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九)
2021-07-08 08:34:05 来源: 作者:张力翔 【 】 浏览:80次 评论:0
12.5K

十一

    美美和何士健的婚姻出现了危机,俩人达成协议后,没想到又双双违反了协议。协议规定俩人不能离婚,可是何士健的女友突然怀孕了,何士健很喜欢他的女友,执意要她把孩子生下来,同她重组家庭,为此率先提出和美美离婚;美美对谢岚动了真情,虽然遇到障碍并被谢岚婉拒,但并没有死心,仍想离婚嫁给谢岚。于是,俩人间的协议自动作废,他俩的协议作废了,父辈的协议如何落实?所以,双方老子不同意离婚,跟子女大发脾气,甚至以取消财产继承权相威胁。

    怎奈情感这东西是强迫不得的,小两口在家都是独根独苗,一向骄横跋扈,根本不听父母的劝诫,逼急了,竟以自杀和出走相要挟,搞得双方父母惊慌失措,六神无主,无可奈何间,只好同意放弃协议,将婚姻自由还给子女。事后,两家父母都感觉到自己行为的荒唐。本来嘛,感情这东西就像空气,怎么能把它绑定拴住呢?

    最近,物产公司那条流传甚广的消息终于得到落实。鉴于不少人举报黄有梁搞独立王国并贪污受贿,集团决定把副总龚强派到物产公司兼任党委书记,负责企业全面工作,查证落实举报内容。龚强到任后,首先宣布了一项国资委的政策:属于国有优良资产的企业改制后,该企业必须享有合资公司的控股权,这条规定完全适用于物产公司。美美和何士健的父亲控股的愿望落空了,却又不想使运作已久的事情半途而废,只好同意以参股的方式参与改制。

    美美离婚后,明显加大了对谢岚的情感攻势。她越来越相信,那个令谢岚魂牵梦绕的女人就是于婉晴。却又绝不相信,一个年轻貌美的单身富二代,竟然争不过一个在不幸婚姻中苦苦挣扎的半老徐娘。因此,她要发现自己失败的原因,找到发起新一轮进攻的突破口。最近,谢岚和美美的关系有所缓和,因为那次在舞厅甩掉美美后,谢岚已经向她道过歉。从长远考虑,美美也原谅了他的粗鲁。至于于婉晴,美美承认上次对她的报复有些过分,也不再当面或背后地攻击谩骂她了。此时美美最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于婉晴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谢岚,谢岚到底中了什么邪?为了探究这个秘密,她需要和谢岚心平气和地谈一谈。为此,美美又在网上给“万仞堂”拉来几名新学员。这天上完课,见学员们都走光了,美美走到沙发前,对坐在那里又开始犯愁的谢岚说:“怎么样,新学员不错吧?打算怎么犒劳我?”

    谢岚瞥她一眼,勉强挤出点笑容说:“请你吃饭。”

    “不行!”美美故作娇嗔,伸出双手,“抱抱我好吗?”

    “美美!”谢岚拦住她,“别闹,我这儿烦着呢。”

    “又是因为那个于婉晴?”

    谢岚抬头望着她,郁郁地说:“她现在的处境很凄惨,可以说是身心俱疲,痛苦不堪。”

    “因为我?还是因为在延庆被捉奸?”听了这话,谢岚腾地跳起来,嚷道:“那是陷害,知道吗?舞厅在搞非法经营,她去调查,结果被设计陷害!”

    “难道那次她推门撞见我们,是在搞调查?”

    “对,舞厅存在涉黄服务,她在调查,可惜我们找不到证据!”

    美美沉默着,突然说:“也许我可以帮你们,但是——”她阻止住有些激动的谢岚,“在我帮你们找到证据之前,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告诉我,你为什么和当下世风那么格格不入?于婉晴到底用什么勾住了你的魂儿?”

    谢岚的眼睛热辣辣地盯着她,好一会儿,终于说:“美美,你还相信爱吗?”美美咬着下唇,使劲儿点点头。

    “我也相信。美美,我知道你是爱我的,那你说,我和金垒,也就是于婉晴的爱人相比,哪个条件更好?”

