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深度谈判:又是开始
2022-04-28 19:00:28 来源: 作者:王虎 【 】 浏览:96次 评论:0
12.5K

又是开始

    余风翻看手机头条:《一位深度调解律师》的标题吸引了他,打开一看,内容写的是金桥公司和起帆公司因股权纠纷握手言欢的事,故事的主人公变成了他和叶萍。

    他叹服主任的宣传速度和讲故事的能力。一个差点闹出人命的案子,经他这么一包装,居然成了律师事务所的又一大社会服务亮点。

    “登上头条新闻,我们成了市民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公关,这是主任的强项。问你一句,姚秘书有没有发信息请你吃饭?”

    “没有。”

    “她是不是喜欢你?”

    “你不是说她以前被人包养过吗?这样的女人你也往我身边推。”

    “那时候刚毕业,一个老总软磨硬泡,加上有某些方面的利益妥协,她屈服了也能想得通。香港老总离开了,她找了位比他各方面条件都差一截的男的结婚,说明她早意识到了自身的危机感。女人就是道季节菜,年龄大了,过季了就不好找对象了。一个男人让她委身,她又委身给另一个男人,说明她还是很会算账的。依我看,这两个男人都不是她所需要的,她需要的应该是一个跟她平等相处的男人,至少在她心理上是平等的,比方说你这种事业有成,又有一定修养的男人。”

    余风对叶萍的话来了兴趣,他发现叶萍对人的心理研究还真能称之为专家。

    “那她为什么要喜欢我?”

    “这原因我分析不出来,她的墨镜后面藏着一双最想看你的眼睛。我发现她跟你对视的时候,总有停顿的时间,凭女人的直觉,这叫极度好感。不过我想,就算你真离婚了,也会找个我这样没有结婚的女人。男人嘛,总喜欢年轻漂亮点的。”叶萍吐了吐舌头。

    “咱们还是分析主任有什么急事找咱们?”

    “估计又是纠纷,经济不景气,劳动纠纷、商业合同纠纷、融资纠纷,等等,一件接着一件。”

    余风的手机响了。接完主任的电话,他朝叶萍诡秘地一笑。

    “有什么事?神经兮兮的。”

    余风简单重复了一遍主任的话,然后盯着手机短信,在笔记本上抄下主任发来的电话号码和联系人。主任去市里参加个“十佳调解律师事务所”授奖活动,没时间跟他们一起讨论案子了。一家新疆公司跟一家黑龙江公司,因棉花、大豆折价互抵货款的事情发生了纠纷,新疆公司委托他们去商谈解决。

    “这个案子不是双方签订了仲裁协议吗?”叶萍问。

    “是呀,他们约定发生纠纷后,由深圳国际仲裁院进行仲裁,主任上次去深圳办理了财产保全手续。这仲裁案子比较特殊,申请财产保全要通过双方约定的仲裁机构提交申请材料。应了句古语,活到老,学到老。”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咱这行业的帮传带跟其他行业很近似,师父领进门,更多时候靠自己修行。主任分给我们的都是比较棘手的案子,估计有些案子他也没有经手过。

    这些调解商谈的案子,丝毫没有章法,全靠咱们对对方心里的揣摩。

    “是呀,程序性案子,办一个熟一个,下次遇到,基本上大同小异。调解商谈类案子,跟着对方情绪走,完全靠的是临场反应。”

    说到临场反应,叶萍对姚秘书和乔秘书暗自佩服。昨晚谈判,当姚秘书喊出一百四十万时,她绷紧了神经。签协议前,姚秘书告诉她,底线就是一百四十万,要是乔秘书继续坚持一百五十万,谈判就直接结束了。可就在那关键时候,双方都踩住了刹车。这做秘书的人,对对手心理的研究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按照我的心理分析,主任还说了一句,咱俩的分成比例,跟上次一样,两倍差距。”叶萍伸出两个手指头。

    “主任还说你心理分析到位,适合做思想工作。不过要是你不大喜欢跟我一起去,那我就请其他人去了。”

    “去去去,余大律师,谁说不去,只是觉得主任有点偏心而已。已经申请财产保全,到了走法律程序的时候,还有必要谈?”

    “双方开出的条件对方都不接受,闹崩了,过几天想通了,觉得又有谈的必要。国际经济形势严峻,早一天拿到钱,才算自己的钱。

    财产一冻结,对方有了心理压力,这个时候是商谈的最好机会。

    两人心里清楚,案件仲裁后,执行还是个大难题。两家公司一个在新疆,一个在黑龙江,到黑龙江公司住所地或其财产所在地申请强制执行,会产生一笔执行费不说,按照惯例,各地对本土企业多少有点地方保护思想,就算官司打赢了,也不是那么容易拿到钱的。

    “主任说,能调解也是对委托人不错的一项法律服务,有时候争议双方都带着一股怨气和火气,可忘记了一场官司也是需要足够的人力和财力的。现在国家搞大湾区建设,是咱们所能发挥好律师的调解职能,通过高效快捷的方式化解企业矛盾,既是咱们所的一大特色,也是服务大湾区建设的一种新姿态。

    不要把律师理解成出庭辩护、代写法律文书那么生硬,要把律师看成社会矛盾调解的和风细雨。”余风对调解似乎兴趣不小。

    “感觉调解比出庭付出得更多。总之,只要能帮助委托人解决问题就好。你认为对的,我无条件支持。主任既然不来了,我回去先补回昨晚耽误的觉。”叶萍站起身准备离开。

    “哪有时间睡觉,赶快订好飞机票,明天下午三点跟新疆的委托人见面。这个案子难度更大,同委托人谈好方案后,咱俩乘飞机直接飞到黑龙江去,拿着授权书代表委托人去谈。”

    “今晚又得加班整理资料了。也好,到新疆顺便看看天山天池。在离蓝天最近的地方,说不定能摸到一朵云彩呢。”

    “新疆有烤全羊、烤骆驼肉,‘三花五罗十八子七十二杂鱼’,这是东北人对黑龙江丰富鱼资源的小结。跨越半个地球,吃尽天下美味,咱口福不小呢,呵呵。”

    “你嘴下留情,别只研究个吃字,我怕肥,谈点别的奇思妙想好不好。”


(发表于《参花》2021年11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蹚不过的马家河(一) 下一篇中篇:深度谈判:关键时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