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深度谈判:中场休息
2022-04-14 15:10:36 来源: 作者:王虎 【 】 浏览:108次 评论:0
12.5K

    姚秘书拿出一支补水霜,用手掌拍打着脸部的皮肤。就这个给皮肤补水的动作,她的墨镜也没有摘下。

    “你觉得董事长还能让多少?”余风用手指蘸着茶水写到桌子上。

    “起帆想要回亏损的三百万,现在工资这条一逼,他们答应了八十万,只要他们退我们就有进的希望。董事长给的底线是一百四十万,当然,几万元的决策,我也敢先斩后奏。对方再让点步,今晚一定能谈成。”

    姚秘书在笔记本上画出一串数字回应。余风赞同通过商谈达成协议。他代理的一个案子整整打了十年,抵抗风险能力差点的企业,说不定等不到十年早都消失了。那时,他刚大学毕业,有点渠道的同学早找好了工作,剩下的十几个同学成了失业族。分管就业的学院书记,一句“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大,不到广东不知道钱多的”的动员,把班上学生分成两队。有的下决心租房子复习,要报考北京科研院所的研究生,今后到首都去就业,提前打好基础,不让下一代再辛苦了。

    另一队就跟余风一样,租了间房子,天天泡人才市场,没有经验不说,刚毕业的学生要经历一段现实和理想的磨合期,也是跳槽最频繁的人员,许多企业都不想招应届毕业生。

    余风跟这队找工作的同学从广州转到深圳后就做了告别,他家里条件不好,在大城市租房子消费不起,他选择了制造业重镇——佛山。没有想到老天爷还真会成人之美,在佛山人才市场溜达的第一天就找好了工作不说,工厂包吃包住。公司给山东一家企业做了套铝塑复合板设备,验收完成后,剩下的三十万,客户死活不给。公司正准备委托律师打官司,而法学专业毕业的余风恰好可以帮公司把关。

    佛山法院受理案件后,以山东客户不支付尾款违约,判决山东客户按合同付款。山东客户不服一审再上诉,等二审判决下来后,又以各种借口拖延不付钱。等了一年,没希望了,最后只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设备尾款、迟延支付金、银行利息总共执行回来了五十万元。

    跟了一段时间的案子,余风觉得学法学的人,还是做律师才能受人重视。奋斗了两年,考了个法律职业资格证书。可就在他拿到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的当天,老板问他一个案子两个法院可以受理吗?余风说,法条中有明文规定,一个法院受理并审判的案子,其他法院不能重复受理并审判,因某些原因重复受理的,后受理的法院要移转给先受理的法院。老板递给他一份出庭通知书,山东客户在山东又起诉了公司。

    余风去找原来代理案件的律师咨询。律师看完起诉书后说,广东法院判决山东客户的案子是当合同违约纠纷处理的,而山东客户在山东起诉的理由是质量纠纷。同一个案子,两种不同的主张,两种完全不同的诉讼。

    现实复杂的法律实用问题,完全打败了他死记硬背下来的法条。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发现律师是门实践性非常强的行业,就算你有个超级大脑,法条背得滚瓜烂熟,遇到实际问题,还是一头雾水,尤其遇到一些所谓的灰色地带,那全靠的是法律外的能力。

    山东客户请一家机械设备研究院做了产品质量问题鉴定,找出的理由是排烟管用的铁皮太软,立都立不起来。法院的判决书出来了,理由是质量不合格。然后又是不服一审后的二审,二审后又是多种理由的拖延。

    最后山东法官跑到广东,执行去了一百万元。那张扣划清单,在余风大脑里跟一张零分试卷一样,一直挥之不去。客户不但认为那三十万不该支付,而且他们改造设备的二十万,以及停产期间员工工资十多万,加上迟延支付金、银行利息、执行费,等等,拿来的五十万被全拿走不说,还倒贴了五十万。

    漫长的申诉,然后又是发回重审,最后到申请执行回转。余风从公司员工变成公司的代理律师,这个他从一开始就进入的案子,跟了十年才算结束。这件事余风不知说过多少次,他的目的是告诉委托人要有熬得住的思想准备,如果熬不住,有时候通过商谈解决问题,也是可行选项。律师也是人,不是神仙,不要想着请了律师就能转身数钱,有些问题有它极其复杂的一面。律师只是提供专业法律服务的协助者,但不是主导者。

    “这样吧,双方都派一名律师到现场去,把围厂的问题先解决,现在围厂的工人又闹得特警出动了,特警到场后,镇里维稳办的人也来到公司门口。那些员工似乎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突然精神兴奋了一般,弄来两顶帐篷,做出长期对抗的准备。说实话,我们公司明天有欧盟客户来考察,闹到明天总不是事吧。老板派人去谈判不行,驱赶也不行。

    咱们双方的律师都参加了谈判,知道这事正在解决,而不是没人理会。现在双方闹事的员工都围厂,都不相信对方,都不撤人。只有双方的律师见证并拍照传给对方,证实同时撤人才行。人员围在那里,双方信用破产,你说还谈什么?” 老乔的话打断了余风的思绪。

