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光阴的故事
2024-04-25 14:04:36 来源: 作者:文一 【 】 浏览:1039次 评论:0
12.5K

   他轻车熟路,摇着轮椅又来到湖边,双手颤抖着从挎包里掏出一本书放在旁边的木椅上,用不太灵活的眼神慢慢地巡视着来往的人群,有所期待,有所渴望。那张被风雨和阳光长期蹂躏的脸,因失去了水分 干巴巴地刻满了皱纹,很难看出他的具体年龄。

   三十多年来,只要有空儿,他都会在这坐一会儿。刚开始他骑着 一辆小电动车来,那时他还算得上玉树临风,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还是 很吸引眼球的。后来这里的村庄变成了高楼大厦,他也经历了一系列人 生变故,但来这里湖边小坐的习惯却一直保持至今。随着公园扩展为大 型的自然艺苑游览区,他的头发也由黑变成了灰白。他时常散步过来, 还是坐在老地方,身边多了一本书。有人若想在那儿休息,他会用手挡 一下。

   “这一会儿有人来,你去别的地方吧。”他喑哑的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时间长了,人们都觉得他举止怪异,在大家的记忆中,放书的地方从没有人出现过。有人好奇地走近,看到书有撕扯过的痕迹,书名是:《最美的遇见》。

   时光一去不复返,他现在真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只能借助 电动轮椅来往了。熟悉的人再看到一动不动的他坐着发呆时,都会善意 地摇头一笑,也不过去打扰了。

   ……

   三十多年前,他和她在绿皮火车上相识。

   他坐在她对面。起先,谁也没注意谁。火车摇摇晃晃地钻过一个 山洞,她起身从他身边走过去,回来时手里捧着洗好的葡萄,他忙用餐 巾纸擦了擦托盘递过去,她冲他点头致谢。

   “来,一起吃吧!”

   “不了,谢谢。”他笑了笑,摇摇头。 “你尝尝嘛。”她又一次热情地招呼。 出于礼貌,他拿起一颗放进嘴里。

   “嚯!好酸!”他随即吐了出来,脸“唰” 地就红了。

   “一个大男人这么怕酸啊? ”她感觉好 笑。随手拿起几颗扔进嘴里,又把托盘往他 面前推了推,示意他接着吃。

   这回他坚决地摆手拒绝了,看着她的小 嘴蠕动着,眼睛亮亮的,鼻尖似乎有汗珠, 仔细看原来是一点浅浅的朱砂痣。

   “这女孩还挺好看的”,他忍不住在心里想。

   火车“咣当咣当”地响着,很多旅客昏 昏欲睡,而他和她因有葡萄酸不酸这一话题, 聊得正开心。

   “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他转变了 话题。

   “我从来处来,要去该去的地方。”她回答。

   这女孩,怕是琼瑶书看多了吧,他暗想。 “你呢?”她反问。

   “哦,我……没有目的地,只是想坐坐 火车。”

   这人回答问题真有意思,于是,她上下 打量他:面容白净,稍粗的柳叶眉,眼角有 点上吊,类似丹凤眼,鼻梁细挺,两片薄嘴 唇呈紫色,可能是心肺功能不太好所致。这 张脸长得还挺眉目清秀,像个女人似的。   

   “噗哧”,她忍俊不禁。

   “你笑什么?”他微皱眉头不解地问。 “嘿嘿嘿,没啥,你多大啦?”

   “明天我整三十周岁。”他很实诚地回答。

   看着像个还没出过远门的大学生,身材 也不错,T恤衫牛仔裤的搭配显得阳光有朝气, 她暗自思忖。

   “你几岁?”他反问。

   “二十四。”她边回答边拿起一本书翻 起来。

   “喜欢看《浮生六记》?”他问。

   “嗯,我喜欢里面的人物,喜欢他的娘子, 特别喜欢文章里的景色描写。”她说话时眼 神里充满着向往的光彩。

   太天真了,他忍不住逗她: “我不喜欢 里面的主人公,浪子一个,可惜了那么好的 媳妇。”

   “我不这么认为。”她回道, “主人公 不是浪子,那是浪漫,有一天我如果能找到 这样的老公,足矣!”

