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那山,那人,那情(三)
2021-12-02 13:15:54 来源: 作者:党栋 【 】 浏览:98次 评论:0
12.5K

赵二舅和他的瓜

    二舅赵二虎,并不是我的亲舅舅,是外婆家的隔墙邻居,他与外公是同姓本家,按辈分我叫他舅舅。赵二舅是个古怪的老头儿, 五十多岁了,四方脸,花白胡子,人长得瘦, 个子也矮,除了冬天戴着帽子外,其他季节里总是剃个光光的葫芦头,背地里我们都喊他葫芦瓢

    赵二舅人长得瘦小,身体却结实得很, 五十多岁了,走起路来仍是一阵风。他脾气古怪,话语很少,偶尔冒出几句话来,好像都带有火药味。小孩子看见都怕他,可他偏偏爱留个山羊胡,我们觉得很好玩,总是躲到远远的地方偷看他。

    赵二舅个子不大,嗓门儿却高,咳嗽一声老远都能听得到。因为家里穷,五十多岁了还是个老光棍儿。由于没有女人,他自然没有小孩子,我们很少去他家玩,偶尔跑去一次,他讨厌我们叽叽喳喳地瞎吵闹,虽然不理我们,也从不撵我们走,但总是瞪着眼。

    一次,我们在他家房子后面玩耍的时候, 发现挨着他家房子的槐树上有一个很大的马蜂窝,几个小家伙一嘀咕,决定趁天快黑的时候,烧了这个马蜂窝。疤瘌眼儿从家里偷了一根长竹竿,闷葫芦从家里悄悄地带来了一盒火柴,我们把一捆干柴绑到竹竿上烧了马蜂窝。马蜂窝烧掉了,但马蜂没有全烧死,剩下的扑下来蜇我们,蜇得我们嗷嗷叫,想不到马蜂蜇人会有这么疼。

    由于遭到了马蜂的攻击,持竹竿的疤瘌眼儿疼得直叫唤,手一抖就把带了火把的长竹竿掉在了赵二舅家的破草房子上。眼看着房子冒了烟,我们手足无措起来,正巧赵二舅挑水回来,情急之下,一桶水泼了上去, 火熄灭了。赵二舅却气坏了,操起挑水的勾担把我们撵出去老远,一边追,一边骂,这群野孩子,尽会害贱人。 

    赵二舅不喜欢我们,我们也讨厌他,看见他了就躲着走,背地里喊他葫芦瓢 叫他老山羊。小孩子们不喜欢他,大人们却都说他好,脾气虽然倔,人却实在得很, 干活从不偷懒。无论谁家有事,叫一声就赶过去帮忙。他也乐意帮忙,不管替谁家干了多少活,从不吃人家一口饭,更不收人家一分钱。也有感到过意不去的人给他塞盒烟, 可他死活不收,让得急了,他就发脾气,更不爱听别人的感谢话,临走时撂下一句:下力人,下点力气算个啥? 

    村子南边有一块生产队里的西瓜地,看护这片瓜地的瓜板就是赵二舅。

    一天午饭后,我们又趁着大人们午休偷偷地跑出来,几个人一商量,决定去偷瓜。这个主意又是疤瘌眼儿出的,但我们都赞成。他的话音刚落,小家伙们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头天刚下过一场雨,西瓜地里又湿又热, 中午的毒太阳一晒,西瓜秧耷拉了下去,一眼望去,满地里都是露着肚皮的大西瓜。

    赵二舅带了铺盖住到地边搭起的瓜棚里, 他像监狱里的看守似的,日夜不停地在西瓜地四周巡逻,深更半夜里还要起来用长电筒来回照,生怕有人偷了瓜。他手里有一把钢叉, 不过那叉不是叉人的,是用来吓人的,主要还是用来对付夜间蹿出来偷吃西瓜的野猪獾, 这东西害贱人,它不仅吃瓜,有时会咬断瓜根, 瓜根一断,整颗西瓜就枯死了。

