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五)
2021-06-10 14:49:31 来源: 作者:张力翔 【 】 浏览:90次 评论:0
12.5K

    谢岚刚从望京西回到自己的家里,便接到美美打来的电话。美美还没有忘掉那个坏了她好事儿的女人,一再追问她是谁。说:“你就是不说我也能查出来,并且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可是有钱人家的千金,成群的男人在屁股后面追着呢!横不能就这么被人当把鼻涕给甩了吧?”谢岚厌恶地敷衍了她几句,见她仍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便索性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在茶几上倒向沙发。他用一只靠垫捂着脸,本想小睡一会儿,弥补昨夜的失眠,脑子里却始终乱糟糟的,像拉洋片似的,来回浮现着于婉晴惊骇的神情和老爸怪异的身影。正当他睡意全无准备起来的时候,手机突然又响起来。他断定是美美打来的,便烦躁地侧过身子,置之不理,任由它滴滴地聒噪。

    手机不停地响着,自动挂断后又接着响起来。谢岚不耐烦了,起身想把手机关了,一看却猛吃一惊,电话竟是金垒打来的!他赶紧拿起来接听。

    “谢老师!”电话另一端传来金垒急切的声音,“总算打通了。对不起,谢老师。您现在能到我家来吗?今天是礼拜天,我爱人没事儿了,正好在家。”

    “好的,好的,我一会儿就到。”谢岚掩饰着内心的惊喜,尽量淡定地答复着金垒。电话刚一挂断,便双臂一挥,长长呼出一口气,像是庆幸自己终于接了电话,并获得一次救赎的机会。接着就像赶场似的,匆匆忙忙换好衣服,拎上五粮液,下楼驾车驶上湖光中街,一路向西朝四道口开去。

    今天请谢岚到家做客,是于婉晴对昨天拒绝他来访的一种补偿。昨天她确实挺生气,她是去查李楚非法经营的,没想到却查到谢岚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一发现令她惊诧不已,甚至比她发现李楚违法经营还要惊讶和气愤。当时她都气蒙了,不知怎么就跑出房间,跑出舞厅,跑回到自己的家里。至于金垒是怎么接过她的包,怎么给她换好拖鞋,又怎么擦拭她溅满泥点儿的皮鞋的,她全然不知道,只是坐在椅子上发愣。

    她明白,除了生气,她还有些吃醋,可是为什么要生气?又为什么要吃醋呢?她却糊涂了。是的,就算人家在和舞伴调情,甚至在作肮脏交易,这和你于婉晴又有什么关系?人家是单身男人,是钻石王老五,做什么完全有他的自由!你于婉晴干涉得着吗?可是,道理虽然如此,她却还是生气,还是吃醋,甚至有些愤怒,所以才让金垒找借口拒绝了谢岚的拜访。

    可事后再一想,人家谢岚和金垒是师生关系,她凭什么因为个人的好恶而拒绝一个老师对学生的正常家访呢?就算谢岚是一个行为不检的公子哥,一个堕落的文人,也不至于影响他给金垒讲授陌生化吧?当然,这都是她改变主意的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潜意识里,她还有另外一种期盼。她明白,谢岚如此急迫地想来她家,显然并非是因为他真的对陌生化有了什么新的领悟,肯定是想来向她澄清事实的。这种急迫的心情,恰恰说明事情可能另有缘由,他可能是无辜的。她为什么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呢?万一,自己的判断是武断的,人家并没有什么过错,解释开了岂不是两个人的心里就都敞亮了!想来想去,于是才有了今天金垒那个邀请的电话。不过说心里话,她对谢岚的解释并不抱任何幻想。

    谢岚进门时,于婉晴刚给金垒喂完药。抬眼见到他,并没有什么热情的表示,只是客气地和他打了声招呼,接着默默地接过他手里的纸袋,请他坐在桌子旁,又默默地朝放好茶叶的杯子里兑满开水,便走开了。谢岚注意到婉晴态度上的变化,顿觉有些寒心,他知道,这全是那场误会造成的。

    “谢老师!”金垒见到谢岚却很高兴,摇着轮椅来到他跟前说,“我爱人也酷爱文学创作,待会儿再把秦敏叫来,大家凑在一起,可以开个文学Party 了。”

    谢岚应付道:“好哇,正好听听婉晴对陌生化的理解。”

    于婉晴没理睬谢岚,朝金垒嗔怪道:“我得去买菜。今天是谢老师指导你写作,我们掺和什么!”说着拿上一个塑料袋儿,就准备出门。

    “婉晴,”谢岚急中生智,突然叫住她,

    “昨天真巧呀,在舞厅碰上了你。”

    婉晴也不看他,说:“是啊,昨天我和我们经理去舞厅对账,不小心撞上你了。对不起啊!”

    “嗨,你误会了!那个女同志是我的一个学生,昨天见我心情不好,下课后非要拉着我去跳舞。我头一次去这种场合,根本不会跳,蹦跶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她就又拉着我去休息室休息。”

    “噢。”婉晴说,“我看那个女的挺漂亮,你俩关系不错吧?”

    “哪呀?”谢岚气愤道,“她有家有室,不和自己的丈夫好好过,非要纠缠别的男人,我最讨厌这种女人了。”

    婉晴这时才把目光转向谢岚,直直地盯着他,“是吗?我看你们关系不错呀!”

    “唉,”谢岚叹了口气,瞄了一眼金垒,又转向婉晴,“现在的女人随性得很!有些事儿你根本预想不到!”

    婉晴似有领悟,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意:“噢,那后来呢,你们休息得怎么样?”

    “我没客气,把她撇下,一个人走了。”谢岚气呼呼道。

    婉晴强忍住笑,释然地松开绷紧的嘴唇,心里舒坦得像洒进一束阳光,于是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说:“谢老师真对陌生化感兴趣呀?

    那好,我现在就给秦敏打电话,等我买完菜,咱们一起讨论讨论!

    “太好了!”谢岚兴奋道。

    误解澄清了,谢岚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那天上午,他和婉晴两口子加上秦敏,共同探讨了创意写作方面的诸多问题。谢岚发现,婉晴不但具有扎实的写作功底,在创作理论上也很有见地,真不愧出身于书香门第。因为心情舒畅,中午他们叫上牛子,一块儿喝酒聊天。正喝得高兴,忽然屋门被推开,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探进脑袋,也不言语,盯着谢岚瞅了瞅,又缩回去走了。大伙互相望了望,甚感莫名其妙。牛子说:“别理他,有病!”接着给谢岚介绍说,

    “他是我们经理,估计今天值班。”黄有梁今天确实值班,中午从外边吃完饭回来,见宿舍区于婉晴家门口停着辆车,便走过去想看个究竟。他早就听说过,前不久有一个男人去过于婉晴家,折腾了大半天,挺晚才离开,他想看看那人究竟是谁。自从于婉晴决绝地拒绝并羞辱了他以后,他便下决心整治她,想让她饱尝痛苦,受尽折磨,永远都抬不起头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正在寻找把柄,见金钱打动不了她,便想在那个曾去过她家的男人身上做文章。今天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人,觉得此人挺有素养。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和于婉晴是什么关系,来她家又是为了什么呢?他决定将这个人查个底儿掉。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六)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