   “呵呵,你可别忘了他除了诗情画意,

   一文钱都没有,做他的老婆会饿死,病死的。

   她说:“只要两人朝朝暮暮,其他算什 么!”

   他说:“他在船上和歌姬打情骂俏,你 也不在乎?”

   她说:“那是男人有魅力! ”她毫不在 意地回答。

   这女孩还挺有想法啊!他忍不住认真地 看了她一眼,自来卷的披肩发,面色红润, 猛一看有点像电影《红衣少女》里的安然。

   “嫁了他,只能花前月下,却不能吃饱 穿暖,你真的愿意?”他追问。

   “我愿意!”她回答得斩钉截铁。

   “你也将有他媳妇那般凄惨的结局,你 也愿意?”他又顶了一句。

   “只要曾经拥有! ”这次她回答得更干 脆。

   他忍不住对她刮目相看了。在他公司里 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各个争着嫁给“高富帅”, 让他看着就生厌,也正是如此,他才逃离了  父母为他举办的名为过生日,实则是定亲宴 的现场,神不知鬼不觉地买票上了火车。确实, 他真不知道下一站该去哪里。

   夜深了,他们都有了些困意,不再说话。 火车慢慢地行驶着,在点点星光中,他看到 对面侧卧着的女孩长睫毛下卧蚕微闭,鼻尖 上小小的痣随着吸气呼气微微颤动,小舌头 不时伸出来舔一下唇,似乎还在回味葡萄的 酸。他出神地看着,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早餐啦!早餐啦! ”一阵喊声把他和她同时惊醒。

   她不自觉地伸了一个懒腰,瞬间有些尴 尬了,怨不得睡得那么舒服,原来不知什么 时候她的双腿穿过餐桌底边搭在了他的腿上, 而他一直这样抱着她的双脚睡了好几个小时。

   “啊!”她轻呼一声:“不好意思啊!”

   “呵呵,没关系的,睡得好就好,起来 活动一下吃点东西吧!”他温和地说。

   我的鞋是他给脱掉的吗?她胡思乱想着, 脸颊微热,不觉对他产生了丝丝好感。简单 洗漱后,他们在吃早餐时已经不再有陌生感了。

   “我不喜欢吃鸡蛋,你帮我吃了吧。”

   他接过来一口塞进嘴里,并顺手将自己 手中的饼夹火腿递给她一半,她也不客气地 接过来。

   “我下一站就到了。”她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说。

   “济南是大站,停留时间长,一会我送你下去。”他回应。

   她也不推辞,任他帮忙将行李箱从货架 上取下来。

   “那个绿色的包包也是我的。”她冲着 上面指着说。

   “好嘞! ”他把坤包递给她时碰到了一 双细滑的小手,忙闪开,脸上却有一丝不自然。

   “我去接点水。”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有些心跳加速,慌忙走开。

   到站了,他帮着她拎着行李一起下了车。“谢谢你啦!”她笑盈盈地盯着他。

   “我送你出站吧!”他说。

   “你的东西还在车上!”她提醒。

   “我只有这个双肩包。”说完拉着行李 箱向出站口走去。

   “我不上车了,就在这里陪你逛逛怎 样?”他突然这样说。

   出门在外,有一个不错的帅哥愿意陪着 度过一段闲暇时光也是缘分,于是她爽快地 点头应允。她说得先找个旅店放行李,明天会有同事过来会合。

   他没吱声,直接将她送进一家五星级酒 店,说女孩住小旅馆不安全。她接受了他的 好意。

   他说:“这个地方的千佛山、大明湖和 趵突泉还是很有名气的,你想去哪里看看?”

   “大明湖吧!”她计算了一下时间说。

   “好!现在我就是你的导游了!”两人出了宾馆,乘上一辆出租车直奔大明湖。

   恰逢七八月,大明湖的荷花开得正旺,清澈的湖水中有几只小白鸭游来游去,不时 用扁扁的嘴儿去衔五颜六色的鱼儿,鱼儿们 训练有素般地散开,形成了一个圆弧,小白 鸭不再理会,自顾自闭上了眼睛随波沉浮假 寐,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待鱼儿们又聚拢 到一起时,白鸭马上来了精神开始戏耍它们。 他和她蹲在荷花池边借着绿荫观赏着,心情 无比愉悦。

   她说:“哎,你说电影和电视里那些邂逅情缘的剧情,真的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故事 吗?”

