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李跃平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裱画的父亲

□李跃平

作者介绍:

李跃平,男,汉族,乐山市人,1963年生,1983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以诗为主,兼散文、小说和报告文学,常有作品在国家、省、市级报刊或发表或收编或获奖。著有诗集《最后一片绿叶》。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五通桥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乐山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书画装裱艺术具有悠久的传统和鲜明的地方特色。乐山人的生活讲究品位,往往将艺术视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喜欢在家中挂上一二幅书画。书画,是修身养性之器,这种文化的影响已经浸入到乐山人血液与骨子里,由此而催生出书画装裱这个行当。

  裱画个力气活,也是手艺活,有很多讲究,要把画裱得挺括和干净,涉及技术、材料、时间、气候、色彩等多个领域,来不得半点疏忽,否则会导致全盘皆败的结局,这倒让我想起裱画的父亲。父亲12岁在乐山做裱画学徒,他学的是三大装裱流派中的“苏裱”,重点学习了古旧字画修复、长卷、巨幅等较高难度的装裱技艺。也怪,父亲好像天生就是搞古旧字画修复的,也成为他养家糊口的看家本事。

  常言道,三分画,七分裱。父亲裱画是要考虑天气的,天气不一样,宣纸的吃水缩水性能也不一样。如果是干风天,刚刚裱的画来不及干,容易撕开画面,加上没有消除宣纸的内部引力,日后容易变形。如果是梅雨天,裱的画不容易干,容易产生霉点,影响画面的品质。也为日后霉变、腐烂、破碎,埋下祸根。乐山气候湿润,如果碰到传世精品,父亲一定会考虑天气因素对于作品的影响,而不会图一时之效。

  记得小时候跟父亲学裱画,首先学的是打糨糊,浆糊的质量也是收藏时间的保证,传统的手工裱画忌用工业胶,因为工业胶将对书画的颜色等造成致命影响。所以,打糨糊,首先将上等的七二粉调成糊状,抽去面筋,再加鲜开水搅拌,而水也是暗藏玄机的,不能用一般的井水,更不能用自来水,最好的是蒸溜水,因为有的水有酸性,有的水有碱性,无论酸性还是碱性对画都有破坏作用。所以,中性水搅拌的糨糊,保证画芯和底纸粘贴时不会对原画产生损害,也有利于今后揭裱。

书画装裱需要一间宽畅明亮,清洁整齐,安全方便,温度与湿度要适中的工作室,备好案台、排笔、棕刷、裁纸刀等工具。裱画必须先细心观察画的简繁、墨色的浓淡,以及纸张的特点,然后再动手托裱。先托"画心",揣摩原作的气度,以利于更好地选择装裱材料烘托原作气质。将画心反铺在干净的画案上,用嘴巴在画心背面均匀喷洒水花,父亲喷出的是绝对的水雾,待画心潮润且平整得贴附在画案上时,用排笔在画心背面均匀刷浆,用棕刷自上而下排扫托纸,逐渐使整张托纸平整贴附于画心背面。

  父亲裱画用料讲究,工艺精致,配色淡雅大方,非常讲究装裱的选材,底纸衬托画芯,同时对颜料、纸张的年份、材料、纹路都有严格的标准,均要与原画相近。父亲在裱画里的掸水、拖画、压活、镶活、撤纸、贴袢儿和翻画方面,都有一绝。对于每一个操作过程,都要严格质量,丝毫不能马虎,这样在托裱时就可以避免损伤原画的墨迹,使画面保持最佳水墨效果。

  人靠衣裳装,佛靠金装,父亲裱画喜欢用苏绢和杭绫,对于重墨的作品,由于某种原因沉淀了许多墨汁,画一经裱墨汁就现出来,破坏画面的美感,这不是裱画的技术问题,而是砚冶的陈墨,不仅难以显现艺术效果,容易破损放置日久还会出现霉污斑渍,相互粘结,父亲在裱字画时,总是努力保持对艺术的敬畏之心。

  我见过的一些有古旧字画,由于年代久远,藏护不当的原因,绢纸脱落,破碎,需要重新揭裱,有时需要拼接,空缺处还要补笔,而揭裱的最关键工序是揭心,如果操作不当,很容易揭伤画心,造成挪位或厚薄不匀而失神的现象。

  每当父亲在揭裱和修复古旧字画陧,就像一个高明的外科医生,心细手稳,努力揣摩作品的神韵,这不仅要求熟悉历朝历代各个地域的纸制特点,确保修复的作品做到四面光,从而看不到修补的痕迹,同时对残缺的部分进行补笔处理,达到与原画笔墨一致,浑然一体。

时光易逝,父亲早已离开我们,但他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总在我记忆中重现,也让我看到父亲原始的本真。

 

通联:四川乐山市五通桥川剧团宿舍

邮编:614800

电话:13981313993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裱画的父亲
  • 分类:
  • 人气:5038
  • 日期:2015-12-25 14:30:03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