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福塔,叠加的修辞
2022-09-21 16:52:42 来源: 作者:张雷 【 】 浏览:22次 评论:0
12.5K

    楚雄有福。

    这里,曾经孕育了东方人类远古文明。如今,在这三山雄峙、两江环拥的高原谷地,因为一座九层之塔的虎踞,成就了千年威楚荡气回肠的伟岸与澹然。

    一座塔的高度,在于守住低处的修行。五十九米,绝不是红尘与净土的距离。从塔基起始,福塔蓄积向上向善的力量,层层叠加成生命不可逾越的梯度,汇聚众生的禅愿福祉和虔诚祝祷。巍巍福塔建构了一个时空坐标系统,横向是广袤的滇中高原,纵向是浩瀚的宇宙,每个人行走的方向和距离,以及修为与福德的积累,都会在这个坐标系统里被反复计算和定位。

    “飘然入境外,俯瞰小尘寰。福塔无言。静默长久的修行兀自承受岁月的推敲,承受逝水流年,风刀霜剑的磨砺。朝来暮去,光阴荏苒。隐匿在时光里的福塔,神态庄重怡然,温暖而纯粹,绾结藏锋守拙的隐忍,存留一份通透、达观与超然,淬炼出清风出袖、明月入怀的胸襟与格局,支撑起红土地襟江带湖的凌云志向。

    风尘仆仆的旅人,行色匆匆的过客,或许不是专门为拜谒而来, 但总会以仰望的姿态,将视线投向远处的福塔,目光里就有了几许清远的意味。相顾对视的那一刹,福塔已然观照了人心,屏蔽了尘世的纷扰与喧嚣,观者亦心凝形释。这一刻,人与塔心领神会,秘而不宣,达到了某种形而上的冥合。

    人生的旅途上,多美的风景都比不过回家的路。

    高原上的人们,一出生就烙刻了高原胎记,开启高海拔的人生之旅。无论是定居, 或是迁徙,也不论是汉族或是兄弟民族,家和与平安,是超越族别、跨越时空的共同信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自古以来就有不同理解与阐释。但是人活着总是希望能让自己在有限的生命时光里,少一点遗憾,多一点美好。滇中高原背负着史前的宿命——历经一百七十万年久远的跋涉,人与高原依然需要磨合,世界依然纷繁芜杂,和谐相融的主题依然颠扑不破。庄稼丰歉、人畜灾病、禽兽生息、草木枯荣,高原足够博大,容得下任何善念与执念,扛得住物种进化与异化。质朴的高原,是信仰的高地。万物把萌发的心愿交给高原,高原便呈现给它们蓬勃与盎然。生生不息的心愿里,福报主导着神秘的力量。

    厚德载福。古往今来,福是最吉祥的象征,是最美好的祝愿,是人们向往的目标和不懈的追求。福慧双修,百福具臻,倡导的是仁爱的道德伦理,体现的是对自然的敬畏、尊崇和感恩,蕴涵着朴素的人与自然和谐观。高原有着辽阔的悲悯,纵使阅尽苦难与伤痛, 失意与缺憾,终将在疲惫的憧憬中栖息、超度、净化,归于虚寂。

    楚雄,扼守高原的轴心,有省垣门户、迤西咽喉、川滇通道之誉。

    熙来攘往数千年,芸芸众生在这里聚散离合,梦想、前途、命运交织成炫目的光影。这里有北上南下的人们绕不开的古道、关隘, 古驿站遗址上矗立的牌坊依旧托举残垣,诉说岁月沧桑。乌蒙山、哀牢山、百草岭三山鼎立,锁镇成难以逾越的屏障,绵延高原的苍莽。金沙江、元江蜿蜒逶迤,洗濯曲曲折折的岁月,丈量辽阔的梦想,溯洄高原的浩荡, 流淌着岁月的诗行。东山之巅,巍峨耸立的福塔肃穆寂然,集大成之福,玉立无倾,孤标独秀,如同山河乐章里经天纬地的休止符, 瞬间凝固了群山的起伏岧峣,收拢了丘壑的信马由缰,克制了峰峦的慌乱与无序。

