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连载:柳丝长,桃叶小 7
2022-09-29 15:03:16 来源: 作者:高振 【 】 浏览:154次 评论:0
12.5K

12. 乱花渐欲迷人眼

    我们学校的在校生共有几千人,可只在图书馆的三楼开了一间能容纳一百二十人的电子阅览室,白天,严格按学校的作息制度进行,晚上,开门时间是六点到十点。于是每天下午五点半之前想上网的同学,就在阅览室门口排成浩浩荡荡的两路纵队,楼道不是足够长,于是楼梯上面也站满了人,远远望去,颇为壮观。阅览室里干什么的都有, 除了练习计算机二级考试、学习各种实用软件、阅读文献外,女生大多是挂着QQ 升级, 也有极少部分男生在玩CS 或传奇,还有的在偷偷摸摸看一些女明星的写真照片。我们那段时间也偷偷玩过CS,饿了就到二餐去吃炸串,或者和望春一起端了可乐坐在操场边, 看过往的女生。

    不过今天我和宋玉来阅览室既不为C 语言也不为CS,而是为了帮宋玉一个忙,他想在网上给自己找一个本校的女生来练习如何与中医药科技大学的女生相处。一圈下来,宋玉便把目标锁定在了三十二号机主身上,于是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径直朝三十三号机子走去,按了两下电脑机箱上的重启键。咦? 同学,这个机子怎么启动不了?女孩并没有看我,弯腰就去按机箱上的电源键,我迅速瞥了一眼她的QQ 号。

    宋玉收到我传给他的信息后,正在酝酿如何写好友申请说明,我却发现那女生已经开始关电脑,在距离门口一步之遥的地方熟练地取下了脚上的蓝色鞋套。宋玉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走,喝酒去。宋玉说的喝酒, 其实是去吃羊肉串,宋玉和我解释说,走, 喝酒去四个字简短有力,更能凸显男人魅力。

    在山师东路,新开了一家单县羊肉汤馆, 可免费加汤,斜对过就是一家莱芜烧饼店。所以每次去喝羊肉汤,我们都是一人去买烧饼,一人占座。我和望春一起去那个羊肉汤馆的次数算是最多的,望春每次都喜欢在老板面前秀他的济南话,套套近乎,以便在盛汤时能多给他一块半块的羊肉。可无奈老板是日照人,每次都不如愿。既然肉要不来, 那免费的汤可要多喝了。所以每次我和望春去,总要加上两三次汤,实在撑得喝不下了才结账走人。可惜望春最近得了阑尾炎,刚在医院做了手术。

    望春做手术,我们当然得去看他,但在带什么礼物的问题上,大家却起了争执。我和宋玉的意思一样,送礼物的原则应宗《素问·藏气法时论》所载,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但在具体细节上又有不同,宋玉的意见是五果,他觉得既然是阑尾炎,那肯定是大便不爽,说不定还有便秘,应该买些可以通便的食物,比如香蕉之类的。我的意见是五畜,我认为望春平时那么喜欢喝羊肉汤,应该牵个羊过去,最起码也要买一个金华羊腿。三哥说看人应该买花,致以温馨的祝福,诚如清朱锡绶在《幽梦续影》所谓,琴医心,花医肝,香医脾,石医肾,泉医肺,剑医胆。望春估计是为情所伤,肝脾不舒,所以送花为好。我们各自意见抒发完毕后,就看着袁浩天不说话,袁浩天沉思一刻说:若送食物,最好药食同源,根据《神农本草经》所载,选择上品中的人参、大枣之类滋补强壮之品。你说的香蕉,虽然看似比较滑,但在中医上来说,却是涩、寒的,与望春此时之状态并不适合;至于金华,我只知道金华火腿比较出名,但火腿是猪肉做的,并非羊肉。猪肉者,《别录》载其凡猪肉,味苦, 主闭血脉,弱筋骨,虚人肌,不可久食,病患金疮者尤甚,《食疗本草》也说猪肉虚人动风,不可久食。肉发痰,若患疟疾人切忌食,必再发。而羊肉也不可,羊肉味甘、热,热则耗伤津液,《医林纂要》说羊肉助热发疮,血分素热者不宜,所以这个也不行。三哥听到这儿,觉得好像就只剩下他的可以,于是拉起宋玉的手就要进花店,此时, 袁浩天一把抓住三哥的手,继续说道,花, 其实是最不适宜送病人的,好多人对花粉都是过敏的,而且现在的花大部分都洒着劣质的香水,含有好多的挥发成分,对免疫力低下的病人来说则更为不利! 

