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清清平溪江
2024-05-30 10:31:28 来源: 作者:肖智群 【 】 浏览:1087次 评论:0
12.5K

   不像大江大河,不像平地里的那些河,能够长久地保持着一种或绿或黄或蓝或黑的颜色。深山峡谷里的河,眨眼间就生发出了另一番色彩。你驱车从雪峰山东麓洞口县城西郊的洞口塘朝西进山,或是从雪峰山腹地邵阳市西大门——洞口县江口镇朝东出山,刚刚看到的流水还是温婉如玉的绿,转瞬就变成了发亮的天空蓝。来不及细加咀嚼,那水可能一头撞上礁石便又成了浪花翻了白。待冲过礁石下了深潭却又为天下写字人捧出来一缸蓝墨水……实在太过丰富,太过精彩。

   这条河名叫平溪江,发源于湖南省洪江市洗马乡龙溪坳,流经洞口县江口镇、月溪镇、长塘瑶族乡、古楼乡、文昌街道、花古街道、雪峰街道、竹市镇、石江镇,在黄桥镇高塘村龙潭铺与赧水汇合注入资水。合流处有一宽敞如室的西崖洞,洞内壁上刻着“曲水西岩下,潭空龙自潜。夜深晴亦雨,春暖晓还烟。棹短芦花外,轻鸥浅水边。自惭劳宦辙, 安得学逃禅”等诗句。其干流全长约一百公里,流域面积两千三百平方千米。其上游穿行于雪峰山谷,径奔洞口塘,一路迂曲湍急。洞口塘是洞口县排第一的标志性景点,亦为县名的渊源之地。“天地一时小,惟余洞口宽。”这是隐居于此的“明末四公子”之一方以智发出的千古绝唱,也是现存最早的洞口地名佳句。《洞口县志》载:“洞口塘又名九丈潭。位于县城西四公里处,系平溪江出口。该处北耸犀牛石,南立狗爬岩,双壁对峙,江流穿石而出,乃成深潭。旧时石壁上曾刻‘龙王阁’ 三字和方密之(方以智,字密之)诗数首,今字迹不可辨。”

   我出生在平溪江边,我家坐落在洞口县江口镇长棚上靠河一侧, 后门一开十米远处便是一棵大柳树,柳树下便是平溪江。在我的记忆里, 一条浩浩荡荡的河流在我家屋后蜿蜒流过。河畔有灌木流翠、杨柳垂岸, 有稻花飘香、油菜引蝶,有女人们槌衣服的声音日夜穿云破雾,搅动着寂静的群山。“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篸。”文友军娃说平溪江就是一条碧绿的玉带,我深以为然。

   稍大一点后,我去了洞口县城,才知道屋后的这条江并不大。后来,又去邵阳市区念书,更知道这条江其实很小很小。平溪江虽小,可江里的鱼种类并不少。最常见的有草鱼、鲤鱼、鲢鱼、鳙鱼、鲫鱼、黄岩鱼,等等,还有在河底横冲直撞的黑螃蟹、灰螃蟹、红螃蟹。闲时,我喜欢去江边看鱼, 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就高挽起裤脚下到江中去看。一触水,小鱼小虾无拘无束在我的足背上、腿肚间撞来荡去,那酥酥痒痒的感觉至今活跃在我的夏夜梦里。一时间,我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个长着双腿的人,定定地宛立水中央,任凭鱼虾们尽情发泄它们的大胆与放肆。我呆呆傻傻的模样,得了个“鱼痴” 的绰号。

   阳光鱼、黄刺鲴,这是我心心念念的美味。尤其阳光鱼是平溪江里的一大特产,学名溪石斑,是一种名贵的冷水鱼类,不但味道鲜美,且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尽管个体较小, 最大不过二三两,却敢和大海里的石斑鱼同台竞价。