    滇中高原从此被福泽加冕,西南边陲普照祥瑞的光焰。祈福之塔层层堆叠,向广袤无垠的天宇盛放九重莲花,拂拭尘埃与污秽, 铺开高原的素笺书写空灵悠远与圣洁,萦绕不散的幽香,弥漫了高原的四季。位于极顶的塔刹,如时光之锥,执着坚定叩问澄碧长空, 笃行致远专注,凝成至高无极的意志,辉映日月星辰,白昼里倾听飒飒的罡风,黑夜里探测星空的汩汩滔滔,诠释信仰的高度。

    亿万年风化雕琢,高原空旷而寂寥,大山静默而木讷。风的倾诉,是高原自语式的告白。唯有福塔,俯瞰天下苍生,牵挽清风流岚,倾注了人文情怀,沟通了人与万物生灵、人性与神性的对话管道,守望滇中高原苍莽嵯峨的岁月,摒弃了天与地、人与高原的藩篱, 风雨中兀自唱和飞鸟的啁啾与旷远的跫音, 传递自然界与人心深处思慕平衡的福音,达成了天人合一的共鸣。庄严华丽的塔影,铸就强毅阳罡风骨,舒展风姿绰约的灵动之翼, 似欲振翅高飞,又似敛羽悬停,让高原单调的起伏中多了一些翩然的时光,让大山凝重的表情里掺和了几许蹁跹的律动。长久注目云天, 传播威楚雄韵与绵长福音,回荡长林丰草的乐章,福塔早已耸峙成高原辽阔壮伟的乡愁。

    乡愁是海,是漂泊的帆影对远方的岸的牵挂,总在夜深人静时、灯火阑珊处,涌动漫无边际的浪潮。

    滇中高原峰峦如聚,重岩叠嶂。福塔指引的家园,是高原人心灵深处的皈依。晚归的那一声声召唤摄心夺魄,生命的旌旗便陡然升起。群山拱卫的乡居,是灵魂最后的归宿,以倔强的坚守,隐现在苍茫的空蒙。夜幕下的福塔,任由一盏盏小窗灯火,接应星空的璀璨,点亮高原尘世的航灯,燃成彝人的火把,穿越时空隔阻,照彻高原岁月与梦想, 温暖了一个古老的民族。翻山越岭的乡民, 无论离家多远,福塔是扎根心底的永恒地标, 遥望巍巍塔影掩映在苍翠蓊郁之中,想到家园仍在目力可及的视域,故土亦在心理可承受的疆界,亲人们总牵挂着一份庇护和祝福, 无论身心多么疲惫,也会坦然面对尘世间的风霜雨雪。

    为了生计远离故园的人们,也许相距故乡千里万里,故土风物模糊成朦胧的写意, 福塔却愈发清晰地呈现高原坚毅的骨骼,支撑起乡愁完整的架构与游子全部的信仰,预设下不可破译的生命密码,承载了关于童年和家园的所有憧憬与梦想,驻留成精神意义上的情感原乡,散发着温情的弧光,让乡愁有了具象的表达。

    福塔一如宽厚仁慈的长者,绝无空泛的说教,而是抱朴守拙,言传身教,时刻警醒高原的人们:无论种田,还是经商、从政, 都要守住初心,砥砺深耕。在人生的每一个十字路口,都可对标福塔航标,把握心中的航向。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面对怎样的困惑或诱惑,心有福塔,生命的远航将会得到激励与指引,能够规避人生的暗礁与漩涡。当遇到惊涛骇浪,福塔又是生命的守护之塔, 冥冥之中赐予逢凶化吉的福气,护佑人生航船平安抵达彼岸。

    “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一座教化之塔,让人慎独反省,这是对灵魂的救赎与拷问,又是对心灵的抚慰与暗示, 让每一个虔心修为的人都成为行走的庙宇。

    福塔叠加九层,祈福报恩泽,聚十方之力, 遍种善因,广结善缘,祥喻人心祈安、长治久安与国泰民安。从家庭小爱到苍生大爱, 从个体修为到普度众生,从独善其身到兼济天下,福塔加持了对人生的感悟和对生命的尊崇,涵盖世间万象内蕴的永恒祈愿。

