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一)
2021-08-26 10:39:48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229次 评论:0
12.5K

    宽阔的公路两边,成排的银杏树,伸展着笔直的枝条,如举手通过一项决议,庄严而肃穆。汽车平稳地向前驶去,路面的叶子,不时被车轮卷起,如金色的蝴蝶飞舞。几片叶子,不顾一切地冲向挡风玻璃,如飞蛾扑火,将杨先平的心,撞击得有些生痛。他紧握方向盘,目光绕过舞动的叶子,望向远方。这是一条他不太熟悉的路,就如他对自己的明天,以及明天的明天,那般的陌生。

    坐在副驾驶室的李小薇,显然没注意那些叶子,以及杨先平如叶子般,狂飞乱舞的心绪。李小薇的心,早已飞到山顶,那个叫大山坳的村庄,住着她的父母、亲人,还有她的整个童年时光。

    “杨总,能开快点吗?”李小薇用纤细的手,掠一下遮住前额的头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杨先平。杨先平还不太习惯杨总这个称呼。他的眼睛,依然望着远方。李小薇扯了一下杨先平的衣角,他才回过神来。李小薇说,杨总,你要习惯这个名字。杨先平点了点头说,好的,我记住了。

    汽车亢奋起来,如撒欢的马儿,在宽阔的草原上扬蹄。更多金色的蝴蝶,纷纷飘向空中,像去参加一个久违的聚会。杨先平一边踩油门,一边在心里默念,我叫杨总,我叫杨总。

    三天前,这个名叫李小薇的女子,不知是在微信朋友圈,还是在一个什么群,找到了杨先平。李小薇加了杨先平的微信。李小薇说,杨师傅,你想找兼职?杨先平想起前些日子,在网上贴了一个找工作的帖子,说,是的。杨先平确实想找工作,并且已找了好长时间。不是因为年纪大,就是没技术,所以他一直在找工作。

    而工作却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总是躲着他,跟他玩捉迷藏的游戏。

    在一家装修得不错的茶餐厅,杨先平如约见到了李小薇。李小薇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帘是分两层的那种,厚的那层已经挽起,薄的那层很随意地垂挂着。窗外车水马龙,室内却静若幽谷。一缕阳光穿透玻璃与薄雾般的窗帘缝隙,暖暖地照在她脸上,十分动人。

    从她的着装上看得出,她是个有钱人。杨先平有些拘谨,脚下似有所绊,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如堆满乱石,让他左冲右突,好不容易,才挪到她的对面。

    李小薇的热情,缓解了他的紧张。李小薇让他坐在自己对面,又让服务员端来一杯绿茶。李小薇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杨先平,灼热的目光,将杨先平的脸炙烤得有些发烫。

    杨先平的左边有面镜子,便将头转向镜子,他想躲开她的注视。但却望到了镜中,有些苍老的自己。

    李小薇收起目光,小啜了口茶,说,杨师傅,你应该有五十岁了吧?杨先平不好意思地说,我,刚满四十二岁。李小薇说,嗯,看起来有点老相。杨先平猛地站起,他也不知为何要这样,就像脚底下装了弹簧似的。

    也许是李小薇的气场太强,也许是经历太多磨难后,杨先平内心的怯懦。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说,李*,李女士,我也觉得不太配。

    要不,你还是另请他人吧。李小薇温柔地用手将他扯住。微笑着说,杨师傅,我觉得你就是最好的人选。

    李小薇毫不隐瞒地,将她的事情讲给他听,就如面对一位好朋友,或者说是大哥,长辈。看得出,她对他的信任。她的叙述很动听,很抒情,就像一位电台主持人,在向听众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这让杨先平像在听广播。他沉浸在她磁性悦耳的声音中,感觉很享受。

    其实,李小薇从他微信上的头像,一眼就看中了他。他跟她的杨总,实在太像了。只不过杨总的年纪要大些。但如果两人站在一起,都会说杨总年轻。这便是李小薇说他老相的原因。

    她将杨总的照片,从手机里翻出来给他看。别人肯定喊他杨总,但她有时候会喊老杨,特别是私下里。手机里的杨总,一个劲地朝杨先平笑着,像是在对他说,我的工作很忙,我不在时,小薇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她!杨先平觉得,自己与杨总确实很像。

    人靠衣装,马靠鞍。当他穿上杨总的衣服后,更像了,就如兄弟。当然,他是兄,杨总是弟。

    尽管他比杨总小五岁,但杨总看上去比他年轻。脸型,身高都差不多。只是他的头发更稀皮肤更黑,手更粗。这不奇怪,一个养尊处优,一个劳碌奔波,命运不同,人生轨迹不同,生活质量就有差异。

