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连载:柳丝长,桃叶小 3
2022-08-31 16:26:24 来源: 作者:高振 【 】 浏览:81次 评论:0
12.5K

5. 似水流年

    “十一长假过完,重新回到学校,我们的大学生活才算正式开始了。宿舍没有了军训时的整洁,也没有了军训时的严格管理。被子的形状由豆腐块变成馒头,最后简直就成了一炊饼。各种推销也渐渐如秋后地上的落叶一般多了起来。一天吃了晚饭,大家正坐在床上闲聊。忽然进来一个推销的,瘦瘦的,用我们中医的话说,一副劳欲过度的样子。

    “要望远镜吗?一百八十倍的。 

    “要那玩意干啥?又不是天文望远镜。 舍长雷尧首先发问。

    “哎,兄弟,这话你就说错了。我问你, 你们宿舍旁边是什么地方?山师东路。到了夏天,那里可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啊,呵呵……显然,这个推销的并非高手,因为他不了解读书人所追求的那种花看半开, 酒饮微醺的状态。我们八个人,十六只眼睛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手势望向了窗外。可是这个家伙把话说得如此露骨,明显就是做不成这单生意了,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在这个人走后的当晚,我们宿舍便召开了416 宿舍第一次卧谈例会。经过一番热烈、友好而又坦诚的讨论,最终形成了一份题为《关于416 宿舍集资购买电视机等相关用品的意见(讨论稿)》,望远镜就在里。当然,购买这项物品的重要动力是由于二哥望春的允诺:以后想看什么尽管说,我家有的是。我们懂得他的意思。于是一不做, 二不休,在《意见》形成的第二天,物品全部到位。当晚,柏望春把满满一包碟片倒在床上堆成好大一堆时,让我们狠吃了一惊。除了《六人行》这种情景喜剧外,缠绵悱恻的爱情片也看得我们如痴如醉,充满对青涩爱情的思慕。

    于是在苦苦坚持了十九年之后,在大一这年,十一月份的某个周六,我开始变得不再单纯,一个晚上起来三次,思前想后,夜不能寐。心想五心烦热相火妄动 的表现还是心火妄动?是服知柏地黄丸还是用莲子心配远志代茶饮?考虑到莲子心比较苦,于是偷偷去药店买了一瓶知柏地黄丸,撕下标签,每天服用三次,坚持了七天。直到一天在图书馆翻看《方剂学》时,才意识到在没有明确诊断的情况下,中药也是不能乱吃的,所谓通过服药达到有病治病, 无病强身的目的,借用祖师谓孙悟空的话说, 也似壁里安柱。因为中医认为,任何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都是致病因素作用于人体, 引起机体正邪斗争,从而导致阴阳气血偏盛偏衰或脏腑经络机能活动失常的结果,故而中药治病的基本作用不外是扶正祛邪,消除病因,恢复脏腑经络的生理功能;纠正阴阳气血偏盛偏衰的病理现象,使之在最大程度上恢复到正常状态,达到治愈疾病、恢复健康的目的。在机体阴阳平衡的时候,不能贸然使用偏性药物,更不能想当然,于是我赶紧停掉了。

    这段时间,我们宿舍望远镜的利用率呈日益攀升的趋势。记得有一晚,我刚上完两节选修课回来,开了宿舍门就想进洗手间。一拉洗手间的门吓了我一跳,原来我们宿舍的老四袁浩天正踩了凳子趴在洗手间的小窗户上,用望远镜向着山师东路贪婪地扫描着。看了多长时间了,浩天?我拍了一下袁浩天的屁股问道。

    “别动,等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看到一点。袁浩天停止了扫描,也不看我, 他小心翼翼地调着焦距。——”袁浩天叫了一声,猛地转头看了我一眼,双目中放着惊喜的光芒。

    “什么?我看看,就一眼,浩天!我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很卑微。

    “好,就一眼啊!你看第二个路灯下的那个摊子。袁浩天说着,稍稍侧了一点身, 使我勉强能把眼睛放在望远镜的目镜上。我也看得心花荡漾。

    “行了,说好就一眼的。袁浩天说着一把推开我,出去把门锁上,对谁也别说! 

