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乡间假蒌
2021-11-18 09:27:30 来源: 作者:罗捷媚 【 】 浏览:30次 评论:0
12.5K

    夜里,窗外滴答滴答的雨声敲打着屋后畬地的芭蕉叶,一声两声三声,声声是春意, 连夜梦也随之清晰。乡村春夜寂静,连畬地植物轻吸雨水声都清晰可辨,如蛇行草上, 如丹青手案边铺展宣纸的声音,带着青古的文气。

    翌日清早,打开屋子侧门的木栅走进畬地,一丛匍匐于地的假蒌,在阳光映照下, 一颗颗的水珠像粒粒透明的珍珠嵌在叶片上, 透亮欲滴。假蒌的叶子很大,有小孩的手掌那么大,桃子形,肉质厚,表面光滑,像抹上一层油。

    假蒌又叫假蒟”“蛤蒌”“山蒌 阴生植物,是乡下人常用的跌打良药。无论跌伤碰伤割伤,只需拿一把假蒌叶,揉碎捂在伤口上,很快就能止痛止血。小时候有次去割禾,用力一拉,镰刀把手指割了个很深的伤口,血如水似的冒出来。母亲在田头边的畬地摘了一大把假蒌叶子,放在嘴里嚼碎了捂在伤口上,伤口很快就不疼了,血也不流了。

    假蒌爆炒田鼠是少时难得的美味。当时物资紧缺,很多东西都会想方设法弄来吃, 以安抚胃里饥饿的蛋白酶。秋天稻谷快熟时, 田鼠在疯狂破坏,把大量稻谷咬断拖进洞里, 为农作物一大害。割了禾后,田鼠洞一览无遗, 一大堆一大堆被田鼠挖出来的泥,像一座座小山似的堆在洞口。我们拔来一大堆禾秆, 放在洞口点燃,用蒲葵扇不停地往洞里扇烟, 几分钟后,田鼠洞里灌满了烟,田鼠无路可退, 被迫从洞里窜出来,啪啪啪地一阵乱棍侍候, 田鼠吱吱地惨叫着进行最后的挣扎,四脚一蹬,死了。

    我们爱捉田鼠,除了为庄稼除害外,更主要的是田鼠肉能吃。当时物资匮乏,买肉需要肉票,肚子常常被青寡的青菜吸得一点油水也没有,能抓到田鼠打牙祭,让胃里的蛋白酶得到短暂的欢愉,为人生一大乐事。父亲把熏到的田鼠拿到河边清理干净,肉连骨头剁碎,母亲则到畬地摘一把假蒌,大火把油镬烧热。在油烟腾起时,田鼠肉和假蒌同时入锅。瞬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上演着一场交响乐曲。

    假蒌爆炒田鼠肉出锅,夹起一小块放入嘴里嚼着,唇齿间滑过的全是浓香脆酥的滋味,怎一个香字了得,饥饿的胃里有了虚虚实实的满足感。

    如今,县城不断往我们村里拓展,村里的田地都被征去建厂建楼房,基本没有什么农田了,更别说有田鼠了。

    说到假蒌炮制的美食,不能不提小时候经常吃的假蒌炒断蛋(孵不出小鸡的臭蛋)。小时家里养的几只母鸡会下蛋孵小鸡, 等一个个小鸡把蛋壳啄破叽叽地跳出来的时候,鸡窝里总有那么一两只孵不出小鸡的断蛋。摘点假蒌叶切碎炒断蛋,假蒌的香味把蛋的臭味掩盖了,闻起来香喷喷的, 可进嘴的时候还是有点臭味,只是太饿了, 我们竟然吃得津津有味。

    假蒌炒田螺也是小时候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乡下水田多,田螺繁殖快,随便去田里捡, 就能抓到一大把。田螺捡回家,先放在瓮里养几天,让螺吐干净泥巴,再放到锅里煲熟, 然后用三酸树刺把螺肉挑出来,放上假蒌爆炒,虽算不上美味佳肴,可在当时也算得上一道难得的荤菜了。

    时隔多年,乡间假蒌,依旧散落在我梦境的角落,它那么清晰又那么深刻,总能在某个时刻带给我以生命的反观和沉思。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不二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红尘有爱而温暖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