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五)·结局
2021-08-19 14:40:35 来源: 作者:张力翔 【 】 浏览:92次 评论:0
12.5K

十七结局

    李楚和黄有梁同时被公安机关逮捕,并很快被检察院起诉,不日将交由法院审理。随着案件的破获,延庆宾馆的捉奸事件终于真相大白,被陷害的谢岚和于婉晴也终于恢复了名誉。龚强披露事实真相的那天晚上,牛子、秦敏和许多职工都跑到婉晴家里来庆贺。喜悦的同时,想起这段时间婉晴受的委屈,大伙儿又都掉了一阵眼泪。

    谢岚因伤需要住院,恰巧赶上金垒病情加重也需要住院。为了方便照顾,婉晴和家里人商量后,决定把两个病人送进同一家医院。住院当天,谢从熙和刘嫣来看望两个病人,在谢岚的病房里待了好久。他们仔细询问了谢岚的伤势,见他除了浑身划伤,左臂以及几处非关键部位骨折外,整个身体并无大碍,两位老人如释重负,心里也踏实了许多。谢从熙和刘嫣走后没有多久,美美和戏梦娇又来到病房,美美把手里的花篮放在小桌儿上,说:“我俩一是来看看你,二是来向你告别的。”

    谢岚一愣:“告别?你们要去哪儿?”美美侧着脸,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说:“我俩服了你了!居然敢从山坡上跳下去,为了爱,简直是视死如归呀!”

    谢岚笑了:“你也不简单呀,亲自带人去找证据。要知道,如果被人堵在里边可就出不来了!”

    美美狠狠地盯着谢岚,在嗓子眼儿里哼了声:“嘁,就你知道不要命?告诉你,为了一个‘情’字,有人并不比你差!”

    谢岚动情地看着她,鼻子一酸,眼眶竟潮湿起来。美美见不得谢岚那副样子,别过头,变换话题说:“我们不想这么混了,想改变一下活法儿!”

    “怎么改变?”

    “我们打算去深圳,从打工做起!”

    “就你?”谢岚甚表怀疑。

    戏梦娇说:“你可别小看我姐,我姐决心可大了!况且有我教她,很快就会上路。”

    “你俩搭伙?”

    “她给我带路,生活费我负责。”美美说着,小嘴一撅,斜愣起眼睛,“别看不起我们,几年后准让你惊掉下巴!”

    “太好了!”谢岚激动地叫起来,震得伤口直疼,却仍捂着肩膀,皱着眉头喊,“到时候我去找你们,写你们的创业史!”

    说了会儿话,美美和戏梦娇要走。走了几步,美美又转过头来,郑重地望着谢岚说:“谢谢你教会了我生活!”

    谢岚咬紧嘴唇,用力点了点头,像是在给她鼓劲儿。

    住院后的第三天,医生把婉晴找到办公室说,经过检查确定,因金垒的脑室管膜瘤当初没有切除干净,新长出来的部分已经转为恶性,并且癌细胞已经扩散。婉晴听了惊骇不已,尽管她已经对金垒病情发展的最坏结果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仍然接受不了丈夫癌细胞扩散的事实。她平静地听着医生的宣判,一行泪水汩汩地涌出眼眶。医生说:“根据病情,建议不再进行颅内手术,而是采取放化疗配合中药的保守疗法。”婉晴什么也没说,懵懵懂懂地走出医生办公室,靠着肿瘤科病房走廊的墙壁,呜呜地哭起来。良久,她擦干眼泪,眨了眨眼睛,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然后走回病房,语气淡淡地对等待结果的金垒说:“医生说上次手术没做干净,又长出来一点儿,为了控制病情发展,建议留在医院,采取放化疗配合中药的办法治疗。”

    婉晴决定不告诉金垒脑癌已经扩散,也不能让他看出来。她要丈夫在她的经心照顾下,幸福平静地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

    金垒没有言声儿,默默地望着婉晴,平静地将目光挪开。他和婉晴共同生活已将近两年,早就发现她的谎撒得很笨拙。偶尔的言不由衷时,那眼神总怯怯地像做了贼。她分明在掩饰着什么,而且掩饰得很不彻底。脸上的泪痕虽然抹去,但眼角的红丝犹在,胸前的洇湿也尚存。她的流泪、她的遮掩已经说明一切。他是个明白人,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已经恶化了,对那个必然的结果也早有心理准备。他早已从恐惧、悲伤的那个最初阶段走了过来,明白生为醒转,死为长眠,没什么大不了的。因此,他不但不再恐慌,反而感到一种释然,一种解脱。这种释然和解脱不仅针对自己,更重要的是针对婉晴。

    婉晴是一个好女人,两年来,她是他生命的依托,是他灵魂的主宰。是婉晴把他从爱的绝望和死的恐惧中解救出来;是婉晴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并精心照料他,使他的体力恢复到能坐进轮椅的状态。为了他,婉晴作出的牺牲、付出的代价难以言表。她本可有一个幸福的未来,但为了一个“情”字,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痛苦和磨难。对于一个容貌姣好,富有天资的女人来说,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他该如何回报她呢?他合目假寐,苦思良久。

    半个月后,谢岚已能下地走路,并多次来看过金垒。这天,他吊着左臂再一次来到金垒的病房,金垒躺在病床上,笑着示意他坐在床脚。婉晴伏在床头睡着了,呼吸均匀,神态安详。金垒欣慰地望着她,突然把目光转向谢岚,轻声说:

    “谢老师,能允许我叫你谢岚吗?”