    当时,袁浩天是我们班写字最好看的一个,他从六岁开始练习毛笔字,所以不单硬笔,连毛笔字也写得有模有样,我们班的墙报大部分都出自他手;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人高兴地逛完泉城广场回来,一推门都愣住了。只见宿舍上铺朝上的四周墙壁都贴着白纸黑字,正对着门的是横幅克绍箕裘 左手边是医贵乎精,学贵乎博,识贵乎卓, 心贵乎虚,业贵乎专,言贵乎显,法贵乎活, 方贵乎纯,治贵乎巧,效贵乎捷,知乎此, 则医之能事毕矣;右手边是善言天者, 必有验于人;善言古者,必有合于今;善言人者,必有厌于己。如此,则道不惑而要数极, 所谓明也。纸贴得并不是很结实,开门的时候,正好有风从窗户吹进来,它们哗哗地飘动着,白的纸,黑的字……

    袁浩天笑盈盈地坐在床上,似乎在等着我们的夸赞,柏望春走过去,摸了下袁浩天的额头,说:浩天,你不是脑子烧糊涂了吧? 要不要送市四医院?你看整个宿舍给你弄得像个什么?袁浩天环视一周,说:很好啊, 励志堂! 

    “柏望春,你看那些劣质的宣纸白得多渗人,多像那个啥,看得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我小声地在柏望春面前耳语着,突然发现我贴在床边的三个美女画像,只有一个露着一只无辜的眼睛看着我了,其他部分早就被一大块白纸和黑字糊住了,我突然声音提高了八度对着袁浩天大叫,袁浩天, 你太过分了!为什么糟蹋我的偶像? 

    在我枕头边的墙上,贴的是一张有三个美女的照片,我特喜欢她们古灵精怪的样子, 一个很清纯、一个很刚强、一个很温柔。当晚, 袁浩天撕去他的墨宝后,我依然沿袭着以前的习惯,趁着没有熄灯,面壁而睡,拿下眼镜,近距离地观赏着。可是今晚不知怎么了, 老是感觉怪怪的,一个脸上的粉今天涂得很不均匀,一块深一块浅的;另一个好像多了一撇胡子,我用手轻轻一摸,黑色的墨汁就沾了我一手,不用多想,这些肯定是袁浩天的杰作!那晚,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一个女子留着一缕长长的胡子在后面追我……

    袁浩天颇受中医养生观念的影响,一直奉行食毕,饮清茶一杯,起行百步,以手摩脐 的宗旨。当然他的另一个嗜好就是写毛笔字, 每周二、四、六的晚上,如果没有统一安排, 他一般都会待在宿舍练习毛笔字。彼时,整个宿舍弥漫着从袁浩天那个破单放机里流出来的优雅古筝曲或琵琶乐,如《汉宫秋月》《渔舟唱晚》,或是《广陵散》什么的,磁带老旧, 声音偶有断续,像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留声机里放出来的音乐,加之袁浩天不修边幅的形象,更添一丝苍凉与感怀。桌子的右上角放着一盏茶,茶香丝丝,墨香阵阵,袁浩天此时也是一脸庄严,出口不离阴阳者, 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等,对中医经典、唐诗宋词颇有烂熟于心的味道。此刻,你怎么也不会想到,那晚躲在漆黑的洗手间窗户后面的人,竟会是袁浩天。

    袁浩天特别喜欢给人题词,譬如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什么的。开始我也试着向袁浩天讨墨宝,毕竟人家字写得好,而且第一次考试就以全班第二名的身份拿了一等奖学金,说不定以后一不小心出了名,这些字还能值几两银子。一晚,袁浩天神神秘秘地坐到我的床前对我说:予明,我刚手书了一首诗送给你。我激动万分,迅速朝着桌上的劣质宣纸围了过去。左边是题目,春江花月夜,题赠樊予明同仁。右边靠下是两方印章,一方为阳文曰:袁,另一方为阴文曰:浩天。中间便是这首被誉为孤篇盖全唐的长诗。我双手接了,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放进壁橱的深处。不知江月待何人, 但见长江送流水……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这两句被悄悄地放进了我的梦里,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是江月,每个人也都是长江,既是等待者,同时,也是送行者。


(发表于《参花》2022年7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连载:柳丝长,桃叶小 4 下一篇长篇连载:柳丝长,桃叶小 2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