   他哈哈一笑: “那都是演戏,是为了剧情需要编造出来的,岂能当真?”

   “我宁愿有这样的事儿,多美好啊,柔情似水的女子和风度翩翩的公子牵手漫步荷 塘,在园中诉说衷肠……”

   “呵呵呵……”他笑了。“好吧,好吧,那就算有这样美好的遇见吧!”

   她目光一动,看到湖中心有游船驶过。

   “你听,里面还有歌声呢!我们也上去好不好?”

   他也来了兴致,附和着:“好啊,走!”说完牵起她的手向小桥那边跑去。最后一艘 游船刚刚开走,她失望地抽出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

   “等一会儿吧,我刚才问过,十五分钟 后有一艘船靠岸。”他安慰着。

   她点点头坐在岸边,脱下凉鞋,将两只 脚伸进水中,还不时探身伸直胳膊用手去撩 漂流的水。

   “好凉快呀!”她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 口气。

   他在一旁看着,眼前的女孩给了他一种 异样的感受,她做的这一系列动作自然、优美, 豆绿色的遮阳帽,湖绿色的连衣裙,深绿色的湖水,还有她那雪白的肌肤,相融在一起 就像一幅风姿绰约的画像。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她猛地将手里的水朝他甩 去,几滴水落在了他的头上、脸上,他也用手沾了一些水弹回去,俩人一来一往地嬉笑 着,就像蜜月中的情侣,引来海鸥在他们的头上飞旋,尝试着停在了他们身旁……

   她嗅到了一股野性的汗香,他感知到了久违的荷尔蒙涌动,这时远处的游船缓缓驶 来。

   他们终于上了船,游客很多,他一直攥着她的手。他们并肩站在栏边观赏小桥流水, 远处深深浅浅的山峦围绕,水汽弥漫着像是在仙境。

   “太美了!”她惊叹着,看向他的脸。

   他正偷偷地看着她,眼神相对,慌乱移开。“是啊!这个地方也被称作泉城、水城,

   一会儿带你去趵突泉。”他故作镇定。“好啊,好啊!”她开心地回应。

   他被她的快乐感染,眉头越来越舒展……“快过来,这就是趵突泉了!”他喊着。 她答应着蹦蹦跳跳地跑过去。

   “你在干吗呢?”她看到他蹲下身,歪 着脖子用嘴去接哗啦啦流着的水,好奇地问。

   “你看,它昼夜不停地流淌,很洁净的, 据说这里的泉水喝了根治百病,还会长生不 老。”他眯着眼睛半真半假地说。

   “真的有那么神吗?”她疑惑地盯着他, 满脸懵然。

   “……快,你也喝点,清甜爽口呢! ” 他用双手捧着水送到她嘴边。

   她忙低下头把脸埋进那双大手的掌心 ……

   两个人边聊天边观赏园中景致,回到宾 馆时已是晚霞笼罩了。他拿了双肩包准备去火车站,她犹豫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等等,我出去会儿,回来送你去车站,感谢你陪我。”看着她急切的眼神,他心里 一动,点头答应了。

   他舒舒服服地冲了一个澡,换上一套灰 色休闲服,半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等女孩回 来。这一天来他的小灵通一直在震动,他都 懒得接,现在拿出来看了一眼,二十几个未 接电话,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眼前浮现出 公司下属那献媚的表情,又感受到了母亲精 明强干的气场,还有父亲那一言九鼎办事果 断的作风。他关了电视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 一口气……

   一个绿衣女子抓着一根细细的线,随着 金黄色的大气球徐徐升上天空,他忍不住高 喊: “小心!”女孩低下头来,他看见了一 枚亮亮的小红痣:“红痣,红痣!”

   “喂,喂,你在喊我吗?”