    “当然,什么事?金垒。”谢岚感到有些诧异。

    金垒缓缓道:“我们都是男人,我想郑重地和你谈一次话。”

    谢岚不解地一笑:“谈什么?”他目光和善地望着他。

    “两年前,你和婉晴谈过一次恋爱?”

    谢岚迟疑了一下:“不,只是见过一次面。”

    “那天是岳母告诉我的,为了让我和婉晴离婚。”

    谢岚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严格来说,那次婉晴并不应该和他见面,因为金垒虽然患病,却仍是她的男友。他是在责怪婉晴吗?

    “婉晴真是个好女人。”没想到,金垒却夸起他的妻子,深情地望着窗外继续说,“在那种情况下,即使不是母亲所逼,她去和别人见面也是正常的,我不怪她。可敬的是,她见的是你,却仍然选择了我,实在堪称伟大!”

    “不,我比她大好几岁,我配不上她。”

    金垒摇摇头:“你也是个好人,一个血气方刚,有情有义的好男人!”

    “谢谢你,金垒。”

    “答应我一件事!”金垒凝视着谢岚的眼睛,极认真的样子。

    “你说,我在听着。”谢岚疑惑又期待地望定他。

    “我来日不多了。”金垒眼眶渐渐潮湿,“我想把婉晴托付给你。”

    “不!”突然一声喊叫吓得俩人一惊。

    原来是婉晴醒了,不,其实她根本没有睡实,他们的谈话她大多听在耳里。之所以没有打断,是因为她倒想听听两个男人背着她究竟想说些什么。金垒的想法果然让她给猜对了,不行,她不能让他再说下去。她猛地爬起身子,抓住金垒的肩膀朝他吼:

    “金垒,你要好好地养病,不要胡思乱想!我会和你相依为命,让你快快乐乐地活下去的!”

    “不要阻止我!不要……”金垒掰开婉晴的手,痛苦地摇着头。

    “你还好好地活着,我不能让你失去做男人的尊严!你也不能把谢岚和我推向不义之地!”

    “世俗,完全是世俗!”金垒合上眼,仍然痛苦地摇着头。

    护士推着小车进来,说:“这是今天的药,马上吃了,然后输液。”婉晴倒好了水,让金垒吃药,金垒扭过头去,拒绝服药。

    “那就先打点滴吧。”护士说着,推过输液架,去抓金垒的胳膊。金垒却挣开她拒绝输液,没办法,护士只能出去请示值班大夫。

    婉晴和谢岚都苦苦地劝说着金垒,金垒转过脸来,潮红的泪眼近乎狰狞,严肃道:“答应我,不然,就让我死。从现在起,我将拒绝进食。”

    三个人默然相视,情绪在激荡,血液在燃烧,头脑被复杂的情感冲撞得即将爆裂。

    “谢岚,你向我发誓,你将把你全部的爱献给眼前这个女人!”金垒逼视着谢岚。谢岚已经泪眼模糊,他明白,金垒之所以这样逼他,完全是出于对婉晴的爱和对自己的信任。而那句字字发烫的话语,也恰恰说出了他发自内心的愿望。然而,金垒还好好地活着,他怎能当着金垒的面,向婉晴表白自己的心迹呢!他知道,婉晴也并不希望他这样做。可是,金垒正眼巴巴地等待着他的回答,那泪光中的期待像一把剑,直抵着他的心窝!怎么办?难道他真忍心拒绝金垒,从而逼他走向崩溃?不!此时此刻,谢岚已无法再顾及道德的要求和婉晴的感受了,于是郑重地答复金垒:“好,我发誓!”

    婉晴愕然地望着谢岚,泪水汩汩地淌下面颊。她的嘴唇颤抖着,突然转身跑出病房,脚步声中夹杂着隐忍的啜泣。病床前只剩下金垒和谢岚,沉默了片刻,金垒感激地握住谢岚的手,却发现那只手绵软无力地耷拉着,像是失去了知觉。而此时,谢岚已陷入悲哀。

    他明白,他对金垒的答复,已将婉晴逼到一个尴尬的境地,逼着她必须逾越道德的藩篱,同时去接受两个人的爱。而她,从来也没有这样的准备,甚至想都不曾想过。听说不久前,有人曾劝她带着离婚的金垒改嫁谢岚,但被她坚决地拒绝了,说如果那样,不如让她去死!因为她绝不允许她深爱的男人,承受任何一点委屈,感受任何一点不适。谢岚理解婉晴的想法,知道在这个非常时刻,婉晴的最大心愿,就是想让她和金垒的爱情有一个自始至终都圆满的结局;就是想让金垒在尊严和体面中,在她纯粹和全部的爱意中幸福地离去;就是想以她自身的行为,来诠释爱情的真谛,来说明那是一种跨越时空的专一的情感。而谢岚的答复,却将她所有的希望都给浇灭了!她那跑出去的身影,她那隐忍的啜泣,无不折射着她的痛苦和怨气!那么,怎样才能补救自己的过失,怎样才能让婉晴走出困境呢?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一个办法,他想到了远在深圳的美美和戏梦娇。于是,谢岚把目光从门口收回来,默默地望向金垒。

    那目光是潮湿的,似乎包含着无尽的已来不及表达的歉意。那只绵软的手,突然给了金垒一个有力的回握。接着,谢岚也走了,头也不回地走了,就那样穿着住院的衣服,走出病房,走出楼门,走出医院,消失在茫茫人海里……

    傍晚,婉晴收到谢岚的一条短信:对不起,我走了,因为我爱你!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一)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