    “围的是工厂,厂里有老板,这事还要咱们解决?”姚秘书反问。

    “现在的问题是,谁都不想先撤退,怕对方欺骗。”

    “这就是契约精神丧失的最终结果。我们律师本来应该出现在谈判桌,出现在法庭,现在要去第一线,要维稳。我们收的是案件代理费,不是维稳费。”叶萍对老乔没有好感。

    起帆先想到围厂砸锁,现在别人包围他们了,他倒表现出莫大的委屈。

    “好吧,双方律师到达现场后,手机直播对方后退情况。丧失了信用,员工不相信企业主,律师担起社会调解责任,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王律师帮老乔打圆场。

    余风、王律师和老邢去了起帆公司;叶萍、陈律师和老贺去了远洋仓库;老乔、姚秘书,还有两个记录人员守在会议室里。老邢自己开着车先走一步,余风与王律师同乘一辆车。

    余风说:“作为代理律师,我们都希望找到双方的共同点,能够把这个股权案子做好,至少避免了一家企业倒闭,避免三百人的失业,也是件功德事情。起帆这个老板好像很难说话,你代理他们的案子可真有耐心。”

    王律师跟同行聊天也不遮遮掩掩,他讲了段起帆老板的烦心事。起帆老板跟金桥老板靠祖业起步完全不同,他家始终坚持着中秋节早上吃芋头、晚上吃菱角的习惯。改革开放前,就广东这个现在全国 GDP 排第一的省,老百姓的日子也不好过。之前每个人每顿只能打二两饭。二 两饭,不是二两米。王律师特别强调一句。

    他用两只手搂出个小米饭碗的样子解释道,米自然没有二两,加上冬瓜之类的菜,总共二两。王律师是佛山本地人,对本土往事比余风熟悉得多。正是如此,坊间有“冬不饱,年不饱,八月十五芋头吃个饱”的戏谑式俗语。

    因为芋头和菱角长在池塘水坑里,不用人栽种,自然生长。等芋头和菱角长大了,老百姓直接挖出来,一次能吃个饱肚子。起帆老板的爷爷改革开放后,承包了个一亩地的鱼塘,过日子没有问题。他老爸想法更先进,用一百二十元买来村口一棵两人才能围抱住的大榕树,锯成木条当框架,里面放上个二手冷泵,外面蒙上皮,直接做成了国内第一台“冰箱”。他爸做木架冰箱的时候,没有现在的华南钢材市场,农村人家除了斧头刀攘外,钢筋角铁都见不着。那时物资贫乏,老百姓的想象力倒一点不贫乏。

    他爸用两个人拉的老式锯子,一锯子一锯子锯成木条,光锯木条就花费了十天时间。起帆的老板由于从小生长在一个敢闯敢拼的家庭,他胆子大,起步就容易多了。可这人有时候总有说不来的一面,起帆的老板喜欢打麻将,谁都知道麻将馆隐藏在茶楼中,这一回生二回熟,一年麻将打下来,麻将馆里的一个经常陪着倒茶服务的黄花大闺女的肚子大了起来。后来起帆老板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开了家茶楼,这女的自然就成了老板娘。

    说这生意好,剪下来的碎头发都能换成钱,谁知道遇上了全球性经济衰退,靠出口发家的起帆公司业务缩减了一半不说,茶楼也很少有人去喝茶打牌玩。茶楼没有收入,他还不能关门,一关门,那母子俩就成了喝西北风的了。别看起帆老板本事大,他老丈人可是以前的副镇长,老婆又是财务总监,在公司账里出去的每一分钱,都得对上个子丑寅卯。股权转让这事,起帆老板让我们在谈判桌上要的条件,跟他给他老婆谈的完全是两个概念。反正远洋已经亏本,起帆也没有能力起死回生,能提早结束反而损失少点。

    可他为什么要坚持多要入股时的那三百万,他说过,这钱不进公司账,他把价喊高,坚持要三百万。

    “这些钱不进公司账户的事提前告诉你,你跟姚秘书通通气,等会谈的时候尽量少坚持这些枝节上的事,也好继续谈下去。要是卡在这地方,那今晚就彻底没可能谈了。”

    说到最后,王律师止住了话,这是谈判底线,这话不能说,但该提醒余风注意的部分,一句也不少。

    余风笑着回话:“王律师警惕性很高呀,与谈判底线无关的八卦可以说一大堆,可最后两个字就踩了刹车。”

    王律师笑笑说:“我说出来的这些,许多人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对姚秘书给金桥董事长汇报可能有用,当茶余饭后的消遣了。商业谈判的秘密,绝不能露底,这牵扯到职业道德。一句话,不是从起帆老板嘴里说小道消息,咱们可以聊,在他那里得到的与委托事项相关的事情,一切保密,程序性事项除外。”


(发表于《参花》2021年11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深度谈判:关键时刻 下一篇中篇:深度谈判:特殊让步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