    “那,你说该送点啥吧,总不能空手而去吧?我们听见自己的意见被一一否定, 很郁闷地看着袁浩天。

    “送书,我认为,袁浩天意味深长地说, 《医述》中说,今之医者,惟知疗人之疾而不知疗人之心,我深以为然。有了书, 望春就会沉下心来考虑很多事情,比如宇宙、比如自然、比如人生、比如生死,等等,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所以最好送一本《天问·九章》,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冥昭瞢闇, 谁能极之?冯翼惟像,何以识之……’”袁浩天说到《天问》,竟忍不住在大街上背出声来,引得路人侧目,我只好就近踹了袁浩天一脚,以便让他从天问中回来。

    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你拉倒吧, 要送《天问》你自己送,我还是送……说到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所以我们各自按照自己的意愿办事,宋玉买了一把香蕉,我们边走边吃。我一看羊腿那么贵,考虑蜜也是个好东西,就买了一罐东山白蜜拿在手里。而三哥也考虑到花篮确实不实用,改成了一盒七月采摘的参花。原来我们还以为《天问》是一本厚厚的书,结果袁浩天也并不去书店, 而是在路边的打印店,从随身携带的软盘中打印出来,整本打印出来才用了两页A4 纸。于是我们四个人各自拿着自己心仪的礼物, 朝中医药科技大学附属医院出发了。

13. 每逐清溪水

    柏望春从家里回来时已是春风满面,病态全无。三哥说望春一改萎靡是因为饮用了他的参花的效果,袁浩天则说望春是因为受了《天问》的启发。回来后,柏望春便在宿舍高调宣布他又恋爱了,是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很漂亮的女生。明天到天津看她的同学, 路过济南时来看他。那股高兴劲儿,以至于我们告诉他听说淑静正在学马来语,并且和那个新加坡留学生关系火热时,柏望春也只是微微一笑,爱情对男人来说,就像一堆不合格的螺母,绝不是说你这根螺栓做得越标准,适合你的就越多,有时恰恰相反。故应物来顺应,事过心宁,可以延年 

    话虽这么说,但夜晚的柏望春却一改常态,在床上翻来覆去,我看出了他的苦闷, 我知道一个人在对待失去时,平静语言下内心的翻江倒海。

    “望春,睡不着?

    “睡不着,咱们出去走走吧,我请你喝可乐。柏望春压着嗓子说。

    “可楼门都关了。我看看表,已经快凌晨一点半了,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走吧,我带你走。柏望春说着,穿了件大裤衩,绿色的T 恤随便地搭在肩上。我们顺着一楼洗漱间的窗口跳了下来。在校门口的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两瓶百事可乐,边喝边向山师东路那家烤肉店走。老板说:不好意思,肉都卖完了,只有啤酒。于是我和柏望春坐在门口的一张小桌子上,就着百事可乐,一人喝了两杯扎啤。喝完酒,转身我们便上了经十路,一路上,柏望春都沉默着。怎么了?望春,还是放不下?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不是滋味,要不然照他大大咧咧的性格,不会有这种表现。所以说,没有谁是天生的大大咧咧,就看事情在他心中的分量。柏望春抬起头,看着路边心无限, 天地宽的巨幅广告牌。嘴中喃喃自语道: 远别离,古有皇英之二女;乃在洞庭之南, 潇湘之浦……柏望春深沉的男性嗓音让人听起来如泣如诉、耐人寻味。当然,这首诗如果出自袁浩天之口,我也不会感到如此震惊了,可恰恰是从不怎么看古文的柏望春那里听到。望春……我轻轻叫了一声。忽然想起我们在上大学语文课时,淑静朗诵的正是这首李白的《远别离》,并且说她在唐诗中最喜欢这首了。

    “我原以为淑静拒绝一次,我还是有机会的。我时常说,追女生有三:一大胆,二不要脸,三死缠,可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和那个新加坡留学生好上了。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有好几个晚上,淑静出去给那个留学生补习中文课都回来的好晚,好像还一起去过酒吧。小女孩好骗啊,当然,我是指感情上的,淑静做任何事情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淑静是个好女孩,予明,你不知道,一想到这儿,我的心有多么疼。柏望春说着泪流满面,拳头握得啪啪响,我宁愿淑静找到一个比我好百倍的男朋友,也不愿看见那个新加坡人牵着淑静的手。你可以离我远走, 但你不能不幸福。淑静,我不愿看见你以后的痛苦。予明,有没有可能,淑静并没有和那个家伙好,他只是她拒绝我的理由? 

    “‘宁小与其大,宁善与其毒,也许在很多事情上我们已经习惯慢慢解决,而不是针尖对麦芒。柏望春听我说完,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们站在山大门口的天桥上,望着济南这个不宁静的夜,脚底下是穿梭而过的汽车。柏望春说完,只是无神地望着远处一个劲儿地抽烟,我则把手放在栏杆上沉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爱情如酒,得之人便醉;爱情更如药, 离之病便发。柏望春偶尔的手足无措与唠唠叨叨足以说明这一点。当然,在中医看来, 酒与医的关系非常密切,《说文》有云:醫, 治病工也,从殹从酉,殹,恶姿也。醫之性然, 得酒而使,故从酉。王育说:一曰殹,病声。酒所以治病也。《周礼》有醫酒,古者巫彭初作醫。


(发表于《参花》2022年10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连载:柳丝长,桃叶小 8 下一篇长篇连载:柳丝长,桃叶小 6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