   他被唤醒,炽白的灯光晃了一下眼睛。她小脸红扑扑地站在床边看着他。

   “哦,你……你回来了? ”他“腾”地坐起来,擦了擦满脸的汗,才稳下心神把刚 才的梦说给她听。

   白炽灯换成了五色彩灯,狭窄的空间里 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矮矮的小圆桌,上面放着 精致的生日蛋糕,她笑着把他拉到桌前,两 人席地而坐。他配合着将桌边一瓶红酒打开, 倒进杯子里,她将蛋糕插上三根蜡烛点燃。 整个过程俩人都没有交流,各怀心事却很默 契。

   “在火车上你说今天是三十岁的生日, 许个愿吧?”

   他感激地点点头,真是善解人意的女孩。

   她的大眼睛闪着琥珀般的光泽,低下头 时卷曲的头发遮住了小半边脸,鼻尖上的小 红痣时隐时现,那张嘟起来准备和他一起吹 蜡烛的小嘴儿让他想起刚才的梦境,还是心 有余悸……

   “噗”“噗”,两人同时吹灭了蜡烛。“你怎么知道我的乳名?”她问。

   “什么?”他问。

   “没什么,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女孩掩饰着唱起来。

   她的声音像百灵鸟一样好听。他享受着。

   看着他渐渐泛起红光的脸,看到他眼里腾起的笑意中映进了自己的影子。

   “这个人还挺感性的嘛……”像是心里有几只小鹿在雀跃。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慢慢地吃着蛋糕,品着红酒,眼神也不再躲避对方。

   “我在报社工作,每天就是校对稿件、排版,枯燥又乏味,正好有个采访任务就出 来了。”她说的是实情。

   “我,我在一家公司打工,没有休假日,这次是冒着被解雇的危险偷偷跑出来散散 心。”他说得避重就轻。

   “我和男朋友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各奔东西了。”她吃着蛋糕,努力做出若无其 事的表情。

   “为啥分手?”他问话时有些走神,想起了自己在学生时代也交过一个女朋友,但 因两家地位悬殊,在双方父母干涉下从此再 无来往。

   “他说父母安排他出国深造,希望我 能同去,但我父母舍不得我漂洋过海,所以 就……”他忽然有些隐隐地不安和心疼,于 是转变了话题,聊起了海明威,聊起他的代 表作《老人与海》,老渔夫桑迪亚哥制服了 大马林鱼,又在返航中与鲨鱼进行了生死搏 斗。他用战胜大马林鱼象征着人类的理想和 生命本身不可避免的欲望,虽然他成功了, 但最终还是逃脱不掉命运的安排。他们唏嘘 海明威才六十二岁的年纪就走了太可惜了。 他们又想起了诗人海子,她喜欢那首《面朝 大海,春暖花开》,他却喜欢海子的《日记》…… 蛋糕早已吃完,红酒还剩下一瓶底。他们还 在聊,又聊起了《茶花女》中曲折凄婉的爱 情故事,不知不觉已是凌晨……

   夏天是易变脸的季节,他们走出宾馆时 还是碧空如洗,这一会儿云层压了下来,没有一丝风,闷热得让人窒息,就像两个人此 时的心情。

   站台上“……汽笛声音已渐渐响 / 心爱 的人要分散”的歌声为送行的人们增添了浓 浓的愁绪。

   她目光粼粼地望着他欲言又止,他看到 她眼里燃起的火焰似乎将他淹没。

   他忍住内心的涟漪,抬起手帮她顺了顺 头发,将她额头多余的发丝分到了一边,这 样就不会遮住光洁的额头了,他又认真地端 详了那一见钟情的小红痣。她忽然握住了这 有魔力的手。

   “……离别的伤心泪水滴落下……”歌声继续。

   “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像我见到你时 一样,无牵无挂快快乐乐! ”话音未落,他 就狠下心转身上了火车。

   他看到她随着慢慢行驶的火车跑了几步, 踉跄着差点摔倒,看着她不停地挥手,嘴里 喊着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听见。他也抬 起手,却没有机会挥起来……小灵通急促地 震响。

