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春的雪
2023-08-24 15:14:32 来源: 作者:安培君 【 】 浏览:288次 评论:0
12.5K

   从校友会活动现场回来,一位师兄朗诵的一句诗久久萦绕在我脑海中:每当下雪的时候/ 我都固执地认为/ 雪是从长春飘来的。长春的雪不同于关内的雪,它白得更彻底,更凌厉,从天而降时,也更肆意壮观。不得不承认,我青春中最美的记忆留在了长春,就像最美的雪落在北国大地一样。

   往事如雪。那个遥远的下雪的清晨,当我走出长春火车站时,南广场在大兴土木, 似乎在彰示这座城市正大刀阔斧地向现代化城市建设迈进。我凝望了一分钟正南方向望不到尽头的人民大街,旋即转身向西,去买轻轨票了。彼时的长春没有地铁,在地面呼啸而过的轻轨把我带向了我的考研目标院校——吉林大学。

   匆匆的脚步掩盖不住复试时紧张的心情, 当吉林大学的校名赫然出现在眼前时,我看着校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不知该走向哪里。正当我愣神的时候,小武跑过来喊我:安, 这里!随即拉着我走进了校门,坐上了停在门口的校园摆渡车。

   “好久不见,你怎么样?我看着这位高中同学的脸庞,和四年前高中时代的模样比并没有多大改变,还是那样真诚、炙热。我保研了,还是本校。等你考来,我们就可以作伴了。小武边和我聊天边给我介绍吉大的校园,这是物理楼,这是经信,这是本科生宿舍……校园太大了,又下着雪,坐小车安全点。不过以后你就习惯了。我们在图书馆门前下车,走向了东荣大厦的方向。

   “你上去吧,我在大厅等你。小武看着我走向电梯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加油!我头也不回地进去了,不顾一切的姿态一如外面径直垂落的雪。

   东荣大厦十一层摆着公木先生的雕像, 他是吉大原中文系主任,吉大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奠基者和领路人,他还有一个更响亮的身份——《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的作者。对公木的崇拜,是吉林大学文学院历来的传统。

   我摸了摸公木两个字,心神似乎定了一些。复试的过程早已忘记,只记得老师提问时纯正的东北话里有一股浓郁的 味道。十五分钟后面试结束,转身告别的时候, 我看到窗外的雪下大了,不远处的前进大街晶莹壮阔,雪花铺就一条通向未来的光明之路。

   中午约了几个同在长春的老乡一起吃饭, 小武提议,我知道一家撸串的地方,特别好, 好多明星都去过。我们踏着薄雪,去了路边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这家小饭店,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记住,抑或是它本身就没有名字,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外边看很像危房, 歪歪扭扭地立在不平整的土路上。走进去一看,地道的东北大炕,任屋外雪花飘落,脱了鞋围坐在炕上,身上立马不觉寒冷了。墙壁上是店家和一些明星的合影,颇有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气势。我忽然觉得,长春这座城市就像这间小饭店一样,没有北上广的阔气,甚至没有哈尔滨或沈阳的名气,可我深爱它,这座低调而远负盛名的城市。他拥有被誉为共和国长子的第一汽车制造厂, 也拥有被誉为新中国电影摇篮的长春电影制片厂。曾经,他为新中国的建设和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为城市发展注入强心剂。

   终于,我如愿以偿考入吉林大学。当我再次到达长春火车站时,站前广场还在施工, 不同的是,一排排桌椅上写满了吉林大学各个学院的名字。吉大,极大,美丽的长春坐落于吉林大学中。我左右搜寻前卫南区的文学院,心里牢牢记着小武说的,千万别坐错了车,不然会到很远的别的校区。我看到了南岭校区的车辆(工程学院),这是吉大的王牌专业,也看到朝阳校区(地质学院)。很多年之后,它更为人熟知的是黄大年教授曾工作的地方。从伦敦到长春,吉林大学著名教授、世界航空地理、物理领域顶尖专家黄大年做出了他人生最坚决的选择。为了赶上与国外的科研差距,让中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黄大年将争分夺秒做到了极致。在长春,每年不止冬天是寒冷的。只要风抵达的地方都是冷到彻骨的地方,只要雪花飘落的地方都是瑟瑟发抖的地方,但是,当年黄大年教授潜心科研,为了让自己不犯困,竟然常年开窗吹冷风,冻到浑身发抖,只为保持清醒的状态攻坚克难。悲哉,五十九岁的黄大年永远地倒下了,长眠于这座他深爱的城市。然而,在吉林大学,更多的黄大年教师 涌现出来,科研报国的精神从长春地质宫播散开来,鞭策着一代又一代吉大学子用知识与汗水,推动中国走上科技复兴的强国之路。

   在吉林大学的每一天都是新鲜而忙碌的, 专业课程丰富而紧凑,没课的时候,我从早到晚地待在图书馆。冬天是长春最冷酷的季节,当纷纷扬扬的雪洒满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时,我和同学们奔向教室。天空太暗,雪路太远。在长春,雪可以连绵不绝地下,刚刚还纤小的雪花下一秒就会重新集聚,变得磅礴起来。雪把整个天空霸占了,雪让整个城市暗下来,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吉林大学医学院基础楼的山字型塔式屋顶上,厚厚的,重重的,层层叠叠,任阳光出来也久久不化,似乎想用这世界上最纯净的洁白抚慰长春这座城市过去的遭遇。我心疼着这座城市的过去,因而无比热爱着它的现在。

   与长春相聚的时光是那样短暂,转眼要毕业了。毕业那年的长春十月即飞雪,我站在去往前卫北区校园的315 路公交车上,数着还有几站到桂林路。真想多看几眼,雪花落在沿街小摊贩的塑料棚上,开出朵朵白色的小花。

   这条街曾是我下课的路上流连的地方。

   下车后,雪小了,路上薄薄的雪让小路变滑了,我的脚步不得不慢下来,悠悠地走在南湖公园里,沿着冰冻的湖面而行。月亮渐渐升起来了,躲在雪后,寒凉之光透过雪层洒在湖面上,温柔得像从不高声的母亲。著名诗人余光中说: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此刻我认定,这首诗里的 不就是眼前这座绝美的城市——长春吗。想着这寒冷的北国,就要离我远去了,内心不住地抖动着。

   这些年我对长春的记忆并未化作繁星点点,而是随着雪花洋洋洒洒地飘落。绝口不提是我对长春最后的温柔,我以为我坚强如初,直到遇到今年初春的雪,我的眼泪如雪花扑簌了好一阵。此刻,我多愿变为一片洁白的雪花,零落成水,静静洗涤这座春城。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周敦颐,周子古镇留美名 下一篇万紫千红总是春—安图县“脱贫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