    这份愿盼,在兵燹不绝、世道浇漓的乱世,是生民对平息战乱、万世太平的祷告。在承平之世,是民众对世间祥和、家和业兴、远离灾祸的祈望。

    领略高原的苍茫与渺远的体例,览阅山河浩繁的浩帙鸿篇,岁月深处栖居的福塔, 伫立成天地的卷轴、时光的巨制,卷帙里有潺潺的溪水缓缓流淌千年的情思,有接天的草原曾葳蕤东方人类最初的记忆,有袅袅的炊烟涂抹青黛色古老村庄,有姹紫嫣红的山茶花蒸腾霜雪世界里勃发的激情,有流岚拂动的梯田逐级打开春天的版图,亦有晨光熹微或夕照余脉锻镀塔影金辉,妆饰成佛光隽永的金福之塔,天籁梵音从混沌初开千年不息的洪荒中逸出,佩玉鸣銮,唱和清虚悠远的苍穹,编织瑰丽斑斓的绮梦,天然写就盛大壮美的边塞诗,氤氲彼岸终极超脱之境, 摇曳倔强的风姿,镌刻岁月的年轮。

    高原是一册厚重的书简,佶屈聱牙,晦涩难懂,意境朦胧。古老的太阳历法,需要用生命去阅读、去感悟。福塔,承载普惠的情怀与入世的关怀,观照万物生长与尘世变迁,接受众生仰望与观瞻,为天下苍生加持福泽,已超越了佛塔本身的缅怀与纪念意义, 为解读高原提供了注疏。福塔是高原这部史书浩渺章节里一个阶段性的归结。从塔基广场开始,用虔敬的心登临每一级台阶,用仰望的视角,逐级逐层巡礼,即是灵魂的净化, 让你摈弃僭越的企图,放下虚妄的欲念。也许只有真正放下,才能够体会到自然与人生的安详静谧。

    高原用辽阔描述自然的伟力,大山用高峻抒写造化的神功。在高原与大山面前,人类只能景仰、敬慕、膜拜,臣服于无极。巍巍福塔,是高原文明的延续,是人类神性思想极致的发挥,凝聚隐而不露的气韵,代表理智、情感、能力圆满和融的理想人格,折射出兼容并蓄、变通和谐、宽大慈悲、自由平等的大智慧。福塔以宏大的建构,陈具擎天威仪,却始终有着草木的温度、器物的温情, 有着亲和的人间性与世俗化的终极关怀。坚毅的风骨与雅致的格局,彰显峭拔孤高的彻悟。遗世独立的气场与风度,是一种众生敬仰的人格力量。关注尘世又保持适当的距离, 亲近世俗又保持适度的超脱。高原的人们不需要跋山涉水苦行,也不需要离群索居修为, 就可在家园不远、故土近旁收摄身心,祈愿得福。福塔,为有缘之人提供了一个即时清修的道场。

    从空中俯瞰,福塔如巨型的印章,为威楚画卷加盖了岁月的印鉴和时间的题跋,这是一枚威服四方、镇抚人心、福泽苍生的印鉴——飞檐翘角托举万家灯火,托举山川草木隐喻的慈悲,托举高原宏大浩荡的恩泽, 磅礴成高原上光耀四方的华盖,站立在春夏秋冬的轮回里遮蔽风霜雨雪,站成一种图腾, 长久抚慰人们的心灵。

    每一层楼阁,集结向上登临的寓意,植根纷扰尘世,直面人间温情喧嚣,向着湛蓝高远的苍穹,逐层逐级绽放八面玲珑的福瑞之花。悬山式结构堆砌层叠的花序,简洁疏朗, 空灵超脱,没有繁密的绚烂,唯有近于返璞归真的自然之道。每一级亭台涵纳浓郁福韵, 加持了无量福泽,永驻东来的紫气与丰稔的运势,呈现出异乎寻常的宽容与接纳。门、窗、柱、额枋与斗拱,雕梁画栋,精致细腻, 镌刻人们对四时吉祥、风调雨顺、家庭和睦、事业兴旺的朴素祈愿,经得起时光的流逝和长久的端详。高悬的福字宫灯,充盈着祥瑞之气,寄喻对众生的护佑与荫庇。

    福塔的最高层,悬挂着铜钟。虽寂然无声,悠远雄浑的福音却早已远播整个高原。与福塔久久相望,心底的晦暗不明、尘缘纠结, 都在此刻,涤荡殆尽……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谱写新时代运河文化的绚丽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