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2019年12期-雪魂
2019-12-16 10:35:59 来源: 作者:徐文 【 】 浏览:107次 评论:0
12.5K

    六瓣的雪花,像梅花,白白的,嫩嫩的,飘飘洒洒,从天而降。置身雪花纷飞的世界,你会闭上眼睛,仿佛是美丽的姑娘那软软的、长长的睫毛,缓缓地、轻轻地、一下一下地碰触你凉凉的脸颊,美美的。

    地上的雪已经厚厚的了。但雪花仍在静静地落,落得静静的。泥屋、小河、树木、田野、远山。一切都默默的,幽幽的,漫漫的,茫茫的。

    那座泥屋的门吱扭扭地打开了,立刻从屋里窜出一股蒸腾的热气来,旋即又灵魂般消散了。

    从泥屋走出来的当然是她,村民们都呼她雪妈。雪妈衣着单薄,袖管挽得高高的,急急地来到雪地里。她忘乎所以地张开粗糙的大手,狠狠地贪贪地捧起一大团雪,直起身,用青筋毕露的大手团着、握着……俄顷,一个圆圆的银团就在雪妈手掌里了。她捧着雪团,向迷茫的远山眺望,苍凉的脸颊有了奇怪的红晕,仿佛她的手里擎着一柱白色的火焰。她长长地出了口气,一只手拢拢脑后散乱的枯干的灰蓬蓬的老发……

    雪仍在静静地落。地上的雪在厚。

    突然,雪妈手里的银团坠地,接着,她的双脚开始灵活地运动起来,像个孩子一样在踢雪球。雪球愈滚愈大……

    以后的时间里,在纷飞的雪花里,在迷蒙的雪影中,雪妈动作的笨拙中蕴含某种真诚,娴熟中潜藏某种热烈……不多时,一尊英伟的男人的雪塑像雕成了。那男人,鼻直口阔,身材魁梧,双眼凝聚着粗犷。当然,最精致打眼的要算雪人头上那顶帽子了,那是一顶只有军人才有资格佩戴的帽子。

    雪妈深情地凝视着那尊雪的塑像。

    雪花悠悠地落。地上的雪在厚。

    雪妈的目光徐徐地跃过那顶雪塑的军帽,投向远处的迷蒙之中……

    蓦然,雪妈的眼里放出两道锐利的白光,欲要穿透茫茫雪野似的……那白光,仿佛是雪的精神所凝成。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2020年1期-我们在文学之路上 下一篇2019年11期-借光二题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