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云满长空雪满庭
2017-06-07 18:56:27 来源: 作者:谢文君 【 】 浏览:136次 评论:0
12.5K
入春以来,难得见到湛蓝的天空,运气好的话,偶尔还会发现几颗捉迷藏般时隐时现的星星。忙里偷得一闲娱午后,静坐窗边,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打开一本余秋雨的书,跟着他的文字游走于世界,思考着文化。
从第一本《文化苦旅》开始,便痴迷于他那妥帖的文字和理性的思考。读他的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因此,无论是家里抑或是教室、宿舍,都会放有一本他的书册。而那天一同学路过,随手翻了翻他的书,轻描淡写地一句“你不觉得他很装吗?”我霎时无语。晚上回到宿舍后谈论起他,舍友直截了当地指出:“他所描写的历史,有很多地错误。”这下我不能再无视,有意却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下其他人,发现一些人多多少少不太喜欢余秋雨。而我对其的了解,也仅限于其少数作品,不敢妄加评论,只得回复“我喜欢他的文字,不评价其人”。无奈去窗边眺望远方,聊以自慰,远方不知何时飘来几片很浓、很稠的云,不合时宜的碍眼。
出于不甘,我第一次在网上看网友对一个人的评价,看了几条便觉胆颤与悲哀。人们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甚至诋毁的更多一些。除却一些难听的咒骂及“上升到国人素质”的高调,我仔细读了一些看上去还算是理性的分析。主要针对两点:一是文革时期写过的言论,二是所讲述的历史的错误。读着那些“义愤填膺”的文字,又气又笑。
我不知道那些不知从何处粘来、却打着正义的旗号实则一戳即破的毫无逻辑的批判从何而来,为何会赤裸裸地挂在网页上那么长时间,更不明白那些“气宇轩昂”的评论者有几个真正耐心地去读过他的作品,有多少人只是附庸?
当他跋涉于冰天雪地的北国,流连于炮火连天的中东沙漠,只为寻找疏离人们已久的文化时,面对国内各种不堪的诘难问责,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广阔的胸襟才能释然。最令我心绪杂乱的,是在国人的一大片非议中,余秋雨先生以一名中国学者的身份当选为别国“最具影响力”的人物。多少人去欧洲旅游总要带一本《行者无疆》,又有多少人因为《文化苦旅》而唤起了千年的记忆。为何在我国上至学者、大家,下至黎民百姓,有那么多人都要去百般刁难一位以自己的方式诠释文化的中国学者。
我试着去写些文字反驳那些过激的话语,却又放弃。因为余先生在几本书中仅以轻描淡写回应了所有的问难。而我对其经历的坎坷所知甚少,又有何资格加以妄言。
大地小人,历史不会给附庸以地位。
依旧是望着云,那透过阳光的清淡是如此飘然。我仿佛看见在满庭白雪上,一位年逾古稀却不失坚毅的老人,气宇轩昂地迈着大步,行走于天地与小人之间,山河与生命之间,自然与文化之间;行走在我们的文化血脉上。背后留下一串脚印,那鉴定的步履证明着他仍将走下去,即使岁月蹉跎,脊背佝偻,而在那洁白鲜明的雪地上,在明媚的阳光下,仍可留下长长的足印与背影。
赤子丹心,文化终将给学者以荣誉。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闲写 散文 责任编辑:1533740457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抉择(外一首) 下一篇查干湖怀古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