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四)
2021-09-17 15:39:26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86次 评论:0
12.5K

    杨先平没想到,半年后,李小薇会再次找到他。李小薇没给他电话,就直接找到他的家。一套两居室,二十年房龄的旧楼。余琴生病时,本想卖掉,但余琴不肯。余琴说那是他们在城里的根本,何况杨翔还要在城里读书,他这才改卖出租车。因为房子位于不起眼的老城区,他不想对李小薇说起。在她一再追问下,他才说过一回。就是那轻描淡写的一回,她便记住了。李小薇是个有心人,心细如发,又善解人意。她说,杨师傅,上次多亏你帮忙,陪我的父母,过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年。

    这是她长这么大,让父母过的最满意的一个年。他们很满意,也很满足。直到现在,还对他念念不忘。为了表示对他的尊重和谢意,她亲自上门来看他。当她高挑的身子,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竟然有点认不出了。

    那个大山坳的野姑娘,又恢复了城里女人的装扮与高贵。

    她给杨翔买了台学习机。她曾听他讲起过杨翔,那个爱学习,肯动脑的聪明孩子。杨翔上初中了,住校。他不好意思地接过学习机,说你怎么这么客气。她又拿出一个银手镯,说是送给他爱人的。杨先平没接手镯,只感觉眼睛一热,泪水便饱满地充溢了眼眶。

    李小薇有点愣怔。她顺他眼角的余光,望到了墙上的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善良,而多磨难的女人。她也瞬间红了眼睛,一边抹泪,一边说,对不起。杨先平说,她是个好女人,可惜命不好。她静静地站着,望着墙上的她,不说话。像是在心里,默默地与她交流。杨先平接着说,她,是患胃癌走的。

    “胃癌?”李小薇的脸,瞬间变得惨白,身子晃了晃,总算没倒下,“这么说,这个病,没法治了?”杨先平还沉浸在失妻的痛苦中,不能自拔,“尽管做了手术,但还是走了。”李小薇如遭雷击。她此来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再请杨先平当替身。她的父亲患了胃癌。她的父亲,此时正躺在医院里,等待手术。

    他希望还能看到杨总,他的女婿。“不知他还能不能熬到今年过年。”李小薇哭着说。李小薇耸动双肩,不停地抹泪。

    那泪源源不断,似要将所有愁怨悔恨,洗刷干净。杨先平当然不会拒绝。事实上,自年后,他就没再干过什么正经工作,也没获得过多少收入。他甚至还在心里隐隐地想过,她会不会再次聘用他,当杨总的替身。没想到,他的期待,这么快就变成现实。只是,那么好的一个老人,他曾经喊过爸爸的人,眨眼间,怎么就患胃癌了呢?老天爷为何总是这么对待好人呢?他宁愿李小薇不曾来过,而她的父亲也不曾患病。

    李小薇说,我知道,让你为难了。上次是过年,喜庆,现在是见病人,晦气。但是,我实在没别的办法。杨总他,没空。就算有空,我的父母也不认识他,他们只认识你。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会多出些费用。

    杨先平打断她的话说,小薇,你放心,费用多少不要紧,这个忙,我肯定会帮的。老人不容易,何况,我跟他还挺有缘。见杨先平喊她小薇,李小薇终于破涕为笑了,就如一个落水的人,突然抓到一截漂浮的木头。

    有了这截木头,她就有了力量,有了希望。她也不喊他杨师傅了,她改口说,老杨,谢谢你。

    李小薇父亲的精神状态不错。当他见到杨先平时,尤其高兴。但更多的是歉意,是内疚。他反复地说,你这么忙,还来看我。

    一点小毛病,不值得兴师动众。口头上虽埋怨小薇,不该将自己生病的事告诉他,但内心却是愉悦的,踏实的,满足的。小薇悄悄地告诉他,父亲还不知自己的真实病情。这是很多亲人,都说过的善意谎言。他对余琴也是这样。余琴到死,都不知自己患的是癌。

    因有过一次经历,他对这种病人的护理,病情的发展过程,都非常了解。他忙前忙后,像真正的主人。反而是李小薇,却插不上手。

    李小薇不知不觉地,对他产生了依赖。哪怕他上个厕所,只一会儿工夫未见他的身影,她便如失去航向的帆船,在内心黑暗无际的水面,无助地旋转。

    特别是手术室外漫长的等待时,如果不是他的存在,她真不知如何应对。就是她的母亲不在时,她也没这么强烈的,内心空洞的感觉。快到中午了,面对依然紧闭的手术室,她的母亲说,要不,我去买几个饭,你们都吃点吧。她无声地点点头。母亲刚转身,她就像抽干了血液,瘫软在他的怀里。她哭着喊了声老杨,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知道,她只想扑在他的怀里,痛快地哭一顿。如果不让内心的担忧,恐惧与痛苦,通通发泄出来,她会崩溃的。但他却看到,她的母亲竟然折了回来。她可能是想问问他们,喜欢吃什么。看到他们时,她的脸上挂满心疼。

    他本能地想推开李小薇。但李小薇的情绪已经决堤。她不管不顾地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好像不让她发泄完,积郁在胸的情绪,她就不会撒手似的。李小薇的母亲,红着眼睛无声地走了。她的表情,虽有痛苦,但眼里,分明闪烁着宽慰之光。

    手术很成功。她们母女,为医生的这句话,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但他高兴不起来,因为那个医生,也曾同样因余琴的手术,说过同样的话。他的预感,如黑压压的云层,将他的心紧紧地包裹着,使他透不过气。那是不好的预感。事实上,一切程序,都是按部就班地走着,就如一条早已铺设好的铁轨。

    所有人都注视着那辆火车,一丝不苟地,顺着既定的轨道行进。协助医生护士给老人化疗,给老人端屎倒尿,陪老人聊天讲笑话,这是杨先平的日常工作。接待来院看望老人的亲友,自然是李小薇的事情。李小薇的母亲,因家里还有事,只得两头跑,有时好几天不见面。杨先平以自己的方式,尽全力照顾着老人。他很庆幸,在余琴最后的日子里,他陪她聊天,给她讲笑话,让她度过了那段美好的时光。

    既然自己是杨总的替身,他就有义务替杨总,照顾好他的岳父,让他开心地度过最后的时光。同时也让李小薇,尽可能地不留遗憾。老人的亲友,包括医生护士,都夸赞他有个孝顺、有出息的女婿。老人整天将得意挂在脸上,那高高昂起的头颅,令杨先平见了,不由得暗自神伤。他明白,老人内心的伤痛。

    在农村,没有儿子,那是一种怎样的自卑。现在,他拥有了一个比儿子还孝顺,还有出息的女婿,他没理由不扬眉吐气。

    一切都是按正常程序在走。医生护士,李小薇母女,以及所有亲友,都为老人成功出院,而感到高兴。好像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已经过去,接下来就是风和日丽,万里晴空,一帆风顺。他默默地在心中祈祷,但愿奇迹出现。老人被安排回家静养。在余琴回家静养的那段日子,杨先平从没想过她会离去,也以为从此,好日子会长伴在身。他跟李小薇以及她的亲友一样,认为老人的病好了,一切苦难都过去了。

    在老人静养的那些日子,他隔三岔五地去看望、照顾他。但大多数时,他在家等待。他希望等到好消息。但愿望往往与事实背道而驰。火车在既定的轨道,没有出轨,没有绕开死神的陷阱,走向新生。老人在走完所有程序后,去世了。与余琴的结果,完全一样。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五) 下一篇中篇:替身(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