   “你在哪里?快回家!你母亲住院了!”是父亲略带愠怒的声音。

   他又回到了让他一直感觉压抑的家,母亲确实被他的出走气得住进了医院,身边陪 伴的是父母给他选的未婚妻。看着母亲躺在病床上的虚弱模样,他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 最终同意了这门婚事。母亲这才露出笑容,并很快调养好了身体,没几天就办了出院手 续,开始为他张罗喜事。

   婚姻就是这样,当一切激情落在了现实后,他发现妻子有严重的疑心病,不论他在 哪里妻子都要“相陪”左右,哪怕是出差, 妻子也不会管他是否方便,打来的电话就像 “炸弹”一样让他头痛欲裂,他又感觉到了 窒息。好在不久,他们的女儿出生了,缓解 了他们之间的紧张,让他有了短暂的喘息机 会。

   时光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悄悄溜走,他和妻子也慢慢能相容了,但自从女儿远嫁外地后,妻子也到了“更年期”,对他更加依赖,而且会无来由地爆发,将家里的东西摔得粉碎,缓过神来又抱着他痛哭请求原谅。他也接受了现实,带着妻子到处看心理医生,希望有朝一日她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时常想起二十多年前在火车上的邂逅,那个热情又温婉的女孩,那么脱俗,那么清朗。 其实临别前,他趁她去卫生间的工夫,用最快的速度写下自家附近公园的地址、小灵通  的号码,以便有机会能再联系。但回来不久母亲就把他的小灵通换掉了。他只要有时间便去公园小憩,发发呆,回想一下往事。

   有一天,妻子拿着一本书看着看着忽然疑惑地对他说:“我怎么觉得故事中描写的男人像你呢?他的长相和你穿过的服装,还有他是三十岁生日的前一天遇上女主人公的,我记得你那两天不辞而别,妈为此还住进了医院……”

   他扭头瞟了一眼,书名是《最美的遇见》,作者是 ……“红痣”?他心里一颤,没接妻 子的茬。

   “你睡前别忘了吃药。”他望着妻子提醒了一句,然后起身下床关上房门去书房了。 这些年他早已经适应了妻子的无理取闹,只 是这次说起书中的故事,让他的心脏剧烈地 疼痛起来。

   红痣,红痣!

   妻子是在一周后的一个夜晚不辞而别的。床头,孤零零地放着那本被翻了很多次的《最  美的遇见》和一份已经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的扉页上写着一行字:我要开启我的新生活了,希望你也是,相伴二十余载,女儿已组建家庭,我已无牵挂,不谈爱情和争吵,对你,我剩下的就只有祝福。他看着那行娟秀小楷,突然想起,妻子年轻时也曾是有名的书法家,也曾是明艳活泼的女子。后来,他也曾多方寻找妻子的踪迹,没有任何结果,就连女儿也不清楚母亲在哪儿。他知道妻子的性格,既能决绝离开就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独居的日子很孤单却也充满希望,他去公园小坐的时间更长了,也见证了公园扩展为大型游览区的全过程……

   五年后,妻子回来了,笑容明亮而温暖,手挽着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我要结婚了, 这次回来是跟你把早该办理的离婚证扯了。也希望你早日找到你的红痣!”他看着女人幸福的样子,由衷为她祝福。

   又过了几年,游览区旁不知何时建起了一座规模不小的养老公寓,听说是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女强人出资建设的。女儿把脑卒中、行动不便的他送了进去,每个月都会带着爱人孩子,抱着一大堆营养品来陪他。 这里的服务很专业,让他感觉很舒适,有家的感觉。但是,总有一本书,还有一张明媚的脸,扯得他心痛痛的,无法言表。因为身体原因,他虽不能每天都去湖边,但一个月最少也要去三次,仿佛已经是融入骨血的期盼和执念。

   这一天,他正在轮椅上晒太阳,一段对话传进他的耳中……

   “老夫人,您刚回来就视察工作啊,太辛苦了。”

   “秘书告诉我这儿住进来一位我的故人,还不说是谁,所以我赶过来探望……”

   他不经意间回头,刚好与一张陌生又熟悉的温柔面庞对上,她的鼻尖上有一颗小红痣!


 发表于2024年1期下,订购电话0431-81686158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水生的船 下一篇红果儿(节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