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十)
2021-11-05 13:41:11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41次 评论:0
12.5K

    生活如陀螺,不知是谁手握岁月的鞭子,在忙碌的旋转中,一天天过去。又像复印机,不断地复制昨天。杨先平开出租车赚钱养家,李小薇负责带孩子,张罗料理一家人的衣食。

    假设生活在这种模式下无限复制,谁也看不出有何不妥。丈夫踏实肯干,妻子美丽贤惠,这是人们眼中,标准的美好家庭。若干年后,当他们老了。后代的后代,也成长起来。又有谁会怀疑,他们不是一家人?谁又会怀疑,他们的父亲、祖父、曾祖父,外公、外祖父、外曾祖父,那个名叫杨先平的人,竟然是一个替身?

    显然,这天太漫长。人的一生中,要发生很多事。有很多情节需要演绎,但影片的时长有限。如何在规定时间内,编入更多情节,就需要压缩时间,让情节变得紧凑。怎可就这样潦草地,令男女主人公老去呢?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平淡,安静,毫无悬念地,过完一生。

    接下来,李小薇毫无征兆地醒了。也不是全醒,类似于半梦半醒,她首先认出的是杨先平。晨光初露,窗外渐次喧哗时,杨先平才回家。开一晚上出租车,疲倦如窄小的外套,将他裹紧,令他浑身感觉不适。他有些踉跄的脚步走近家门时,杨好正在吵着要爸爸。杨先平在楼下就听到了哭声,他的心已飞到楼上。他的脚步,总是赶不上心的速度。

    他紧追着心,三步并作两步,刚开门进入卧室,杨好便扑了过来。他搂着杨好,亲着她的小脸蛋。杨好喊爸爸。小脸蛋上还挂着,令人心疼的泪珠。

    李小薇望杨先平的眼神,突然变得陌生。她奇怪地问,杨师傅,你怎么来了?然后她跑过来,抱住杨好,说,他不是爸爸。他是——叔叔。

    杨先平突然呆住了。以往这时,他肯定会洗漱后吃早饭,然后好好睡一觉。但现在,他的睡意,如小偷遇上事主,一阵慌张后,突然逃得无影无踪。他明白,这是她清醒的表现。其实,这也一直是他盼望的。他希望由她来向她的母亲、乡亲,以及世人,说明一切。这比他说的更权威,更令人信服。从此,他们又回到各自的位置,就如两颗错轨的星球,又可以回到各自的轨道,继续运行。但是,当她真的清醒后,他又失落了。原本热闹、温暖,在世人眼里和谐幸福的家,也就散了。

    他试探着问李小薇,你,都想起什么了?李小薇反问他,我为何住在你家?我的家呢?杨先平想告诉她,她的家已经没了,因为那是租的房子,出不起租金,那就是别人的家。还有那个人,他不想跟你过了,那么,他就走了,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如果还当他是自己的家,那家就破了,散了。但他没有说,他依然试探着问,你还记得老杨吗?那个杨总?

    她用力地想,似乎那是一件很费力的事。她一边扯着头发,一边想。好像要将藏在脑袋里的记忆,用力扯出来似的。但是,扯着扯着,还是卡壳了。她说,你不就是老杨吗?杨先平,杨总,杨师傅。

    看来,她还是没想起杨总。或者说,她还不希望想起杨总。她的脑袋里,关于杨总的记忆,因某件事情的刺激,而关闭了。只是,她越来越明白他们的关系了。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朋友?亲人?总之,不是夫妻。她说,杨师傅,我不能总住在你这里,我要回家,回自己的家。

    面对半梦半醒的她,他没法跟她解释。可她又吵闹得厉害。她抱着杨好,想往外走。她还记得杨好是她生的,是她的女儿。但是,杨好却要他,杨好喊他爸爸,他也认可了这个女儿。自出生就是他带着,天天在一起。

    人心都是肉长的,哪能没感情呢。他的心一阵疼痛。原本,他觉得一切都是包袱时,想甩又甩不脱。现在,他觉得那不是包袱了,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一块肉,却要离开他。那种撕裂的疼痛,令他无法忍受,而又不得不忍受。就如壮士断腕,需要忍受钻心的疼痛,更需要巨大的勇气。

    幸好李小薇的母亲来了。她是传统型的贤妻良母。凭她的社会阅历,与人生经验,是不会允许女儿胡闹的。她一边安慰女婿杨先平,让他先去睡觉。一边劝慰女儿,你们都是成了家,有了孩子的人,可不许胡闹。

    李小薇只有对母亲,始终是熟悉的,认可的。她说,妈,你肯定搞错了。我跟杨师傅,是朋友。李小薇的母亲是个明白人,懂人情识大体。她说,我知道,你们以前是朋友,但现在,已经是夫妻了。你们还生下了女儿杨好。虽然没举行婚礼,没摆酒,但你们已经领证。也就是说,在法律上,已经是夫妻了。

    李小薇显然还不知道这件事。她对领证呀,结婚呀,一点印象都没有。她一着急便埋怨母亲,你竟然在我毫不知情下,让我跟杨师傅结婚?李小薇的母亲,从柜子里翻出结婚证说,你这个傻孩子,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你不知情?这事,能在你不知情下办得成吗?你不同意,你不到场,谁都替代不了你的!

    结婚证上,确实有她跟杨先平的合影。从照片上的表情看,她很高兴,还一个劲地往他那边靠,很显然,她是愿意嫁给杨先平的。但杨先平的表情,却有些勉强,笑得也挺尴尬,莫非他是半推半就?

    李小薇很生气,她不知道要跟谁生气。总之,看谁都不顺眼。她隐隐地感觉到,还有个什么人,在等着自己。那是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但怎么也想不起是谁。于是,她说,如果真的结了婚,也得离。

    这是李小薇的母亲不允许的。她是个既通情达理,又传统保守的女人。她信奉两情相悦,支持恋爱自由,但也坚守从一而终的底线。她说,证也领了,孩子也有了,又去离婚,丢不丢人?既然要离婚,当初就不该结婚呀,当初干什么去了?两个人过日子,不是过家家,今天好了,就恩恩爱爱,明天不好了,就鸡飞狗跳,要相互包容,相互理解。

    哪有不吵嘴不闹别扭的夫妻?但吵过闹过,还得接着过。李小薇不再说话。也许她已经明白,自己就是再吵再闹,也没有用。她得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只有追根溯源,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后,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她像个侦探,在家里搜寻,不放过任何角落。她希望从蛛丝马迹中,找到有用的线索,破解心中的难题。

    杨先平很想趁机向她们母女道明真相,但又害怕她们不相信自己。因为李小薇还处于半梦半醒中,她就像一棵长在墙头上的草,有可能倒向那边,也有可能倒向这边。她究竟倒向哪边,谁也说不清。李小薇的母亲,为了女儿的利益,不可能向着他。她对他的好,对他的宽容,全是因为他对自己女儿好,他是他们家的女婿。归根结底,还是女儿重要。所以,杨先平觉得,自己还得继续装糊涂。只有等到李小薇真正清醒,才可能真相大白。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结局) 下一篇中篇:替身(九)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