    “当然是你!”

    谢岚垂下眼睛,眼神变得迷蒙而神往,“婉晴也这么说,她很欣赏我。可是,在我和金垒之间,她还是选择了金垒。而且为了瘫痪的丈夫,她在跟全世界抗争!包括公司经理,她的家人,还有我。为了爱,她可以抛弃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

    美美显然被这久违的、陌生的,甚至是荒诞的情感吸引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眸子里闪现着惊讶和不解,继而,喃喃道:“也就是说,你被她对丈夫的爱感动了,所以,即便她没有选择你,你却仍然……”

    “不仅是感动,简直太令人震撼了,我被这种爱的力量降服了,已经无法脱身!”美美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感伤,因为她想起自己的爱情,为什么总是轻飘飘的,像一叶浮萍?

    没到约定见面的日子,谢从熙便急不可待地把谢岚叫到望京西的家里,劈头就问:“你掺和进于婉晴的婚姻啦?”

    “没有哇!”谢岚不明白老爸怎么会知道于婉晴,又怎么会知道他和婉晴两口子之间的瓜葛。

    “没有?那刘教授怎么说你对她闺女产生了感情?”

    “哪个刘教授?”

    “还有哪个?刘嫣教授啊!”

    “于婉晴是刘教授的闺女?”

    “废话!你连人家娘儿俩的关系都没有搞清楚,就想破坏人家的婚姻?”

    谢岚愣住了,他很纳闷,为什么刘教授至今也没说当年她要他去约会见面的那个人是她女儿呢?婉晴也是如此,为什么在牛子透漏出她父母都是大学老师时,婉晴也没有点破她母亲就是刘嫣教授呢?他琢磨,刘教授没有说明她和婉晴的关系,可能是担心他在婚姻选择上陷于尴尬的境地。但同样也说明,刘教授非常希望他和婉晴能够结为连理。

    至于婉晴隐瞒她和刘教授的关系,大概只是想对母亲当年的隐瞒进行遮掩而已。琢磨透了,心里也就释然了,这才向老爸解释:“爸,您怎么听风就是雨,谁想破坏人家婚姻了?”

    “哼,我可告诉你!”谢从熙指着儿子鼻子说,“咱绝对不能做那种缺德事!我宁可不找后老伴儿,也不同意你干这种事!”

    谢岚又是一愣:“这和您找不找后老伴儿有什么关系?”

    谢从熙自觉有些失言,没理他,躲闪的眼神却令谢岚产生猜想,继而顿悟。

    “呵呵,看来您上次见的不是什么朋友,而是刘教授。嗯,不错,还是老爸有眼光。如果您二位真能结合,我完全赞成,相信我妈在九泉之下也能放心了。怎么,刘教授怀疑我插足了婉晴的婚姻,向您告状了?”

    谢从熙摇摇头:“那就好办了!可是,唉……”他叹了口气又说,“她是想劝婉晴离婚,和你在一起,然后咱们两家亲上加亲,组成一个幸福的大家庭。说实话,要真能这样,我何乐而不为呢?可是,可是人不能太自私,对不对?拆散婉晴和金垒,那不是把金垒往死里逼吗!金垒的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都不好。把金垒再送回去,究竟是谁照顾谁呢?”

    谢岚被老爸的深明大义感动了,点点头说:“爸,我可以向您保证,不管我对婉晴有没有感情,也不管刘教授多么希望我和婉晴能够走到一起,我都不会干扰婉晴和金垒的生活。您知道吗?爸,婉晴爱的是金垒,他俩相恋十几年,俩人不仅有深厚的感情基础,而且相互间恩重如山,这种婚姻是牢不可破的,也是难能可贵的,必须获得尊重和保护。更何况,金垒现在的这个样子,婉晴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指望,是他的精神支柱!

    我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甚至是绝望之上呢?”谢岚越说越激动,突然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谢从熙问。

    谢岚回过头来,淡定道:“我亲自去做刘教授的工作。”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八)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