    李小薇说,杨师傅,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杨总,老杨。你也不能叫我李*,李女士。

    你得叫我小薇。我叫你杨总,或者老杨。等你见了我爸妈、亲人,他们可能还会叫你小杨。请你一定要记住,你不再是杨先平。杨先平一边点头,一边对着镜子,找杨总的感觉。

    因为穿了杨总的衣服,他感觉镜中的自己有些陌生。

    杨先平想,幸好自己也姓杨,别人有时也喊他老杨,只是没被人喊过杨总。如果姓张或者姓王,让他变成杨总,他肯定不适应。

    别人喊了半天杨总,他却一脸木然的表情,肯定得露馅。

    李小薇将手软绵绵地伸过来,挽住他的胳膊。让他想起《西游记》里的树精,柔弱的枝条,却透着媚惑的力量。他像火烧屁股般,吓得往一边躲。李小薇笑着说,别不好意思,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还得有点肢体动作。

    我们是情侣,是夫妻,肯定不能太生分。说着说着,李小薇的脸红了。她解释说,现在我跟杨总还不是夫妻。我的意思是,将来我们肯定是要结婚的。

    李小薇向杨先平讲了杨总的基本情况,以及她的家庭情况。还将台词写在一个本子上,让杨先平有时间就读一读,将内容牢记在心,免得关键时刻出错。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杨先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能当一回杨总。四十二岁还找了个二十七岁的情侣。不,杨总的年龄是四十七岁,比她大了整整二十岁。几乎可以当她的爹了。她爹五十一岁,比杨总才大四岁。

    他平生最恨这种人,有几个臭钱,就将道德置之脑后,踩在脚下。如果他是她爹,他肯定会气得吐血。他没女儿,但他有个十二岁的儿子。一想起儿子,他的心便软了。就算他有骨气,可以不吃不喝,但儿子不行。儿子正在长身体,他得吃得喝,得花钱。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杨先平痛苦得用手直抓头发。头发最近掉得厉害,随手一抓,便揪下一把。他想起年轻时,跟余琴谈恋爱,她总说他的头发好看,精神抖擞,生机勃勃。可是现在,就像霜打的草,焦黄而萎靡。如果余琴不早早离开他,生活会不会又是另一番景象?

    “老杨!”李小薇见杨先平一脸痛苦的表情,关切地问,“你怎么啦?是不是嫌工资太少?要不我再加一千元吧。”杨先平如梦初醒,随即摇了摇头。李小薇说,其实这一千元是给司机小刘的,既然你会开车,那就不用小刘去了,这一千元自然应该给你。

    当杨先平看到那辆大奔时,心还是莫名地跳了一下。他对车有种特殊的感情,他开了十几年出租车,还从未开过奔驰。如果不是给余琴治病,他也许还在开出租车。他想不明白,一个那么好的女人,给他生儿子,陪他过日子,为这个家,付出了青春和汗水,没享受过一天,上天却让她患上癌症。

    他将车卖了,还借了一堆债,给她治病,化疗,最后她还是走了。他想起她最后的日子,瘦得皮包骨头。她患的是胃癌,吃不下任何东西,吃什么吐什么。最后,就连喝水都困难。

    咽气了,还圆睁着眼睛,直鼓鼓地望着他和儿子杨翔。她那是不甘心啊!她哪里舍得离开他们!

    杨先平抹了一把眼泪。好在李小薇一直望着窗外,似乎想从眼前飘过的群山树木中,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她沉浸纠缠于自己的心事中,没注意到他的表情。

    车内空调的温度正好。李小薇的几丝头发,随风而动。她的身上,飘着好闻的香味,那香味随着空调的吹风,在车内弥漫,不放过任何一个缝隙,包括他的鼻孔。那是他平时难得闻到的味道。他的周围充斥着花露水,几乎没机会与来自国外的香味相遇。

    从她的介绍中,他得知,杨总也会开车。但有钱人的心思,杨先平猜不透。既然自己会开车,又何必请个司机呢,完全是为了摆谱吗?

    如果杨总的工作不忙,又假设杨总想亲自开车,现在,坐在他这个位置的肯定是杨总。杨总会跟坐在身边的小薇说些什么?杨总肯定不会像他这样,规规矩矩地开车。她也不会这样心事重重地望着窗外。虽然紧挨着坐在一起,两人都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二)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