   黏石鱼、沙泥鳅,则是我渺远的童趣。多少次与同伴们下到平溪江里,用手去抓它们,用竹筛去捞它们,虽然少有收获,依然乐此不疲。

   记得在临水而建的江口镇畔上小学读书时,高大魁梧的班主任老师兼上体育课。他经常带领我们去往平溪江边开展活动。扔石子“打水漂”是上演频率最高的一项,也是我们最喜欢的活动。那江面不宽不窄,那河水不深不浅,实乃天生的“打水漂”宝地。一到那儿,先是需要沿岸四处寻觅合适的石子,太厚的不行,太尖的也不行,光这序幕往往便已让人累得满头大汗了。当一颗颗石子“噗、噗、噗”在河面上犁开一道道白花花的水路,全班同学兴奋得手舞足蹈,尖叫声此起彼伏,震荡着清莹莹的水面,常有野鸭、河鸟、蜻蜓急急赶来捧场。隔壁班的班主任是个女老师,胆小,不敢带同学们去河边上课,惹得一班同学对我们艳羡无比。夏日里, 班主任老师还会带我们下水。说是不能打水仗,可一旦下了河,谁又能控制得住玩心哦! 当我们打得水花乱溅,分不清彼此的时候, 班主任老师吹得尖叫的哨子声便会划破江面, 猛烈击打我们的耳鼓,令我们立马双手揩脸上岸。为什么呢?因为不听指挥就没有了下一次。我们班还开展过一次有声有色的游泳比赛呢。声,自然是全班同学的呐喊声;色呢, 就是我们在水上拍打出的雪浪花,以及女同学们用衣服充当的彩旗,让全校同学羡慕不已。

   只可惜,此等画面终究留不住,只能珍藏在心。铁娃曰:“我是平溪江里一尾鱼。” 其实,从雪峰山里走出来的人,哪个不是呢? 出山路与平溪江相伴而行,自古如此。近看, 我们走出大山是走在沿江路上,曲折向前; 远观,恰似随着流水奔腾东去,气度不凡。我们本就是雪峰山里一片叶子,平溪江里一尾小鱼。只因山外有更美的风景,更美的前景, 我们才随风东飘,随水东流。

   十四岁那年,我沿着平溪江来到县城念高中。洞口一中,湖南省重点中学,就建在平溪江岸。更有一渠流水从校园穿过,衍生出碧绿的风景,生发出消暑的凉爽。每每就餐后,我们呼朋引伴去江边洗碗、淘米,方便极了;下了晚自习,男同学和少数胆子大的女同学,便三三两两下到校内渠畔码头把手脚洗干净,一身轻松去寝室安歇,好不惬意。

   辞别平溪江去往邵阳念了两年书,至今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兼程,我也就那两年脱离了平溪江的视线与庇护。毕业后再次回到洞口县城参加工作,我先后在大正街、和平街、蔡锷路、硖口路等处居住。

   住大正街时,我借住在县军干所宿舍, 那儿紧邻平溪江,雪峰山、伏龙洲看得一清二楚,江上打鱼人的欢笑声阵阵传来,我为他们的幸福生活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三年后, 我搬往和平街居住,那是我们单位新修的家属宿舍,四层楼,我住顶楼。站在阳台上, 只能望见回龙洲高大古木的上半身,平溪江的身影全无。那条流经洞口一中的小渠刚好从宿舍边上流过,有时夏夜燥热难耐了,我们就去渠里洗澡冲凉,虽然没有平溪江里那种恣意纵情的享受,但渠水温润,感觉也很不错。

