他刚到院里连上屋门都没进就打了关琳琳。但他却清楚地意识到了他们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就拼了老命一瘸一拐地跑过来抱着林军的腰。他的那条左腿是十七岁在山上放羊时从悬崖上掉下来摔坏的,平时走路靠一条拐杖支撑。突然发生的情况竟使他连拐杖都没要就跑上来抱住了儿子的腰,他心里很害怕两个年轻人收不住脾气会闹出人命来,所以什么也顾不得了。就连林军那智障的母亲此刻也好像一下子聪明起来。也冲上前去死命地夺着关琳琳手中的菜刀。小苗苗更是惊恐得大哭起来,那只惊吓得蹿上了树的大花猫也不知什么时候又从树上跳了下来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正在这危急时刻,村民林中虎和马运来正巧从门前经过,他俩是吃过晚饭一起散步路过这里的,一看这阵势,林中虎大喝一声就冲了进来,马运来也紧紧地跟在他身后。林中虎和林天一是同族本家,按辈分林天一与他同辈,按年龄叫林中虎二哥,因为林中虎排行老二。在本村的几户林姓家族中就数他俩现在的辈分高。由于林中虎的威望,在他们这些林姓家族中,他是说话算数的。

    林天一看到二哥林中虎和马运来一块跑了进来,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一把松开林军,瘸着腿走到林中虎的面前说:“二哥呀!你来得正是时候,要不然就出人命啦!林军这小子在外地打工今儿刚回来,还没进上屋门就和琳琳打起来了。你说这是为什么?琳琳整天在家伺候了老的又伺候小的,多不容易。可这小子今天也不知发的啥疯,一进门就打起来了。二哥你见识多,快给他们评评理,问问这到底是为了啥?”说完焦急地看着林中虎。

    林中虎刚才的一声吼确实起到了震慑作用,林军在家时很崇拜和尊敬他的这个二伯,没事的时候总爱去他家坐坐,所以很听林中虎的话。林军一看二伯林中虎和大叔马运来进来劝架,也就立刻软了三分,开口叫了声二伯,便抱着头蹲在地上不吭声了。这时关琳琳也扔掉了手中的菜刀,趴在在婆婆的肩膀上哭开了。关琳琳平时也很尊敬他的这位婆家族伯,所以也就不再那么任性了。

    林中虎当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但却很快意识到这是他们小夫妻之间出了矛盾,作为长辈他不便细问,便“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地对着林军和关琳琳各训斥了一顿,关琳琳就抱了女儿苗苗和婆婆一道回屋里去了。

    马运来的脑子转得快,他感到林军大老远地从外地跑回来,夫妻俩本应好好地亲热亲热才对,可他们一见面就动拳动刀,大打出手,八成是出了什么难言的事,于是便附在林中虎的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那意思是说今晚得把这小两口分开,要不然咱们走后说不定还要打起来。林中虎非常赞成地点了点头,便又吆喝几声,拉起林军去自己家里住了。

    这天晚上,林军住在了二伯林中虎家,可他还是气得睡不着,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道:关琳琳,你这个贱货,今天先暂时饶了你,明天老子先去宰了那个狗日的赵六朝,再回来和你算总账!心里边骂,边把那些照片和短信转发给了关琳琳。

    当天晚上,关琳琳也气得睡不着,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林军为什么如此的痛恨自己,非要把自己打死不可,他本应问个清楚,如果自己真的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就是死了也死个明明白白,免得这么窝窝囊囊地被他打死。可一看林中虎把他带走了,心想先让他缓缓劲明天再向他讨说法。

    突然,关琳琳的手机铃声响了一下,她知道那是来了短消息的提示音。心想,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发短信呢?本不想去管它,可转念一想,会不会是林军发现误会了自己,给自己发来的道歉信呢?这样想着,便忍不住翻看起来。

    关琳琳不看则罢,一看惊得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手机里发过来的彩信竟是自己前天晚上去赵六朝小卖部时有说有笑的镜头。特别是最后那一张,赵六朝光着膀子,一只胳膊还碰到了自己的肩膀,两人满脸笑容地在看着一瓶饮料上的说明书。这一惊不打紧,她立刻便明白了林军今天为什么突然地回来了,又为什么那么不要命地毒打自己了。

    关琳琳一下子瘫倒在床上,手机也滑落到了地上。现在想来,关琳琳才意识到自己那天晚上的确穿得有点太暴露了,可那是自己刚洗完澡,由于想臭美一下,便换上自己平时很少穿的那件吊带装,只是想在镜子面前扭扭摆摆,自我欣赏一下而已。她是个爱美的人,当时她心里还想着要是林军也在家该多好啊!她真的太想他了。

