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二)
2021-07-29 11:24:00 来源: 作者:张力翔 【 】 浏览:102次 评论:0
12.5K
十四

    刘嫣教授独自坐在家里,默默地掉着眼泪,婉晴父亲走后,她时常感觉到孤单。老伴儿在时,遇到不顺心的事,她可以冲受气桶般的老伴儿发火,把一肚子的怨气发泄出去;感觉到委屈时,她也可以唠唠叨叨地说给那个耐心的倾听者,在老伴儿的安慰声中,获得心理平衡。然而老伴儿走了,此时此刻,她的怨气和委屈又该向谁诉说呢?孤独中,她只能默默地垂泪。她不明白,她明明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采用科学降损的方法,提出了一个破解乱局的方案,怎么竟会遭到所有人众口一词的谴责?婉晴反对可以理解,为什么谢岚和谢从熙那个老头子也要反对?

    在这个科学的解决方案中,她只是一个客观上的受益者,难道因此就可以认为她很自私、很不道德吗?她就这样呆坐着,在内心进行着激烈的思辨。就在她沉陷在科学与道德的区别中剪不断理还乱的时候,忽听有人敲门。声音很轻,很有节奏,令人想象应该是一个很懂礼貌的访问者。

    刘嫣疑惑地走过去,把门打开,一下子怔住了,发现来人竟是金垒的父亲金志彬。

    “老金?你们旅游回来了?”金志彬淡淡地笑笑,点点头。

    刘嫣想,既然回来了,他想必已经知道了她逼着婉晴和金垒离婚一事。那么今天来,一定是为了阻止那件可能给他儿子带来巨大打击,给他们夫妻增添巨大负担的事情的。

    不过,想到他们以往推卸责任,过惯了轻松自在的日子,刘嫣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做法而感到惭愧和自责,反而认为自己才代表着道德和正义。于是,她一边给亲家倒水,一边以一种凛然的态度和惩戒的口吻对金志彬说:“本来我是想和你们商量婚姻处理这件事情的,可是你们游兴正浓,我不好扫你们的兴,所以就私自找他们谈了。我想,对于金垒,婉晴已经做得够多了。作为父母,你们也该尽尽自己的责任了。”

    金志彬诚恳地点点头,垂下眼睛说:“您说得很对。不过我想先澄清一下,我带着金垒母亲出去,并不单纯是因为旅游,主要是为了了却她的一桩心愿。”

    刘嫣挑起眉毛,疑惑地瞅着对方。

    金志彬的眼睛有些潮湿,他凝视着屋顶的一角,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去年查出乳腺癌,发现时已到了晚期,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这一年来,我带着她去放疗化疗,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为了让金垒安心养病,我们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这也是我们很少去看望他的原因。由于病情不见好转,金垒妈也不想再承受痛苦,最后她放弃了治疗。她跟我说,她一辈子都没出过国,真想到国外去看看。为了了却她的心愿,我才带她去了趟澳洲。”

    刘嫣惊呆了,原来事情完全不是她所想象的那个样子。亲家出国,并不是因为贪图享乐去游山玩水,他们很少去照顾儿子,也并不是出于自私而推卸责任,这一切,完全是因为亲家母患了癌症!他们很少去排子房,是因为他们正在疲于奔命地挽救生命,根本没有时间去照顾儿子。也不想让儿子在承受自身痛苦的同时,再增加一份忧虑;他们去国外,是为了了却亲家母此生最后一个愿望,是在履行一个绝望的人告别这个世界的程序!而她刘嫣,一个传经授道的大学教授,居然在亲家遭遇灾难的关键时刻,又往他们淌着血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想到这儿,她的眼睛潮湿了,吸了一下鼻子,侧过脸,眨着眼睛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亲家母得了这么重的病!”说着眼泪终于掉下来,“我错怪了你们!还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把金垒推给你们。对不起,老金,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收回我的意见!”

    “刘教授,您误会了。”金志彬非但没有被刘嫣的表态所感动,反而有些着急,“来之前,我和老伴已经商量了,我们同意接回金垒。金垒也是这个意思,而且态度很坚决。”

    “你们?”刘嫣瞪起眼睛,“你们是在跟我置气吗?非要让我背上这个不义之名?”

    “不,不不!”金志彬也有些起急,“这是我们的真实心愿,是经过慎重考虑的!”

    “为什么?”

    “因为婉晴!”

    刘嫣茫然地盯着金志彬。

    “刘教授,我们真为你有这么一个好闺女而高兴!”金志彬真诚地凝视着刘嫣,“我们知道,在金垒长了脑瘤,需要做手术之前,您曾逼着婉晴去见了谢岚。这不怪您,搁谁都会这样做的。可是令我们惊讶的是,面对谢岚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婉晴居然忍痛割爱,依然选择了金垒!这孩子不但没有嫌弃我们可怜的儿子,还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和金垒结了婚,并把他从一个完全瘫在床上的废人,伺候得坐进了轮椅,实现了生活上的半自理。谁不知道,婉晴才三十几岁,而且是全公司最漂亮的女人!然而为了相爱时的一句誓言,为了一个残疾人,她竟然肯奉献出自己全部的青春!每当想到这些,我和老伴儿都会哭得泣不成声!”