    “疤瘌眼儿眼馋地望着西瓜地,脑瓜子飞快一转,便来了主意。他让我和李大牙 在地头站岗放哨闷葫芦黑蛋 下地偷瓜,他自己和大头蹑手蹑脚地潜伏到赵二舅的瓜棚边。

    “疤瘌眼儿大头踮着脚尖轻轻地来到瓜棚旁,听到赵二舅的呼噜声,知道他睡熟了,心里乐坏了,就朝闷葫芦黑蛋招招手,二人看见信号,偷偷地摸进西瓜地,一人摘了一个大西瓜抱起来就跑。可能是兴奋,也许是做贼心虚太紧张了吧, 说好的要悄悄地干活,可这俩小子摘到西瓜后抱起来就跑,眼看就要跑出瓜地了,跑在前面的闷葫芦却被瓜秧绊倒了,怀里抱的那个大西瓜啪的一声摔了个稀巴烂,这是个熟透了的大西瓜,摔烂的一瞬间,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这下子可糟了,熟睡中的赵二舅突然被这响声惊醒了,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走出瓜棚四下瞭望,一眼就看见是村里的几个娃子在偷瓜。赵二舅高声叫骂着跑过来要抓贼。疤瘌眼儿先是一愣,接着就迅速给大头 使了个眼色,自己则胆大包天地从瓜棚边蹿出来抱住了赵二舅的腰。

    “大头见状,胆子也大了起来,他也蹿了出来,上去抱住了赵二舅的腿,这俩家伙平时就胆大,想不到竟然胆大到这种地步。赵二舅被突然蹿出来的两个小家伙吓了一跳, 弄清情况后就扬起手来拍打他俩的屁股,一边打,一边大叫起来:抓贼啊,抓贼啊…… 

    赵二舅的声音大得很,在空旷的田野里响得很远,疤瘌眼儿大头再胆大毕竟也是做贼心虚,何况又是两个小孩子。赵二舅一叫,他俩就害怕了,松了手撒腿就跑。

    赵二舅气得快岔了气,他知道追不上这帮坏小子,一边骂一边向村里走去。

    “闷葫芦的那个西瓜摔烂了,可黑蛋 偷的那个瓜任凭赵二舅怎么喊,他都没有舍得丢下它。我们几个小家伙一边跑,一边轮流抱着它,一口气逃到了村子西边的竹林里, 个个累得喘粗气。钻到竹林深处,小伙伴们围着这个大西瓜又是看又是摸,高兴得手舞足蹈。

    欣赏完我们的战利品,疤瘌眼儿几拳头下去,大西瓜就碎成了几大块,大伙争先恐后地抢着吃起来。不一会儿工夫,大西瓜就报销了,瓜皮也被啃得透了亮,满是牙印子地扔了一地。

    过了西瓜瘾,赵二舅却跑回村子里告了状,队长把我们几个娃子们的家长集起来训了一顿,还要罚扣工分。那天晚上,我们几个小家伙惨极了,挨骂挨打一个也没逃脱掉。尤其是带头的疤瘌眼儿,听说他老爹脱了鞋子打屁股,疼得他好几天都不敢再出门。

    外婆也是在这天晚上第一次打了我,而且打得还很凶,自记事以来,外婆从没有对我发过这么大的火,更没有打过我一次。先前也做过许多错事,她顶多只是骂几句。有时也想打,扬了扬巴掌就又放了下去。但这次却动了真,骂了还不算,脱了裤子打屁股。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这个贼娃子,这么小就做贼,长大了还不翻了天。我痛得大哭大叫,心里感到很委屈。外婆气消了后, 又把我搂在怀里头,对我说:小五啊,你知道外婆为啥打你吗?我气呼呼地说:不知道。其实,那时候是真的不知道。

    外婆说:人再穷,也要有志气,饿死也不能做贼呀,从小要是养成了坏习惯,长大就改不了,我要是不把你看管好,给你妈养个贼娃子,你让我怎么见人呀。 

    我不懂外婆讲的这些道理,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外婆心疼起来,把我搂在怀里边, 自己也掉了泪。

    外婆说:小五,你要是想吃瓜,给外婆说一声,把咱家的大公鸡卖了,我也要给你买瓜吃,你怎么能去偷呢? 

    外婆的话,我不是很明白,但知道自己干的不是光彩事。


(发表于《参花》2021年9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那山,那人,那情(四) 下一篇中篇:那山,那人,那情(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