    那天晚上,关琳琳本来也没打算出门,可女儿小苗苗却怎么也不想睡,非闹着要喝饮料不可,由于她过于疼爱小苗苗,加上当时的天还不算黑,自己的心里边也兴奋,出门时竟然忘了换一件严实的衣服,抱着小苗苗就去了赵六朝的小卖部,想不到却被个缺德的东西给偷拍了去,又不知为什么还发给了林军。她心里边很清楚自己那天晚上穿得的确是过分了一些,但绝没有去勾引赵六朝的意思,就是那张和赵六朝看起来很近乎的照片也是无意间凑到一块的。可她这时怎么向林军解释呢?凭他平时的那个小心眼劲,他能相信吗?说不定还会越描越黑。无计可施的她就趴在床上呜呜地哭开了。

    此刻关琳琳甚至有点理解林军,更痛恨自己太粗心了。这样的事情别说林军是个小心眼,就是换了哪个不小心眼的男人恐怕也是不能忍受的吧!想到这里,关琳琳哭得更凶了。这边的关琳琳在痛苦地自责,那边的林军瞪着眼还在那里强压着怒火,他本来想关琳琳看到这个信息后肯定会给自己回复,要么解释清楚,要么承认自己出轨,向自己求饶,想不到她竟然连一个字也没回,便又气得大骂起来。可他哪里知道此时的关琳琳却哭成那个样子,又怎么向他回短信呢?

    林军看不到关琳琳的回复,便愈加断定关琳琳被他拿着了证据而无法狡辩,也更加证实了她和赵六朝之间的确发生了不正当关系。说不定自己打工不在家的日子里,她俩还经常睡在一起,更何况赵六朝现在已经没有了老婆。这样想来,正在气头上的林军,脑子里竟然一时冲动生出了杀死赵六朝的念头来。

    起了杀心的林军,第二天天不亮就从林中虎家里跑了出来,手里掂了林中虎家厨房里的两把菜刀,悄悄地摸到赵六朝的小卖部,一脚踹开了门,挥舞着菜刀冲向赵六朝。还没睡醒的赵六朝早被惊得魂都飞了,说什么也想不到会飞来如此的杀身之祸,本能地蒙起一条毛巾被拼命地在床上翻滚起来,但还是被菜刀划伤了两道口子。

    忽然,林中虎和马运来一人手持一根木棍冲了进来,林中虎手疾眼快,一棍子打掉了林军手中的菜刀,马运来慌忙拉起赵六朝逃出了门外。

    原来,林军清晨从他家出去时,由于开门的声音太大惊醒了他,林中虎起来后又发现林军不见了,就意识到要出问题,跑到厨房里一看,发现案板上一新一旧两把菜刀都不见了,惊得他一路小跑着敲开了马运来家的门,来不及细说便拉着他跑了出来,路上才把这紧急情况告诉了他。

    林中虎和马运来猜想林军可能又回去找关琳琳的事了,便抄小路向她家奔去。不想中途路过赵六朝家时,却发现了这惊险的一幕。亏得刚才他敲开马运来的门时,多了一个心眼,顺手从马运来家的院子里抽了一根木棍掂在手里,因为他发现厨房里的刀不见了,八成是林军拿了去,所以就做了些防卫措施。

    林中虎打掉了林军手中的刀,痛得林军双手不停地甩着乱叫喊,由于用力过猛,那根本就不算太粗的棍子早已断成两截。这时林军嘴里大叫道:“二伯呀!你打我干啥呀?丢死人啦!赵六朝这个王八蛋睡了琳琳啦,我要杀了他为咱们林家报仇!”喊叫着又要冲出门去。

    林中虎见状也大吼一声:“你娃子真是个混蛋,琳琳是什么人你不知道?村里哪个人不清楚, 咱家琳琳不是那号人,你肯定是误会啦!”

    林军又叫喊道:“二伯呀,你什么也别说了,你放开我,让我杀了这个狗娘养的赵六朝,我没有误会他的,我手里有证据呀!”

    说完把手机掏出来给林中虎看。这时,赵六朝家的门前已经跑来了许多早起的村民,大家见此情景,便一拥而上控制住了林军,外边的马运来见出了事,慌得赶紧拨打了“110” 和“120”。不大一会儿,两辆鸣着警笛和一辆同样鸣着刺耳声音的“120”飞也似的驶了过来。经过几天的努力,公安干警终于破了案,造谣的王木匠被抓了起来,林军这才知道自己冤枉了妻子。但错误已经酿成,已经于事无补了,自己因故意伤害被拘留了。赵六朝的伤虽无大碍,但身心所遭受的伤害已经无法弥合。

    关琳琳呢, 自此后性格也完全地变了……


(发表于《参花》2019年,11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微小说:朋友圈的清流 下一篇青青校园:小猫布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