    说到这儿,金志彬真的落了泪,他用手背抹去泪水,接着说:“婉晴这孩子一点也不为自己考虑,可是不行,我们不能眼瞅着这孩子被严酷的现实击垮!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所以,我们一致决定,把金垒接回家,我们一家三口要共同和命运抗争!同时,解放婉晴,让她获得应有的幸福!”

    “那怎么行?”刘嫣厉声制止道,“亲家母已经那样了,金垒再回去,你一个整天靠打针维持健康的糖尿病病人,怎么撑起这个家?”

    “没事。”金志彬淡然道,“一个是伺候,两个也是伺候。我们一家三口,会拧成一股绳,共同和命运抗争!”

    如果说,金志彬一开始表示同意把金垒接回家时,刘嫣只是感到出乎预料,有些惊讶的话,那么当老金道出作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时,刘嫣的灵魂都感到了震颤!自己的女儿,为了金垒,宁愿付出所有的青春年华;金志彬,为了婉晴的幸福,宁愿背负双重的重担!而自己呢,只想着使女儿得到解脱,只想着那个亲上加亲的大确幸。此时此刻,她已经羞惭得无地自容了。然而,羞惭归羞惭,刘嫣依然嘴上不饶人,思索片刻,她抬眼看着金志彬说:

    “不要嫌我霸道,金垒,你不能接走。因为那样的话,你将把我置于何地?你还让我怎么做人?”

    翌日,刘嫣亲自来到谢从熙的住所,坐在主人仓促打扫出来的还算整洁的房间里,她两手搭在沙发靠背上,轻松地朝谢从熙笑了笑说:“给你带来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先听哪一个?”

    老谢猜不透刘嫣的来意,也猜不出消息的内容,不过从她的脸上已窥见她的心情,便也诙谐地笑道:“还是先说好的吧。”

    刘嫣脑袋一耷拉,自嘲道:“唉,算你厉害,我输了,你们全赢了。”见老谢的眉宇间生出疑问,又说,“我收回让婉晴两口子离婚的意见,并准备重新给他们送去祝福!”

    “好哇!这样做就对了!”老谢顿时表示赞赏,虽然不明白原因,却仍为她终于转变态度而感到高兴。俄而,又装出一副凄苦的样子:“怎么,还有条坏消息?”

    刘嫣抿着嘴点了点头,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不适合结婚吗?现在我以告诉你了。”

    老谢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刘嫣认真道:“我说出原因以后,如果你不同意结婚,我们就算了。如果你还准备结婚,对不起,我将有一个条件。”

    “又是条件?”

    “对!”

    老谢一缩脖子,像是准备挨刀。

    “如果我们能够走到一起,我们的婚姻,

    必须是无性婚姻!

    “无性婚姻?”

    “对!”

    “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夫妻生活。”

    屋子里沉寂下来,须臾,刘嫣讲述了事情的原因。多年前,刘嫣发现自己经期严重失调,结婚生子后,发现自己已演化为性冷淡,再往后,她甚至开始厌恶夫妻生活。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老伴病逝后,她一直都没有考虑再成个家。

    讲完了这段经历,刘嫣坦率道:“其实我也想再成个家,人老了,没个伴儿不行啊!”

    说到这,她微微眯起眼睛,含笑道,“尤其是知书达理,能够交流的伴儿!”

    老谢和她相视一笑,心里还是有些纠结。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刘嫣笑道:“你是个明白人,夫妻之间,表达感情的方式多着呢!”

    老谢盯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怎么?接不接受我这个条件?”

    “无性婚姻?”

    “对,要是接受,就签个协议。”老谢心想,怎么干啥都签协议,又不是做买卖!嘴上却说:“签,我签!”

    当晚,刘嫣、谢从熙把谢岚和婉晴两口子约到了富丽堂皇的大富豪酒店。餐前,刘嫣郑重地向大家宣布:

    “孩子们,今晚邀请你们来,是想向你们宣布一件喜事:我和谢从熙同志决定组建新的家庭了!当然,有些手续,我们还没来得及办理。”

    几个晚辈都惊呆了,看得出,除了对如今老一辈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而感到诧异,大家都显得很高兴。

    刘嫣微笑着注视着大家,继续说:“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我已经收回主张婉晴和金垒离婚的意见。所以,在你们向我和老谢道喜之前,首先我要先向婉晴和金垒表示歉意,并祝你们婚姻幸福,家庭和美。”

    席上响起热烈持续的掌声,坐在轮椅上的金垒,则默默地淌下泪水。

    “记住,”刘嫣突然提高了声音,“从今天开始,我们便都属于一个大家庭。当前,我们要抱成一团,共同完成一项任务,那就是替谢岚和婉晴昭雪!”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三)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