   斗转星移,四十年光景一晃而过。放慢匆忙的步履,静静回眸来时路,我蓦然发现, 四十年只是历史牵出的一段很短很窄的时空, 但对于平溪江来说,却是一段非凡的绿色发展史。退耕还林、四旁植树、封山育林、长防林建设、“三边三年”绿色行动……洞口人秉持“保育结合,量质并重”“绿色发展, 生态优先”之理念,奋力开辟国家战略储备林、森林质量精准提升、雪峰山生态保护和修复等森林资源培育工程,共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中国。从江口镇到洞口塘短短三十公里的“峡谷画廊”便打造起月溪、大湾两个省级森林公园,让这一片山水始终生机盎然,让这一片天地永远气韵生动。故此, 洞口县先后跻身“中国绿色名县”“全国生态文明先进县”“全国绿化模范单位”“湖南省森林城市”行列。

   驻足洞口一桥,平溪江上波平浪静,恰似一块硕大无朋的青绿镜面。空中百鸟翻飞, 我一眼便认出了最熟悉的白鹭们。嗬!其中好些鸟儿我竟然叫不出名来,譬如有一种鸟, 尾巴长着比身躯还长的彩色羽毛,几次见它形单影只在高高低低地飞,我问过许多人, 均不清楚是啥鸟。长江“十年禁渔”,打鱼船只杳无踪迹,岸边三五成群的垂钓者,俨然河流守护神的传人。我知道,这全有赖于平溪江国家湿地公园的建成。平溪江国家湿地公园地处我国南北鸟类迁徙带上,西接洞口塘,东与资水西源交汇,把个洞口城紧紧呵护在怀中。“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而今湿地公园建设步伐日渐加快, 生态状况明显向好,群群白鹭水上轻掠,枫杨傍岸而生,水天一色,景观多姿多彩,县内外游人络绎不绝。

   眼下,我住在硖口路,与回龙洲近在咫尺。回龙洲森林公园项目如火如荼,洲上人家尽数迁出,林荫下水泥路达成闭环,防护堤岸几经修葺坚不可摧。闲暇时分我常常跨过平溪江到回龙洲头散步跑步。那儿江风拂面,空气清新,是健身的理想去处。没有月光的晚上,便去沿江大道散步,那晚不经意抬头望南岸,一种别样的画面突如其来,绿景、滨江雅苑等小区摸黑连为一体,恍如一堵巨大的灯墙呈现在眼前,气势磅礴,让我为之一颤,在隐隐约约的江涛声中久久迈不开腿。

   暑假里,妻子喜欢带着孩子开车去伏龙洲吹风、摆拍,留住她们引以为傲的美。有次女儿喊我欣赏手机里的照片,粗略一数, 她们母女与平溪江、伏龙洲的合影竟不下百张。两年前,伏龙洲辟为洞口县第一个市民公园,全岛绿草如茵,花团锦簇,浓浓的现代气息在空中飘溢。游人们则总会在萧氏宗祠门前流连忘返,那是镌刻其上的门联“前朝云岭千峰秀,后统长江一派清”将他们紧紧吸引住了。是啊,云岭之秀,不仅风景要秀,生态更要秀;长江之清,不仅江水要清, 心态更要清。深邃的寓意,只有经历过艰难曲折的人们,才能全面而精准地体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构思该文不觉激活了凝固心底的记忆,今天我特地登临回龙洲,前去探看当年我和同学们栽下的那些树木。那是一片樟树林,已然参天蔽日。仰头望去,高的有五六层楼高,只见从树叶中筛下的光线格外耀目,格外亲切。“鸟过清溪疑仙岛,人从何处问青天?”方以智三百多年前的人生天问,至今犹在林间回响。方老夫子崇敬屈原,时逢平溪江摆开中元龙舟竞渡,触景生情,他在回龙洲上挥毫写下了《值洞口中元竞渡》:“中元竞渡乱中流,客亦携尊上桂舟。欲吊灵均齐洒酒,洞人知汝为悲秋?”并撰《屈子论》缅怀屈原。这让秋日过江游岛的人们平添了几分雅气,也平添了几分怀念,为方以智,为屈原,为这清清的平溪江,更为我们滋润在平溪江边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手写银杏叶 下一篇鱼乐往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